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召唤猛将 > 第五十九章 忠孝两难全
    日军炮火轰隆作响,天上的敌机也在不断地投放航空炸弹整个中华门,?32??部内炮火淹没,火光伴随着硝烟,直冲天际!

    “牙石给给!”

    日军的炮火打击在城楼上,无数残垣断壁,无数的瓦砾炸起,四周已经无一完好。

    炮火整整持续了2个小时,中华门第一道城楼,宣告被破,战士死伤惨重!

    第一道城楼攻破,日军的先锋步兵冲锋上前,欲要夺取第二道城楼。

    站在第二道城楼上的欧阳当即下达作战命令!

    “给我打!”

    “机枪顶上去,其他人原地不动!”

    “把火力集中过来,马上组织人手救援伤兵!”

    一时间,所有的轻重机枪,齐齐开火,不断地扫射下方的日军。

    鲜血、杀戮,从未停歇。

    周卫国高喊:“手榴弹,都给我扔下去,不要节约弹药!”

    战斗进行到了白热化,死亡在蔓延!

    截止12月7日晚间8点,日军终于停止了炮火攻势,攻势也一并停止,

    第88师264旅,近3000名士兵,伤亡惨重,能够再战之兵力,也就剩下不到2000人。

    三道城楼,仅剩下两道,但是也有了一个好处,那就是第二道城楼,在敌人的炮火延伸之外,现在防备的仅仅是日军飞机的投弹而已。

    12月8日,第88师264旅,能战之兵力,已然不足千人。

    12月9日,264旅全体官兵,连同伤员加在一起,仅剩下700余人。

    白虎游击队也在日军疯狂的攻势下,伤亡惨重,仅剩下不到200人,各个都负伤。

    纵然欧阳有着凯芙拉防弹衣的保护,在8号下午的城门争夺战中,手臂也被日军的刺刀给生生刺穿,血流不止。

    要不是机枪连任华夏相救,搞不好也要身死当场。

    ~~~~~~~~~~

    ~~~~~~~~~~~~~~

    9日,拂晓时分,天天空阴沉至极,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中华门3道瓮城,四道城门,如今仅剩下最后的一道瓮城,最后的一道生命线!

    所有的士兵们,倚着城墙,鲜血从绷带处渗出,染红了身体。

    欧阳愤怒地撕扯掉手臂上的绷带,愤怒道:“这一仗,真他~娘~的憋屈!”

    堂堂的一国首都,炮火支援没有!

    防空武器没有!

    就连武器弹药都极度匮乏!

    这南京城,如何能守得住!

    最关键的是,唐生智下令烧毁了所有的渡船,即不让士兵过江,也不许百姓渡江逃亡。

    周卫国也是呵呵一笑,神情满是疲倦,“欧阳,咱们能活着出南~京城吗?”

    欧阳淡然笑道:“一定能!”

    顿了一下又道:“你让弟兄们都咬咬自己舌头,看还知道自己疼么,知道疼就行。”

    “砰!”

    就在这时,城墙下方突然传来一阵枪声,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欧阳和周卫国当即下城楼,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城楼下方,数百名战士相互搀扶着站立,集体看向人群中间地带。

    原来是有几名士兵,欲要逃跑,被高致嵩当场击毙。

    高致嵩的面前,依旧跪着1名战士,是一名军官,上尉连长。

    这名军官,欧阳还认识,正是机枪连的连长任华夏,武力值70点的猛人。

    一连数日的战斗,欧阳和机枪连的战士,也结下了极其深厚的感情,其中犹是和任华夏的关系最好。

    欧阳当即心中产生了疑问:“这么勇敢的战士,为何会做逃兵?”

    高致嵩也当即责问道:“小任,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竟然没想到你会临阵畏敌,当了逃兵,就和地上这些躺着的懦夫一样!”

