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9章 拒腐蚀而不沾的方先生
    随着皇太孙和方醒的到来,军营中的气氛热烈。看到这个景象,朱瞻基就让人杀了两口肥猪,给军士们加餐。

    军士们都欢呼起来,方醒看到后,就挑衅的对朱瞻基说道:“咱们中午在这吃一顿?”

    朱瞻基不甘示弱的道:“德华兄,小弟可不是锦衣玉食才能活。”

    方醒打个呵呵,拿出一瓶辣椒酱来说道:“希望你晚点不要找我要调料。”

    朱瞻基不信的道:“有肉有米面,难道我还吃不下去?”

    等到了午膳时间,朱瞻基和方醒两人就去了董辟的地方吃饭。

    看到朱瞻基进来,董辟觉得桌子上那大锅出来的饭菜怕是……

    大锅饭的特点就是味道粗犷。时值深秋,菜蔬不多,所以只是大白菜混着猪肉一起煮熟。那味道嘛……

    米饭有些夹生,朱瞻基皱着眉头吃了一口。

    “来,别光吃米饭啊!”

    方醒热情的夹了一筷白菜煮猪肉给朱瞻基,然后他自己往碗里倒了些辣椒酱搅拌一下,吃的很是愉快。

    董辟在边上吃着饭菜,也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往日军中百户以上的都有小灶,可今天方醒一来,就特地交代今日全部吃大锅饭。

    白菜和猪肉一起煮,而且是大锅煮出来的,但凡吃过的人都知道,那味道闻着就和猪食差不多。

    朱瞻基的咽喉涌动了几下,他艰难的把菜送进嘴里,随意的咀嚼几下后,那味道就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方醒看着他的脸色,这才把辣椒酱递过去,‘语重心长’的道:“军士们都不容易,所以一旦被轻视,你想想后果。”

    朱瞻基飞快的接过辣椒酱,然后学着方醒把饭菜搅拌在一起,有些愤怒的道:“难道做饭的人就不能用点心思吗?”

    “呵呵!”

    方醒笑道:“军中人多,就说我们聚宝山吧,一千多号人,如果要想精细,你知道得配备多少人做饭吗?而且换成小灶后,这里是军营还是酒楼?”

    董辟在边上垂下脑袋,心中给方醒点了一万个赞。

    这话太对了啊!

    看到朱瞻基有些不爽,方醒就说道:“不过……瓜哇的香料倒是很多,如果能便宜的进入大明的话……”

    朱瞻基笑了,他知道方醒一直都没忘记蛊惑他的那套殖民理论。

    “德华兄,咱们慢慢来吧。”

    别忘了,朱瞻基的头上还有两尊大神嘞!

    吃完这顿‘忆苦思甜饭’,朱瞻基叹道:“以前在军中,我都是跟着皇爷爷一起吃饭,所以倒是忽略了军士们的疾苦,真是不该啊!”

    “慢慢来吧。”

    这个连方醒都没辙,他可以让家丁们吃好,可这里是大明的军队,他要是搞得比朱棣的亲军伙食还好的话,说不得就会有人会说他这是在邀买人心。

    留下了辛老七和几名家丁后,方醒就回了家。

    刚到主宅的门口,方杰伦就窜了出来,一脸神秘的指着里面说道:“少爷,上次那个送礼的骚鞑子又来了。”

    方醒一愣神,“什么骚鞑子?”

    方杰伦做出捂鼻子的动作说道:“那人有狐臭,哪怕是穿了我汉人的衣冠,可那股子味道,除了草原上的就没别人了。”

    “他们还敢来?”

    方醒一边往里走,一边想着这事的来由。

    朱棣近期抓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接受了阿鲁台使者贿赂的家伙,按照朱棣的尿性,这批人不但会被抄家,自己的脑袋也危险了。

    可就在这种敏感的时候,那个使者居然还敢上方家庄来,难道是察觉到是方醒出的头吗?

    前厅里,一个汉人衣着的男子正坐在椅子上,胖胖的脸,细细的眼,看着就不是好人。

    两名家丁正守在门口,看到方醒后,就嫌弃的说道:“少爷,那人真臭!”

    那人已经起身了,一个生涩的拱手后,堆笑道:“小人阿拉坦,见过方先生。”

    方醒一进去,果然闻到了一股子臭味,他屏住呼吸,艰难的道:“何事?”

    阿拉坦的细眼一眯,有些恼怒,不过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就笑道:“久慕方先生大才,小人这里有些礼物献上,大家交个朋友。”

    说着他看向了脚边的一只箱子。

    还敢给我送东西?

    方醒觉得这位阿拉坦有些搞笑,你的一次行贿就让不少人倒了大霉,现在你还不知趣,这是想陷害我还是怎地?

    “拿走你的东西!”

    这一刻的方醒大义凛然,充满正气的厉喝让门口的两名家丁都不禁暗自钦佩不已。

    少爷果然是正人君子啊!

    阿拉坦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然后想起自己以前去送钱的经历,就再次说道:“方先生,一点小心意,代表着永宁王对您学识的看重,并无其它意思。”

    听到这话方醒就乐了,他退后两步,觉得气味淡了些才说道:“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你们的永宁王既然想削弱瓦刺人,那就别想着坐在家中,吃着羊肉,喝着马奶酒,然后我大明就给他当打手!”

    “告诉你,这是做梦!”

    到了此时,方醒才想到了这位使者的来意。

    阿拉坦大概是觉得方醒能在这次受贿案中全身而退,那肯定是背景惊人。所以他干脆就下重注,想请方醒代为游说。

    “方先生……”

    阿拉坦还想试探一下。

    “出去!”

    方醒指着门外,然后自己赶紧闪身出去,对两个家丁交代道:“盯着他,不许他留下任何东西。”

    “是,少爷!”

    两名家丁用厌恶的眼神看着阿拉坦,心想我家少爷可是未来的帝师,贪污什么的,那不是在侮辱人吗!

    张淑慧正午睡起来,看到方醒后,就面色古怪的道:“夫君,今日家中得了陛下的赏赐呢!”

    方醒哦了一声,然后问道:“赏了什么东西?”

    张淑慧进去了一趟,出来时手中就多了个锦盒。

    “居然是这个……”

    方醒看着锦盒里的一只辣椒,眼珠子恨不能把锦盒给看穿。

    “没拿错吧?”

    张淑慧也是郁闷的道:“没,那人当场打开的。”

    方醒已经想象得出当时那人脸上的表情,肯定就和自己此刻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方醒一脸便秘表情,一边猜测朱棣的意思,一边把锦盒关上。

    “收着吧,等以后说给儿孙听,让他们知道世上还有这般的赏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