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2章 富贵如浮云
    天色大亮,可方醒还在赖床,他至今还无法接受自己居然是张辅妹夫的这个身份。

    昨天张淑慧看的信正是张辅从交趾寄来的,信中说两位大嫂中的李氏身体不好,近些年一直在静养。

    这是让张淑慧消气的意思,然后信中又说道,家里已经开了祠堂。因为当年除族一事并无英国公张辅的许可,所以做不得数。

    这事已经召集族人,并告之了祖宗。

    在大明朝,宗族就是天,被除族的人都是惶惶不可终日。而张淑慧作为一个女人,更是饱受其中的折磨,所以得知除族一事并不是自己大哥的意思后,她昨天把眼睛都哭肿了。

    而且昨天张辅还让人带来了银票,作为张淑慧的嫁妆,好像数量还不少。

    “咦!银票呢?”

    方醒记得昨晚张淑慧是又哭又笑的,两人都没把银票的事放在心上,最后不知道……

    方醒急忙爬起来,翻箱倒柜的找着,最后才在床底下找到了那装着银票的信封。

    数了数,方醒的嘴角抽搐着,然后把银票锁进了床头的小箱子里。

    不管说他是大男子主义也好,说他是小家子气也好,这钱他不会动,全留给张淑慧支使。

    洗漱之后,走出后宅,方醒就听到了朱瞻基在教家丁们的声音。

    而在前厅,当方醒进去时,就看到张淑慧正在小白和方杰伦的陪同下接见一个中年男子。

    “夫君。”

    “少爷。”

    看到方醒进来,所有人都起身招呼。

    “可是方公子当面?”

    中年男子微笑着问道。他的笑容可亲,气质儒雅。

    “正是方某。”

    方醒看到中年男子的手中正握着张淑慧的回信,就知道这人是张辅派来的。

    既然能被张辅派来送书信和银票,那么这人必然是他的心腹。

    想到这里,方醒招呼他坐下,然后两人寒暄了几句。

    “在下薛华敏,侥幸得国公爷的看重,目前在张家做个先生。”

    中年男子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先生?

    方醒的心中一转,就想到昨天张淑慧所说的张家事。

    张辅位高权重,可却在子嗣上有些艰难,唯一的一个儿子也是智力有些问题,见不得人。

    那么这位应该就是幕僚了。

    薛华敏抚着短须打量着方醒,临出发前,张辅可是要求他好好的看看这位妹夫。

    可无论他怎么看,方醒都是从容自若,而且不卑不亢。

    很难得啊!

    要知道张辅有一个妹妹进宫当了皇帝的嫔妃。他自己也是有三个女儿,一个已经进宫到了太子的身边,另两个也是订下了勋戚的子弟。在张家的女人中,只有张淑慧被许给了所谓的读书种子方醒。

    而那两个未来的女婿至今看到张辅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这位刚正不阿的岳父把他们教训一番。

    方醒看到薛华敏有些意味深长的笑着,就说道:“薛先生既然来到了方家庄,那就多住几日,也好让殊惠一解亲情。”

    薛华敏大清早的就请见张淑慧,等的就是方醒,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他起身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张淑慧看到方醒挥洒自如的和薛华敏交流,心中一暖,觉得自己这一生真是找到了良配。而等她去了卧室,看到自己的那个小箱子里的银票后,心中更是暖洋洋的,觉得外面那阴沉沉的天色都是那么的妩媚。

    方醒和薛华敏聊了起来,不过当薛华敏谈到儒家学问时,方醒就指指脑袋,苦笑道:“我这里在醒来之后就已经忘了那些东西,如今只是弄些杂学聊以**而已,让薛先生见笑了。”

    “哦!那倒是让人扼腕痛惜啊!”

    薛华敏才不会相信方醒的话,他以为方醒只是被皇帝的雷霆之怒给吓坏了,于是就干脆在乡下当个小地主,一辈子都不愿意进官场。

    不过英国公的姻亲中勋戚太多,所以倒也不介意出一个耕读妹夫。

    方醒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就知道这是学堂放学了,于是起身安排道:“薛先生就先歇息下来,有时间就到庄上走走,这里别的没有,民风倒是淳朴。”

    “德华兄,时辰可不早了,怎地你还在磨蹭呢!”

    薛华敏正想告辞,可门口却走进来一个锦衣年轻人。见到这人后,薛华敏心中一惊,来不及思索其中的关节,急忙就跪下迎接。

    “你是何人?”

    别看朱瞻基在方家是和蔼可亲,可在面对外人的时候,当他把脸一扳,那股子上位者的气息就能让人的心中发抖。

    薛华敏低头道:“禀皇太孙殿下,学生薛华敏,乃是英国公府的文书。”

    朱瞻基哦了一声,叫他起身。

    等薛华敏拘束的站在那里后,朱瞻基就有些不虞的问道:“可是英国公让你来的?”

    “回殿下,正是。”

    朱瞻基点头道:“看来英国公是认了这个妹子了?”

    以皇家的力量,方醒一家子的底细早就被调查了个通透,只是朱瞻基不好伸手去管方醒的家事,所以才假装不知道张淑慧的身份。

    这个话题可不是薛华敏能回答的,他只能是求助的看向方醒。

    方醒皱眉道:“你少管这些事,跟我到书房来。”

    英国公的家事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的老婆,方醒一点兴趣都没有。

    等方醒和朱瞻基走了之后,薛华敏才敢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心中大骇。

    方醒居然敢用这等语气和皇太孙说话,看来他和皇太孙虽然没有师徒名分,可却有师徒之实的传言一点都没假。

    到了书房,朱瞻基看到方醒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心中暗自敬佩的同时,也是提醒道:“德华兄,英国公是国朝栋梁,武勋中的标杆人物,皇爷爷和家父可是都对他赞不绝口啊!”

    方醒知道朱瞻基这话是想点醒自己,就满不在乎的说道:“管他呢,反正我就这样了,管他什么英国公吴国公的,愿意认我这个亲戚,那大家就走动走动,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当没这回事。”

    方醒的表态很是不畏权贵,可当他看到朱瞻基一脸的纠结后,就用手在他的眼前晃动了几下。

    朱瞻基哭笑不得的说道:“德华兄,以后吴国公可不能乱说啊!”

    “有什么不能说的?目前朝中的吴国公是哪位?居然让你这般的害怕。”

    方醒觉得朱瞻基有些小题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