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7章 三段射演练
    河面开始上冻了,庄户们艰难的挖着冻土,呼出的气缠成了雾气,在空中缓缓消散。

    马苏在默默的思考着老师的问题,而朱瞻基毕竟是从小就被朱棣培养出来的,所以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赈灾不外乎是放粮和防止疫病,我当先放粮,同时监察当地官员是否贪腐,然后马上派遣医师诊治。”

    “泛泛而谈,完全没有抓住重点!”

    马苏张大了嘴巴,他觉得自己的这位皇太孙‘师兄’说的没错啊!可老师怎么说是没抓住重点呢?

    方醒看到朱瞻基一脸的不服气,就冷笑道:“这些都是老生常谈,放粮是不假,防疫也不错,可你错在没有抓住重点。”

    朱瞻基梗着脖子道:“德华兄,小弟请教。”

    方醒不理会他的不痛快,指着那些在劳作的庄户们说道:“你忽略了人心和人性!”

    朱瞻基也是目瞪口呆的,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智商不够用了。

    “大灾之后,人心必然会躁动,这时候你应该在放粮,防疫的同时,马上组织灾民重建家园。”

    方醒想起后世那些大灾的处理方式,那还是在社会组织能力强大,人心平稳的时候,所以才没有闹出些不可收拾的事件来。

    “人在受灾之后,心思是最复杂的。绝望、无助、暴戾……,这些情绪一旦有个火星,轰的一下就能炸起来!”

    朱瞻基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这才诚心问道:“德华兄,那要怎么做才能解除这些危险呢?”

    方醒起身,觉得嘴里有些淡,就丢了颗口香糖进嘴里,边嚼边说道:“很简单,以工代赈!让他们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等他们想起来的时候,家园都已经建起来了,那还闹什么呢?赶紧回家生娃吧!”

    “德华兄,你这和前宋的厢军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朱瞻基的眼睛一亮,觉得这个分析和处理方法真是绝了。

    有宋一朝,一旦发生了什么灾祸,朝廷的处理方式就是把灾民们组织起来,编成厢军,然后就消弭了来自于灾民的隐患。

    “可那是懒政!前宋的厢军最后却成了拖垮财政的罪魁之一。”

    方醒有意教导马苏,所以就解释的很细。

    “别让他们闲着,而且还得让他们心中有希望,这样就算是有什么白莲作祟,那些灾民也不会上当。”

    大灾之后有大患,不但是指疫病和重建,还有管理灾民。而在这个时候,某些平时不被百姓看重的势力就出来了。借助着灾民们颓废而激愤的情绪,轻而易举的就能卷起战乱。

    朱瞻基若有所思,马苏则是拿出方醒送的圆珠笔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走,我们看看练枪去。”

    方醒觉得有些冷,就吆喝了一声,带着两人去了主宅。

    主宅的后墙外,十名家丁正举枪瞄准。

    “这是砖块?”

    看到那些枪的下面都吊着一块砖,朱瞻基觉得自己真是开眼界了。

    方醒笑道:“读书人练字还能悬腕,相同的道理,要想保证准确性和持久性,就需要多练,而且要加大难度的练。”

    辛老七在边上监督着,手中的大棒不时的抽打着枪口越来越低的家丁。

    “休息!”

    方醒的到来让家丁们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少爷好。”

    整齐的一声呼喊后,所有家丁都原地坐下,用水壶喝水。

    辛老七跑过来,憨笑道:“少爷,您怎么来了?”

    方醒说道:“我来看看你们训练的成果,怎么样,现在能试一下吗?”

    “没问题。”

    辛老七自信的说道,接着他就叫起了家丁们,把队伍排成了三排。

    “这是沐英的战法!”

    朱瞻基有些兴奋的说道:“当年黔宁王在YN时就用这种方法来克制象兵,没想到德华兄居然也会!”

    黔宁王就是沐英,朱元璋的义子,世代镇守YN的沐家始祖。

    方醒摇头道:“黔宁王的三段射只是为了不间断的惊吓象兵,而我这个针对的是敌人。”

    “少爷,准备好了。”

    这时辛老七已经带人把靶子都竖起来,然后严格的按照百米距离开始列队。

    三排家丁,第一排四人,后两排都是三人,辛老七手持唐刀在边上指挥。

    方醒按住计时器,摆摆手,“开始吧!”

    辛老七的唐刀扬起,然后挥劈下来,喊道:“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话音刚落,四声枪响几乎是不分先后的传来,接着烟雾弥漫。

    第一排的家丁齐射完毕后,整齐的退到了最后面开始装弹。而第二排的三名家丁此时就顶到了前面。

    “第二排,齐射!”

    “嘭嘭嘭!”

    “第三排,齐射!”

    “嘭嘭嘭!”

    三排齐射完毕后,原先第一排的四名家丁已经装好了铅弹,走到了最前面。

    “齐射!”

    “嘭嘭嘭嘭!”

    “齐射!”

    “……”

    当十轮射罢,眼前的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几乎看不清对面的景象。

    “检查武器!”

    烟雾中,辛老七大声的喊道,随即家丁们就开始检查手中的火枪,并用通条裹着布巾清理管壁上的残渣。

    一股肃杀同样在弥漫,哪怕只有十一个人,可却让人生出了无可匹敌的气势。

    “咳咳咳!”

    被这股杀气一逼,再闻着刺鼻的硝烟,马苏忍不住咳嗽起来。

    朱瞻基举起望远镜,呆滞的看着那些被打的稀烂的木靶子,脑海里幻想着面对骑兵冲击时的情形。

    “一夫当关,一夫当关啊!”

    朱瞻基放下望远镜,激动的说道:“要是有几千名这样的军士,德华兄,草原上的异族人绝不敢南窥!”

    方醒扇去眼前的硝烟,看着手中的计时器,有些不满意的说道:“火力的密度还不够,如果中间环节能再加快一点的话会更好。”

    这样还不够好?

    朱瞻基见过远在金陵的神机营,那些军士们也算是操练娴熟,可和这些家丁比起来,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方醒闻言马上就给朱瞻基画了一张饼。

    “如果中间环节能提速的话,那么就算是骑兵冲阵,也能御敌于战线之外!”

    “继续练习!”

    丢下这句话,方醒几人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