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召唤猛将 > 第三十三章 平型关伏击战打响
    24日晚间,115师林师长发出作战指令。

    命令343旅,24日晚24点,出发进入白崖台一带设伏,344旅随后开赴平型关,各部队于第二日拂晓前,完成各项作战准备。

    24日晚间,突然下起了罕见的暴雨,气温骤降,秋寒袭人。

    聂荣臻面露苦笑,言道:“老天爷这是给我们开玩笑不是。”

    闻言,林某师长摇了摇头,笑道:“换句话说,我们都觉得行动困难,小鬼子更加不会想到我们会冒雨伏击,这哪是老天爷在和我们开玩笑,完全是天助我也啊!”

    午夜,部队冒雨向预定地点进发,战士们既没有雨衣,有没有斗笠,在风雨交加中,队伍沿着山间小径和泥泞的山沟穿行。

    紧随暴雨而至的是突如其来的山洪!

    “快,所有人都快点,我们必须要快。”685团的团长顶着风雨高喊。

    685团政委紧跟着说道:“团长,前面的道路都被山洪摧毁了,根本过不去了啊。”

    “过不去也得过,就是给我爬,也要爬过去!”

    685团团长近乎吼道,“别说前面是被山洪冲垮的道路,就是刀山火海,耽误师长的大事,他敢枪毙我三回,别废话,赶紧趟过去!”

    八路军官兵们,只得把枪和子弹挂在脖子上,手拉手,或者拽着马尾巴,从齐腰的泥潭中穿行,甚至是齐胸深的激流中趟过去,向预定的埋伏阵地疾行。

    343旅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343旅长陈光命令道:“马上把所有的辎重全部扔掉,统统不要了,耽误了师长大事,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让战士们加快速度,一定要赶在预定时间之前到达!”

    9月25日清晨,经过一夜的风雨兼程,115师按照预定时间,赶到了伏击阵地,关沟东南面,并迅速构筑工事,实施伪装。

    此刻,秋雨已然停下,可是天色依旧阴沉沉的可怕。

    埋伏在关沟北面老爷庙的白虎游击队,早已经构筑好隐蔽工事,众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卫国看了看115师全体战士们飞快的构筑工事,表情也非常的震惊,低声向着欧阳说道:“115师构筑工事和伪装的速度,绝对是一流啊,较之国。军来说,还要强上许多。”

    “哪是当然!”

    欧阳回应道:“115师的前身,可是红1军团,在长征途中,血战湘江、四渡赤水、突破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攻克天险腊子口,都是这支部队的杰作。”

    顿了一下,又道:“若是没这点本事,不早都被国。军给剿了吗?”

    言语间,不过二十分钟,115师的战士们已经将伏击阵地构筑好,并且隐藏的极好。

    一夜风雨过后,战士们浑身上下成了黄泥汤,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即使走到近处,也很难发现他们隐藏的身影。

    若不是欧阳等人一直看着他们,也极难发现115师战士们隐藏的位置。

    表面上看,由平型关至东HN镇。

    这条5公里长的谷道里面,空无一人,一切都显得十分的平静。

    平型关东侧的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山头上。

    115师林师长半跪在草地上,在纸上标注着阵地位置,聂荣臻用望远镜观察设伏的阵地和沟道通路。

    当他俩看到部队隐蔽的不露一丝破绽,完全与山峦草木融合在一起时,不由得满意地相视一笑。

    站在一旁的一位参谋,不失时机的举起照相机,留下了这两位平型关大捷战斗的组织者和指挥官的经典历史照片。

    “好怀念啊!”