    一时间,四周围着的战士们,尽皆默不作声,好像看陌生人一般地盯着任华夏。

    只听得任华夏喊道:“旅座,我不是逃兵,我15岁就跟着你,南征北战12年,中原大战、广川平乱、晋西铁血、淞沪抗战,哪次打仗我不是冲锋在前,哪次撤退我不是断敌在后,何曾皱过眉,喊过痛,今日实乃不得已而为之。”

    “昨日家姐来此寻我,告诉我家母前日因为在下关码头准备渡江,奈何码头无船可渡,拥挤之下,被码头地痞头子王七,推到倒地,至今昏迷不醒,奄奄一息,我只想再见她老人家最后一眼。”

    “我求求您啦,旅长!”

    最后一句话,嗓音几乎完全撕裂开来。

    不断地给高致嵩磕头,请求。

    话音落下,任华夏铁骨铮铮的汉子,日军的炮火和刺刀,并未使他惧怕,更不能使他折腰,可是如今却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脸上有泪水,有鲜血,此刻混在一起,难分难解。

    一边是国仇,另一边是家恨!

    自古忠孝两难全!

    高致嵩摇了摇头,突然间吼道:“任华夏,你是一名军人,党国的军人,临阵脱逃,不管什么原因,你都犯了军法,我现在就可以枪毙你!”

    话音未落,高致嵩已然保险打开,子弹推上枪膛,枪口直接抵在任华夏那带血的额头。

    说这话,就欲要开枪!

    “慢!高长官轻慢动手,请听卑职一言!”

    这时候,欧阳及时地站了出来,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任华夏是一名勇敢的战士,还是一名孝子,他不应该死在临阵脱逃的罪名上。

    欧阳跑到高致嵩的面前,急忙说道:“高长官,依我看,您就成全他吧,他是一名军人没错,但他同时也是一个男人,一个侍母至孝的儿子,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顿了一下,欧阳低声道:“我求您放他离开吧,他的心早已不在这里,您就算枪毙他,也于事无补啊。”

    欧阳的话语落下,当即得到了很多战士的响应。

    “旅座,您就让任连长走吧,让他见见老母亲最后一眼吧。”

    “是啊,旅座,张连长不是逃兵,你就答应他吧。”

    “旅座!”

    “将军!”

    第88是343旅的战士们,全部都在向高致嵩求情。

    闻言,当即让任华夏激动地老泪纵横,向着众人,不断磕头拜谢,“大恩大德,我任华夏今生无以为报,来世我当牛做马还兄弟们的恩情。”

    突然,高致嵩枪口朝上,连开三枪!

    枪枪大响!

    猛然间,欧阳的心头,升起了一个不详的预感。

    要遭!

    高致嵩脚步轻移,环顾四周所有的战士们,全身颤抖,面色胀红,转身对任华夏吼道:“任华夏,你告诉我,你的战友和袍泽,谁没有家人,谁的家中没有父母妻儿老小,可是他们可曾说出退出战斗,回家的话语,我告诉你,没有,一个都没有!”

    “可是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我的老母亲89岁了,为了让我安心上阵杀敌,前日也已经死在家中,我可曾回家吊丧?”

    “记住我的话,你是一名军人!国家都亡了,还要家作何用?难道要当亡国奴吗?”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现在就枪毙你,一了百了,要么你给我死在战场上,死在和小鬼子冲锋的道路上!”

    一词一语,尽是血泪!

    这一刻,欧阳沉默了,不再言语了,高致嵩有他自己的道理,欧阳无权反驳,也反驳不了,这是一种舍小家而顾大家的做法。

    自古忠孝两难全!

    从古到今,两者从未分开,欧阳迷茫了,心酸至极。

    此刻的自己,66点的智慧值,也无法说清两者,到底哪个更重要。

    若是穿越前的自己,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家庭,但是自从来到这个时空,打一次战斗,报一次丧!

    一幕幕血腥的历史,又不断地提醒自己,不彻底打败小鬼子,国家无法得到涅槃,百姓无法脱离苦海。

    这一刻,欧阳突然有些理解《我的兄弟叫顺溜》电视剧中,顺溜为了完成狙杀任务,为何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亲人惨死,而无动于衷的做法了。

    最终,任华夏选择了第二条,誓死不退,战死沙场!

    这时,城楼上的一名士兵高喊:“旅座,小鬼子攻城了!”

    <第二更!今天三更!!

    倒了血霉,存稿遗失了,还好这是写第二遍,今天要加油码字了,星期一,5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