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0章 难道我真有王八之气?
    制作了泡菜之后,天气就陡然转冷,随着第一场雪的来临,方家庄开始沉寂下来。

    “铛!铛!铛!”

    朱芳住所的隔壁小院,此时已经被当做了作坊。

    放下大锤,看着那渐渐灰暗的铁料,朱芳拎起水罐喝了一大口,浑身汗出如浆。

    铁料要想成材,多次锻打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把里面的杂质给敲打出来,让材料更纯净。

    看着成型的铁板,朱芳休息了一会儿后,又开始了锻打。

    一个人来完成这些工序,在时间上就太浪费了,朱芳去找方醒要人,却因为专业的铁匠不好找,所以暂时就被搁浅了。

    而在此时的前厅中,方醒正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大汉发呆。

    “少爷,我俩是诚心卖身入籍,此后任凭少爷您打杀。”

    两个大汉身材健壮,如果不是辛老七持刀站在边上,方醒估计都不敢出来。

    “这个……你们怎么会想到投献呢?”

    方醒有些百思而不得其解。

    “少爷,我俩是世代铁匠,如果进了官营,这一辈子都是官家的奴隶,少爷,我们真是诚心的啊!”

    两个七尺大汉,居然哭起来了。

    我曰!难道我方醒也有了王八之气?居然坐在家中就有猛士来投!

    不过方醒谨慎的没有先答应,只是让朱芳来考察一番他们的专业水准。

    当朱芳欣喜若狂的说这两人都是熟手,而且手艺不错时,方醒更懵了。

    这不会是细作,因为谁也不会用工匠来做细作。

    为了不泄密,每一家的工匠都处在严格的看管之中,要出去可以,等你成为尸体后就可以出去了,而且是被一张烂席子卷着拖往乱坟岗。

    而且这两人都签了卖身契,方醒打杀了都无人过问,所以细作的嫌疑就洗清了。

    方醒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很可能有天命之顾,不然为何缺铁匠的时候马上就有人来卖身!

    晚上,在大床上,健身之后,方醒问着还在喘息的张淑慧。

    “殊惠,若是咱们家的地位尊贵了,你觉得怎么样?”

    张淑慧正数着方醒的腹肌,闻言就随口道:“夫君,尊不尊贵的没什么,我只要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不要暗地里都跟乌鸡眼似的就满足了。”

    这个婆娘居然没有一点上进心啊!

    沮丧的方醒大怒,于是又好好的惩罚了一次张淑慧,导致第二天都起晚了。

    ……

    “哈哈哈!”

    就在方醒恍惚着,想着上天是不是想让自己来到大明改天换地时,朱瞻基那熟悉的笑声传了进来。

    朱瞻基的心情不错,一进来就说道:“德华兄,你不知道啊!这次我揽住了匠作地的差事,居然有几个勋贵暗中表示了支持,哈哈哈!”

    暗中支持?

    方醒揉揉额头,有一种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卧槽!这是人家暗中向皇太孙表示忠诚的手段,你真以为自己是天之子,还想改朝换代?

    方醒的心中有些黯然,也有些庆幸。

    他庆幸自己不用去辛辛苦苦的造反打江山,更庆幸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这是好事啊!”

    方醒觉得该用一顿大餐来庆祝此事,于是晚饭又是大盘大碗的。

    “这个大乱炖好吃!”

    朱瞻基现在在方家很随便,就跟在自己的家里一样的随便。

    这是一大锅乱炖,里面有螃蟹、蛤、大虾、鲍鱼……以及刚收获的大白菜杆子,煮成一锅,鲜香无比。

    马苏觉得朱瞻基太过分了,在老师家吃饭居然不交伙食费,所以当然不能让他多吃,于是两人就抢上了。

    而方醒没有去争抢,只是喝着小酒,吃着眼前的香辣蟹,觉得人生至此,别无他求了。

    等吃完饭,方醒才把那两个‘自愿’卖身的铁匠告诉了朱瞻基,然后就看到朱瞻基的嘴角翘起,显然是心中极为快意。

    看到别人心情很好,方醒就觉得有些不公平,于是就下了点烂药。

    “我看这些勋贵也就是在玩两头下注的把戏,谁都不得罪!”

    朱瞻基闻言只是笑道:“这是常事,不过还有勋贵看好我父亲,这就说明汉王一党绝非铁板一块。”

    好吧,老子玩政治玩不过你!

    方醒憋屈的出去消食,朱瞻基也跟了过来。

    外面的积雪已经很可观了,按照方家庄老人的说法,这些年北平的天气越来越冷了,连地里的收成都受到了影响。

    “这就是小冰河啊!”

    方醒踩着被冻得板扎的小路,走到了庄后的河边。

    河面冒着渺渺的白气,看着多了几分空灵。

    方醒用手搓搓有些发麻的脸,回身对朱瞻基说道:“辣椒已经收了,具体怎么操作,你自己安排。”

    朱瞻基想起今天吃的香辣蟹,就眉开眼笑的道:“德华兄,此物最是御寒,而且还能祛湿,我准备先送一些到京城去,让皇爷爷试试,然后再收取种子,先在我的庄子上种下,等多了之后再分到九边去。”

    靠!可是我的好处呢?

    方醒有些不爽的说道:“你那个庄子上的人可是很懒,别把辣椒种坏了!”

    庄子就在方家庄的左边,多次的见闻后,方醒已经对这个庄子上的管事绝望了,觉得朱瞻基就是在浪费土地资源。

    朱棣宠爱这个孙子,所以赏赐也是络绎不绝。一个庄子对朱瞻基来说真不是事。此时被方醒这么一说,他才恍然大悟,准备回头就换个管事。

    回到家里,方醒一个人都不告诉,自己悄悄的到了后院,拎着把小锄头开始乱挖。

    折腾了半饷后,方醒才看着眼前成串的土豆蛋子傻笑着,

    因为下种的时间晚了点,所以到今天方醒才想着来看看产量。

    “不少啊!”

    当时他不过是种了眼前这篮球场大小的地方,所以在刨了几个坑后,大致的产量就能评估出来了。

    “哈哈哈哈!”

    夜空中飞来一只大鸟,结果在路过后院时,被这惊悚的笑声给惊得差点就跌了下来。

    “这么高的产量,就算是一年种一季,可也能养活一家人了吧!”

    于是第二天的早餐桌上就出现了红烧土豆,刚出完操的家丁们和朱瞻基两人闻到香味后,不禁都抽动着鼻子,围到了大盆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