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4章 少爷,你的身上有味道
    “林大人,敢问方先生犯了何事?”

    贾全施施然的走了进来,那身衣服一看就让人心惊胆战。

    锦衣卫?

    林晓愕然,但还是强撑着道:“此乃本官公事,与外人不相干。”

    这货的胆子不小啊!

    方醒觉得林晓倒是有些硬头青的样子。

    巡城御史是皇帝亲笔点的,只对朱棣负责,所以一般人还真是吓不到他。

    辛老七过去和贾全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贾全冷笑道:“方先生乃饱学之士,岂容尔等攀诬!”

    看到锦衣卫来了,‘晕倒’的米三娘也‘醒’了,她膝行过来,趁方醒不注意的时候,就从身后抱住了他的大腿。

    “方先生,不是我的主意,是他,就是那个马骐……”

    方醒皱眉道:“你先松手!”

    米三娘这次不敢再抱着不放了,等方醒转身后,她指着马骐道:“奴家和他本是夫妻,只因他好吃懒做,就威逼奴家做了……,后来遇到那个臭人后,奴家被他们逼着去拦了方先生……”

    臭人?

    方醒心中一个激灵,然后对林晓道:“林大人,我可以走了吗?”

    林晓刚才可是想让人拿下辛老七,一时间有些羞刀难入鞘。

    贾全哼道:“贵人正在外面等着方先生呢,难道你还想扣着他不成?”

    贵人?

    林晓开动脑筋,不多时,他就想起了那个让他羡慕加鄙视的家伙……

    “你就是……殿下的老师?”

    方醒郁闷的道:“学生可以走了吗?”

    “当然当然,方先生请便。”

    等方醒出了大堂,林晓肠子都悔青了。

    这位说是去户部授课,可我居然没联想到什么,真是该死啊!

    皇太孙的老师传说算术造诣惊人,去户部授课那真是物尽其用啊!

    方醒!你咋不改个好记的名字呢!

    出了大门,方醒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那里。

    悄然掀开了一点车帘,方醒就看到了正襟危坐的朱瞻基。

    “德华兄,快上来。”

    朱瞻基看到方醒无事,心情就好了许多。

    上车后,马车缓缓而行。

    方醒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朱瞻基,然后怀疑道:“前几日我拒绝了阿拉坦的再次贿赂,我怀疑这事和他有关。”

    “哎!”

    朱瞻基皱眉叹道:“德华兄,那你当时为何不说出来呢?”

    这等拒腐蚀而不沾的事情怎么不拿出来显摆显摆呢?

    方醒瞬间就化身为道德模范,散官中的标兵,他正气凛然道:“此等事做了是本分,有何值得夸耀的!”

    朱瞻基不禁赞道:“德华兄果然是淡泊名利,也好,本来家父想去皇爷爷面前说说,安排你进詹士府,如今看来还是算了吧。”

    “呵呵!”

    方醒打了个哈哈,心中悔死了。

    要是进了詹士府,混个洗马也好啊!

    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还不知道詹士府一直都是太子的替罪羊,心中还在懊恼着。

    两人都没吃午饭,于是就结伴去了一家酒楼。

    包间里,朱瞻基问道:“德华兄,你何以判定那是蒙人?”

    方醒夹着一只鸡腿,闻言就说道:“臭!前几日就是阿拉坦去了我家,那个臭啊!不信下次你靠近闻闻去。”

    朱瞻基肯定不会去闻,他只是有些不解阿拉坦为何要这般做。

    “这是吃力不讨好嘛!”

    得罪了方醒对阿拉坦没有好处,这一点估计他自己也有着清醒的认识。

    方醒倒是想明白了,他把前面那个劝自己把米三娘纳了的男子言行一回想,就说道:“我估摸着阿拉坦是想抓我的把柄,然后再利用我去进言。”

    “大胆!”

    皇宫中,朱棣得知消息后,怒不可遏的命令道:“阿鲁台使者不恭,逐之!令礼部派员跟随,斥责阿鲁台!”

    气咻咻的朱棣是任何人都不敢惹的,他的目光在那几位重臣的身上一扫,问道:“阿鲁台几次三番想缩头,你等怎么看?”

    今年的朱棣北巡,意外的没有在北平停留太久,所以这些辅政大臣们都不用两边为难。

    黄淮道:“陛下,阿鲁台这是想坐山观虎斗,不管谁赢,我大明和瓦刺都会被削弱,这样他倒是可以从容的布置。”

    说到军务,当然少不得杨荣,他躬身道:“陛下,马哈木军势炙热,而我大明将士也久经沙场,这两虎相争,如果有阿鲁台加入的话,则我大明可保完胜!”

    马哈木的势力近年来越发的膨胀,不时还到大明的边关挑衅一番。

    朱棣略一思忖道:“马哈木和阿鲁台都是大明的心腹大患,唯有消弭两家的军势,大明才可常保平安……诸卿回去想一想,然后都写个章程出来供朕参考。”

    这边在考虑军国大事,而方醒回到家中,看到张淑慧和小白都不知情时,才松了一口气。

    女人吃起醋来那真是不讲道理的,不管这事方醒是否冤枉,张淑慧肯定会有一段时间要疑神疑鬼。

    小白凑过来,鼻子抽动了几下,然后就拉着方醒的袖子,一脸的委屈。

    方醒看到张淑慧在带婉婉玩耍,急忙就把小白拉到了后院。

    秋天的后花园里看着有些萧瑟无趣,找到一棵大树后,方醒一把拉过了小白,恶狠狠的道:“刚才怎么那副样子?”

    小白皱起鼻子,哼道:“少爷,你身上有味道。”

    方醒捂住小白的嘴,四处看了一下,才放心的道:“胡说!你家少爷我今儿可是被人冤枉了,不信你问贾全。”

    小白被捂住嘴巴,那双眼睛咕噜噜的转动着,然后脸蛋渐渐的变红了……

    等方醒放开手后,看到小白红晕满颊的模样,不禁叹道:“难道你想威胁我吗?告诉你,少爷我宁死不屈!”

    小白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方醒下不去手啊!

    小白突然垂首,娇羞道:“少爷,你不要去找那些……女人,我…我……”

    看着扭身就跑的小白,方醒纳闷的道:“我真是被冤枉的啊!”

    方醒赶紧去洗澡换衣服,然后人模人样的到了后院。

    铃铛很可怜,正被婉婉搂住脖子不放,那狗眼中全是生无可恋的悲凉……

    “方醒!”

    方醒的到来终于解放了铃铛,它毫不留恋的瞥了方醒一眼,撒腿就往外跑。

    “方醒,你沐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