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6章 发现马匪的踪迹
    沉重的脚步声中,几个黑影从黑暗中钻进来。

    “呜呜呜!”

    两个被架在中间的黑影看到火把后,立时就挣扎起来。

    “老实点!不然丢你下河喂鱼!”

    大运河自开通以来,里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一两具尸体沉下去,怕是谁都不会在意。

    方醒靠在树干上,看着这两个用布巾包住头发的男子,淡淡的道:“既然来了就别想脱身,说吧,你们是谁的人?准备在哪下手?”

    辛老七拿开一个男子嘴里的布,警告道:“别干蠢事,这里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

    一个家丁正牵着两匹缴获的马过来,一听就笑喷了,然后赶紧捂着嘴,把马儿拉去集中管理。

    先收获了两匹马,这让方醒的心情大好,也就不去计较辛老七刚才话里的别扭了。

    “嗬嗬嗬!”

    男子跪在地上,喘息后,昂首道:“既然落到了你们的手里,有手段就上吧,最多几天,咱们就会一起在阴曹地府里碰头!”

    方醒有些意趣阑珊的说道:“既然是不肯说,老七,交给贾全他们,你们在边上看着,也学学人家锦衣卫的手段。”

    “锦衣卫?”

    男子大惊,挣扎着说道:“你不就是一个乡下的土财主吗?哪里来的锦衣卫?”

    辛老七冷笑道:“我家少爷乃是文曲星下凡,锦衣卫有什么了不起的!”

    “咳咳!”

    贾全听不下去了,干咳两声后,从前面冒出来,横了辛老七一眼,然后像是欣赏着一件艺术品般的看着这两个俘虏说道:“许久都没上手了,这手艺说不得有些生疏,今儿倒是有了练手的机会。”

    两名跟梢的贼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走来的两个锦衣卫,黑暗中,那煞气仿佛是妖魔鬼怪,又像是地底下的恶魔钻了出来,正狞笑着准备享用血食。

    两个贾全的手下从包里拿出了些稀奇古怪的工具,方醒摇摇头,丢下了这帮子人,去了河边。

    大运河静静的流淌着,默默的沟通着华夏南北。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方醒没有回头,然后就听马苏说道:“老师,这些贼人为何要对我们下手呢?”

    方醒回身,看着被冻得浑身发抖的马苏说道:“这不是你目前需要知道的事情,赶紧回去睡觉。”

    马苏定定的看着他处,“老师,是因为……太孙殿下吗?”

    方醒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这个答案。

    历来夺嫡争斗都很惨烈,其中以唐朝的玄武门之变最为血腥和直接。

    不过照目前来看,对手大概只是把方醒当成了一个小角色。不然的话,上次在顺天府过衙时,方醒大概就要遭殃了。

    “啊!”

    小树林里传来了一声压抑的惨嚎,方醒皱眉赶走了马苏,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没过多久,身上还带着血腥味的贾全来了。

    “方公子,是一帮子马匪,三天前他们接到了一个委托,目标就是……”

    “目标就是我吧。”

    方醒回身,揉揉被冻僵的脸问道:“对方多少人?装备如何?”

    “对方是在衮州府出去的必经之路上,人数大约有六十多,都有马。”

    看到方醒依然是很镇定,贾全急道:“方公子,我们还是走水路吧,到扬州府再走陆路。”

    顺着这条大运河就可以直通到扬州府,甚至还可以直达京城应天府。

    方醒摇头道:“不行,我担心对方会在水路上做手脚,到了那时,我们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可是……”

    贾全有些急切的道:“可是对方都有马,一旦在平原上冲击起来,咱们这十多号人,还真不够人家宰的啊!”

    骑兵的冲阵,光凭着气势就能压垮防御。

    而方家庄的家丁,加上贾全的三个人,这点人真心不够一轮冲击的。

    方醒摇摇头,深吸一口气,自信的说道:“我对家丁们有信心!”

    “嗨!”

    看到方醒不听劝,反而是去帐篷里睡觉,贾全一跺脚,恼道:“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十个家丁,加上辛老七和贾全三人也才是十四人,这点人在那些积年的悍匪面前真是如土鸡瓦狗般的脆弱。

    一夜好睡,车队继续出发,方醒接过了指挥权,安排了前后斥候。

    贾全三人都是一夜未睡,都在担心前面会遇到马匪。

    车队在济南府并没有停留,只是采买了些补给,然后又匆匆的上路了。

    ……

    衮州府到了,车队在一个小镇外宿营。

    “方公子,按照那人的说法,过了衮州府他们就会动手。”

    贾全顶着个黑眼圈又来劝方醒了。

    方醒请他坐下,然后介绍道:“我看过地图,从这里到徐州之间山脉极少,所谓的突袭动手,那只是个奢望。”

    贾全看着那张地图,都忘了自己来的目的,迟疑道:“那您的意思是……”

    在贾全心痛的眼神中,方醒一拳捶在地图上。

    “敌人的斥候失踪,必然会考虑到我们的实力不弱,那么他们肯定会选择在宽阔的无人地带,直接用马队冲击……”

    贾全的眼睛一亮,“那边有卫所,只要我们能挡住第一波冲击,那么敌人就不得不退走!”

    “可是我们挡不住啊!”

    “我们能挡住!而且……我不止想挡住他们。”

    贾全垂首低叹,他是见识过马队冲击的,不要说是抵抗,光是那股冲击力就能让人肝胆欲裂。

    大不了一起死吧!

    过了衮州府,平原地带的景色乏味,庄户们都在车上打盹,昏昏欲睡。

    “他们会在什么时候来?”

    贾全一整天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我最担心那些马匪在天黑之前来啊!”

    天黑之前,人马俱疲,大家都只想着扎营,生火煮饭。

    这个时候车队的警惕性是最低的,反抗能力也是最弱的。

    方醒的马车是新打造的,可一路行来,外表看着也是灰扑扑的。

    辛老七骑马过来,对坐在车辕上的方醒说道:“少爷,前面的斥候已经发现了马匪的踪迹。”

    方醒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就深吸一口气,回身对车里说道:“殊惠,你们在车里呆着,听到什么动静别慌。记住了,千万别出来。”

    车里马上就探出两个螓首来,满脸的忧虑。

    “不碍事的,只是些小毛贼而已。”

    方醒跳下马车,骑上了大白马,吆喝了一声后,就去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