    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穿越钱的欧阳,曾经有幸在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看到过,如今自己亲临现场,心中更是感慨万千。

    其实真实的历史上,115师并没有安排人在老爷庙埋伏。

    只要懂点军事的人,俱都知晓,两面设伏,双向打击,形成火力交叉网络,显然要比单向埋伏有用的多。

    但是历史上,林师长一反常态,选用的是单面设伏战术,这是极其不科学的,有些人可能不理解,实际上是由诸多的因素造成的。

    不仅仅是因为北面是陡峭的山壁,不利于隐藏,而是因为如果要在老爷庙埋伏日军,必须要从关沟沟底这条捷径,攀上北面陡峭的崖壁,这样的话,势必会在沟底留下和泥泞的土地上,留下足迹,引起日军警觉,不利于隐蔽行动。

    这也就是为何欧阳选择提前一日,来此设伏的原因!

    占据老爷庙这个制高点,沟道里面的日军,就会完全暴露在白虎游击队的火力覆盖之下。

    一句话,谁占领了老爷庙,谁就在这场战斗中,占据极大的便宜!

    时间快速流逝,埋伏在阵地两侧的众人,一动不动。

    9月25日,上午7点。

    阵地西南跑马池方向,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日军的一支汽车队,眼看就要进入了685团的阵地前沿。

    距离关沟设伏点,也不过相距2里路。

    这股日军,

    第一辆汽车上面,插着日军的“膏药旗”车上的几十名日军,头戴钢盔,摇摇晃晃,还唱着歌,身穿黄呢大衣,把带刺刀的步枪都抱在怀里。

    “真是愚蠢!”

    周卫国向着欧阳轻声笑道:“作战一向严谨的日军,竟然会违反战场行军,和后勤运输常规!”

    姜大牙也紧跟着说道:“日军既不派尖兵探路,左右又无搜索兵力,好像在惬意地进行一场旅游盛宴。”

    实际上,这个现象,是由当时的国党正规军给惯出来的毛病,因为第5师团从投入关内作战,2个多月的时间,可以说是纵横驰骋,所向披靡,从来没有对手。

    所以说,当时的日军,对于中国,军队,很是瞧不起,他们把这种作战称之为“教练”,打国党军队,叫“赶鸭子”。

    然而骄横狂妄,不可一世的日军,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这次遇到的对手,不同以往,而是八路军115师的官兵,也就是后来他们称之为“狡猾狡猾的”八路军。

    欧阳向着身边战士们传达了命令,“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暴露,不得开枪!”

    关沟南面阵地上,115师的八路军官兵,大多是头一回见到日军,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除了军装和武器不同以外,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日军有什么特别之处。

    一名八路军战士低声说道:“小鬼子不过如此!”

    “小鬼子并没有三头六臂,还摇摇晃晃,唱着歌。”

    “小鬼子,待会儿送你们回老家!”

    115师的战士们对于进入伏击圈的鬼子,皆是充满了不屑。

    阵地上的八路军官兵,拉好了枪栓,将子弹推上了膛,瞄准好沟里的鬼子,就等着指挥官一声令下,可眼看着鬼子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的从他们的伏击阵地开过去,但却听不到指挥员发出的攻击命令!

    115师师长在等!

    因为他得到了另外一个致命的消息,有另外一支日军,正从面前这股敌人的反方向推进来,弄不好会合兵一处,给伏击战增加了很多的不确定性!

    一支:本来要伏击的日军,是板垣师团第21旅团下属的一个汽车联队,拥有101辆大小汽车,从东跑池地域,由西往东,山沟里面,日军的车队,像一条长蛇,在雨后泥泞的山涧里面爬行,驶入伏击地域的汽车,足足有一百多辆,绵延数里,日军数量在400人左右,从西向东而来,运送兵员到前线;

    另一支:还有一支日军骡马运输队,日军的一支辎重部队,大约500人左右,从灵丘、蔡嘉裕方向,向伏击地域相向开来,由东往西,这是鬼子的一支大行李部队,也就是辎重部队。

    携带的骡马大车,绵延4、5里山路,由东往西而来,也进入了伏击圈。

    这就意味着,有两支日军,从东、西两个方向,同时进入了115师事先设下的口袋阵。

    要伏击的敌人,从一股,变成了2队敌人,难度骤然增加!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