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章 错漏百出的攀诬
    大堂内,听到林晓说要剥去方醒的衣冠,米三娘垂首低泣,仿佛是伤心到了极点。

    方醒拱手道:“敢问大人,无凭无据的,何以认定我就是负心人!”

    林晓不耐烦的摆手道:“你这般年纪,难道还会坐怀不乱?拉到门口去,让京城百姓看看这等斯文败类!”

    “是,大人。”

    两个军士上前就想带走方醒。

    方醒闪开一步,冷道:“大人这是准备为骗子张目吗?”

    林晓恼怒道:“本官如何为骗子张目?今日你若是说不清楚,本官定要让你受那皮肉之苦!”

    方醒站在米三娘的身边,居高临下,正好看到那微微翘起的嘴角。

    “米三娘,我来问你。”

    方醒绕着米三娘走了一圈,冷笑道:“你说我把你养在外室,那我且问你,我何时去过你那里?”

    米三娘抬头,看到林晓一脸的纠结,就赶紧说道:“大人,方醒每月会去奴家那里四五次,每次都是……”

    说着,这女人还一脸的娇羞。

    “方醒,你还有何话可说?”

    这个案子只是纠纷,按理就不该管,只是既然到了这里,林晓也只得走走过场。

    “四五次?”

    方醒的笑容让米三娘的心中有些打鼓,可一想到事先的安排,她就挺起了胸膛。

    “近期我进城多半是去授课,每一次皆是有据可查,哪来的时间去你那?”

    方醒厉喝道。

    林晓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这两人当真有趣,

    看到米三娘只是哀哭不语,林晓就问道:“方醒,你在何处授课?”

    这时外面有些躁动,方醒淡淡的道:“在户部。”

    “户部?”

    林晓瞪大了眼睛,“你魔怔了吧?一个小小的举人,居然敢说自己在户部授课?”

    堂下的几个军士也是嗤笑不已。

    户部是什么地方?那里是朝中的大部。吏部管官帽子,户部管的是钱袋子。这等地方居然会请一位举人去授课,你在逗笑呢!

    你们先笑着吧!方醒回身看着林晓,拱手道:“林大人,今日我就与她当场对质,看看究竟是谁在说谎。”

    不等林晓同意,方醒就问道:“米三娘,你既然说我每月会去你那四五次,那你就把那四五次的时间说出来,看看当时我在哪!”

    这是个很简单而实用的办法,林晓点头道:“可以,米三娘,你且说来,本官自会判断。”

    米三娘偷偷的抬起头来,看到方醒正冷冰冰的看着自己,就犹豫道:“有些时日太长,奴家都记不清了。只是记得……他总是上午来。”

    “那半年前呢?”

    方醒不去辩驳,只是继续问道。

    米三娘做出回忆的姿态,艰难的道:“半年前……半年前记不清了,不过每月七八次还是有的。”

    这个次数很符合一个男子从新鲜再到厌倦的规律,所以林晓一拍桌子,喊道:“把方醒拉出去。”

    这个拉出去可不是说放你走,而是把你弄到衙门的大门口示众。

    这种案子民不举,官不究,可一旦有人举报了,最多也就是把人犯拉出去,众目睽睽之下呆半天而已。

    如果是平头百姓,那真是一点都不怕,示众半天,就当是晒太阳呗!

    可方醒不同,他要是在外面被人围观,那名声能臭大街。

    随意执法啊!

    方醒摇摇头,对林晓的业务能力表示很怀疑,然后挣开军士的拉扯,说出了让米三娘心神大乱的话。

    “米三娘,半年前我还在交趾,难道和你是在神交吗?”

    什么?

    林晓震惊了,一是为方醒找到的这个证据;二是觉得有些荒谬。

    你一个举人去交趾作甚?

    当时方醒是悄然回京的,而且事后的封赏又是散官,根本就不引人瞩目。

    所以当方醒说出这番话后,米三娘顿时就慌了。

    “不是的,是奴家记错了,记错了……”

    “你当攀诬是儿戏吗?”

    方醒冷笑道,然后看着林晓。

    林晓有些头痛了,今儿他可是有些主观的认定是方醒的过错,可如今看来,这事还不简单。

    “谁能证明半年前你去了交趾?”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只要方醒能证明的话,那么米三娘再无翻身的机会。

    方醒笑道:“很多人都能证明。”

    “是哪些人?”

    “聚宝山千户所的一千多人,以及已经回来了的南征大军。”

    “闪开!”

    林晓正被方醒的话惊得一愣一愣的,却看到一个雄壮的大汉拎着个男子冲了进来,所过之处,那些军士纷纷倒地。

    “你是何人?居然敢闯入公堂!”林晓的身体一缩,然后喊道:“来人呐!来人呐!拿下这个贼人!”

    “老七?”

    方醒看到辛老七后,心中一暖,接着就皱眉道:“你进来作甚?还不快快出去!”

    “少爷!”

    辛老七把自己拎着的男子丢在地上,然后仔细看着方醒的身上,发现没有受刑的痕迹后,这才放心的道:“少爷,听闻消息之后,家丁们在金马巷中,也就是这个女人的住所抓到了这个贼子。”

    “拿下他!拿下他!”

    林晓还在那里嘶喊着,那几名军士都爬起来,面带畏惧之色的拔出了刀。

    “谁敢!”

    方醒怒视着林晓,“若不是你轻忽,如何会需要我的家丁去寻找证据?如今证据到了,你却百般阻拦,难道你与她是同伙?”

    找到了证据,方醒可不会再怕林晓。

    “老七,这人问话了吗?”

    辛老七戒备的看着围住自己和方醒的军士,说道:“少爷,这人名叫马骐,乃是街上的青皮。据他交代,是一个矮胖男子出钱让他雇佣了米三娘。”

    林晓张开嘴巴,觉得这事怎地会变成了这样。

    米三娘看到这个男子后,就嗝儿一声,晕了。

    “那房子是谁的?”

    方醒觉得不大可能有人在半年前布局陷害自己,而且米三娘对他的情况了解不是很多,根本就是错漏百出嘛!

    “那个矮胖男子他认识吗?”

    辛老七踢了一脚在地上装死狗的马骐,然后说道:“他不认识,对方每次只给一半的钱,这家伙甚至还动过杀心,只是被那个矮胖家伙的随从揍了一顿。”

    “那人长什么样?有什么你记得住的?说吧,不然你定然会把牢底坐穿!”

    方醒看着马骐的死狗样,就威胁道。

    可林晓却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他恼怒道:“方醒,这里是公堂,不是你家!”

    环顾左右后,林晓不耐烦的道:“拿下他们。”

    这时一个门子进来,附耳对林晓说了几句,顿时他的脸色就变了。

    “林大人,敢问方先生犯了何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