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3章 拜年
    PS:感谢打赏的兄弟:玫瑰的忧伤、小骨灰级书虫!

    ......

    “常耀怎么死的?”

    方醒觉得背上都出了一层细汗。

    常耀可是顺天府推官,就相当于直辖市的法院院长。这人平时看着身强体健的,而且也没听说他有隐疾啊。

    会是谁呢?方醒有些头痛,却没有看到辛老七那有些古怪的表情。

    “少爷,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到常家的边上去打听了一下,结果听说那天常耀早上还好好的,可是吃了早餐之后就死了。”

    方醒和辛老七对视了一眼,“就是你去送信的那一天吗?”

    “是,就是那天早上。”

    方醒挥手让辛老七回去,自己却有些孤芳自赏的得意着。

    “我这是一封信就让一位推官上吊,比之诸葛亮也不差吧!”

    那封信就是方醒让辛老七送去的,本意是想拖住常耀,等把那几个刺客交给朱瞻基后,再做打算。

    可谁想朱瞻基居然和太子回金陵了,当时方醒还觉得有些麻爪,这下就清爽了。

    只是那几个刺客怎么处理呢?

    方醒有些挠头,可知道消息的方杰伦却来了个主意。

    “少爷,把他们卖给那些人贩子,这事谁都发现不了。”

    方醒问道:“什么人贩子?能卖到哪去?”

    方杰伦的脸上露出了狠辣之色,守孝的那三年,他要是不狠辣的话,怕是方家庄早就被人给吞了。

    “少爷,我听说有一家,这家人专门处理那些大户人家的私秘事。他们把人买到手后,马上就会下药毒哑,然后送到矿上去……”

    那些大户人家都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处理人当然要谨慎,所以就催生了这么一个行当。

    方醒有些犹豫,不过想到那几人都是抱着要自己小命的目的来的,最后就同意了这个处理方案。

    方杰伦招呼了辛老七,带着家丁们就消失了。

    不能让贼人留在庄上过年,这是方杰伦的愿望。

    等方杰伦走后,方醒发了半天楞,直到小白来通知他,要准备祭祖的东西了,这才摇头走出了书房。

    北方是初一祭祖,条件好的还得要准备三牲,所以从今天就得开始准备起来。

    方醒不懂,张淑慧也是新手,好歹等到方杰伦回来后,这才找到了感觉。

    “真累啊!”

    晚餐很丰盛,因为方醒以前是过大年三十的,所以今晚的菜虽然不炫目,可却很实在。

    一口铜锅摆在碳炉上面,里面乳白色的汤底在咕噜噜的冒着热气。

    挖空中间的方桌上摆满了肉类和蔬菜,方醒夹了几片羊肉进去,招呼道:“你们俩也赶紧,这羊肉片老了可不好吃。”

    张淑慧和小白都各自夹了自己喜欢的菜蔬下锅,烫熟后,蘸着海鲜酱吃,觉得美味无比。

    羊肉片入嘴,方醒喝了一口酒,看着对面脸若桃花的妻妾,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微醺了。

    “夫君,光吃肉可不行。”

    张淑慧夹了一片煮的软糯的土豆片放在方醒的碗中,然后看到小白也是眼巴巴的,就莞尔一笑,也夹了一片给她。

    这还是没长大的孩子呢!

    吃完饭,一家人就早早的睡了。

    ……

    第二天一大早,天没亮,方家庄就沸腾了,各家各户都开始了祭祖。

    方醒和张淑慧在方杰伦的指导下,用三牲供奉祖先,还剪了草纸,总算是完成了仪式。

    这三牲会放三天,然后烧成灰,大抵和以后的烧纸钱一样,以为这样就能送到祖先的手里。

    然后到了前院,方醒端坐在椅子上,由方杰伦带头,方家庄的庄户们一起给方醒这个主家拜年。

    方醒点头,叫起了大家,然后笑道:“我也祝大家新年吉祥,新的一年里五谷丰登。”

    然后就是仆役和丫鬟,这次连张淑慧都在场。

    拜年之后,张淑慧就拿出昨晚准备好的红包,每人发一个。

    “好了,我也要出门去拜年了,回来给你们带好东西。”

    方醒看到张淑慧和小白都有些精神不济,就让她们睡个回笼觉。至于合不合规矩,这家里他就是老大,他说什么都是规矩。

    北方的规矩是初一拜年,在大街上碰到长辈都要当街跪下拜年。

    幸而方醒只需要去一家,所以他骑着大白马,在辛老七的护送下进了北平城。

    陈潇家就住在官宦区,别看现在不打眼,可等到京城搬到北平府后,这里的地块可是会翻着跟斗的升值。

    到了大门口,门房看到是方醒后,连拜年登记簿都不用,直接就让方醒带着辛老七进去,还叫人来牵马喂一顿好料。

    方醒笑了笑,直接扔了个银角子过去,然后才接过辛老七手里的一个大木盒子,吃力的拎着进去。

    “谢方公子赏!”

    门房也凑趣,因为今天是初一,所以他收取打赏也是百无禁忌。

    方醒熟门熟路的到了后院,正好看到陈潇的母亲马氏走来,就把木盒子放在地上,躬身拜年。

    马氏被突然冒出来的方醒惊了一下,看清后才佯装嗔道:“你这小子,平时不来,这时候是来讨赏的吧!”

    方醒笑嘻嘻的直起身体,凑趣道:“那是,叔母可是给我准备大元宝了?”

    听到方醒说的有趣,连扶着马氏的丫鬟都忍不住抿嘴笑了。

    “你这小子,赶紧进去吧,你叔父正好还没出门呢!”

    作为顺天府的通判,今天陈嘉辉得去给上官拜年,所以在看到方醒提着木盒子进来后,就皱眉道:“那是什么?”

    方醒假装没看到在边上挤眉弄眼的陈潇,揭开木盒子显摆道:“小侄准备了些吃食,也算是孝敬叔父和叔母的。”

    马氏一听,就看了一眼,结果很多东西都不认识。

    方醒介绍道:“这是鹅肝酱,用来夹馒头吃最好不过了。”

    尼玛!要是以后的人知道方醒这货用鹅肝酱来夹馒头,估计都得鄙视之。

    “这是大闸蟹,随意上水蒸一下,蘸姜醋下酒,连叔母都能吃。”

    “这是板鸭,叔父用来下酒最妙了。”

    “这是……”

    陈嘉辉和马氏相对无语,心想方醒这是从哪弄到的食材啊?

    马氏最先清醒,她笑眯眯的道:“好,正好你叔父中午不在家,咱们娘三一起吃饭。”

    方醒急忙道:“还有一事要告知叔父和叔母,我年后就要到京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