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召唤猛将 > 第六十四章 含泪的道别
    听到自己名字的士兵,无一愿意离开。

    第88师,当之无愧的*******33*!

    “旅座,我不走!”

    “谁再让我走,我自己开枪打死自己!”

    “我要和大家死在一起!”

    “旅座!”

    “长官,我不走!”

    当即其它被点到名字的战士们,也一个个地跪下,乞求高致嵩让他们留下,一起血战到底,誓死不退!!

    敌人的刺刀和炮火,从未使他们惧怕,但是现在他们一个个全部哭成了泪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都给我住口!”

    高致嵩突然之间爆喝:“你看看你们,现在哪里还有一点革命军人的模样,你们哭哭啼啼的样子,以后别说是我高致嵩的兵,我丢不起这个人!”

    奈何战士们虽然停止了哭泣,但是各个依旧不愿撤退。

    “哎,你们啊,算我求你们啦!”

    高致嵩猛然间也给大家跪下了,一时间战士们无不动容。

    高致嵩言道:“我高致嵩为能够有你们这群兄弟,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但是今天,你们必须得给我活着,死亡不是解脱,活着才是最大的痛苦,我希望你们带着咱们88师的荣耀,卷土重来,有朝一日,为所有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为所有死在日军炮火下的乡亲们报仇!”

    “我高致嵩一辈子没有求过人,今天我就求求大家了,你们走吧!”

    高致嵩含着泪水,撕裂的嗓音,掩盖不住内心的欣慰和痛苦。

    欧阳的麾下二十多人,最后连同被强制撤退的100余人全部战列好队形,看着面前同样站立好方阵的高致嵩等人,各个都是双目含泪。

    “敬礼!”欧阳嘶吼道!

    “敬礼!”

    这个时候,欧阳突然想起了一首歌,刀郎的《送战友》。

    欧阳含着泪水,高声唱道: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悲凉至极的歌声,瞬间回荡在中华门的上空,无人不动容!

    战士们掩面而泣,泪如雨下!

    所有人都知道留下意味着什么?

    300多名战士,连同旅长高致嵩和旅长朱赤,全都做好了殉国的准备!

    撤退,意味着有一线生机,在日军还没有攻入南京城之前,有着极大的可能生还下去。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唱着唱着,整个焦黑的空地,都被巨大的哭泣声淹没,耳畔传来的不仅仅是欧阳的歌声,更多是战友间无法割舍的感情!

    我们是袍泽!

    我们是兄弟!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待到春风传佳讯!”

    “我们再相逢!”

    曲终人散,再有不舍,活着的人,更要为死去的人好好地活着。

    ~~~~~~~~~~~

    ~~~~~~~~~~~~~~

    在撤退的途中,欧阳终于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为何攻城的日军停止了进攻!

    SH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被我军狙杀!

    日军胆寒!

    大本营震动!

    日军大本营再次下达命令,在13日前,必须拿下南~京城!

    “太好了,朝香宫鸠彦身死,南~京大屠杀,极有可能不再发生,毕竟朝香宫鸠彦一死,那么日军的作战总指挥,必然还是日军陆军大将松井石根,他是极力劝阻朝香宫鸠彦屠城举动的人。”欧阳心中想道。

    欧阳当即喊道:“所有人,快,我们的目的地是下关码头!”

    城内到处都是举家迁逃的民众,看着奔逃的欧阳等人,眼神之中都流露出鄙夷神色。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历经了4个小时的行程,欧阳等人终于赶到了下关码头,此刻下关码头,马嘶人喊,人员嘈杂,伤兵勉强拄着棍子也跟在后面,码头上的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足足有上万名百姓滞留在这里,无船可渡。

    整个渡口,竟然只有区区7艘大船,而且都有士兵把守,轻重机枪的枪口,齐齐地对着码头上的老百姓。

    “你们当兵的,也太霸道了吧!”

    “就是,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而你们竟然在这里将枪口对着我们老百姓,我倒要问问你们,你们到底是国家的军人,还是军阀的部下?”

    “让开,让开!”

    “小鬼子就在后头,你们不上阵杀敌,反而躲在这里,这是何道理!”

    阻拦百姓去路的,足足有数百名士兵,齐齐举着手中枪支,面无丝毫表情,极为冷酷。

    欧阳等人拼命地向着前方挤过去,老百姓们一看到拿着枪的欧阳等人,杀气腾腾的模样,一看就知晓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人,一时间纷纷让开去路。

    在上万名百姓中间穿行过去,欧阳的内心,极度不好受。

    沿途还有很多受伤的士兵也齐齐看向欧阳等人,眼神空洞至极。

    唐生智误国误民,先是放火烧掉了所有的渡船,不让士兵过江,现在又下达稀里糊涂的撤退命令,你自己倒是跑了!

    可是依旧滞留在城内的近十万守军,哪里有时间撤退,很多部队都没有收到撤退的消息。

    同时,为何不许百姓渡江,战争本该就是军人的事情,应该让无辜的老百姓走开,可是你为何烧掉渡船!

    现在码头明明有大船,却都是高级官员们的,你们自己要逃跑,为何没有百姓的份,天理何在!

    欧阳率领着一百余人挺枪上前,却是被对面的士兵喝止。

    “站住!再敢靠近,我不管你是何人,一律射杀!”一名国~军上校高喊。

    欧阳喊道:“长官,为何不让百姓渡江?”

    “对不起,少校,没有我们师长的命令,我无权让任何百姓登船,敢靠近者,一律射杀!”

    “既然不让百姓渡江,何不将大船统统烧掉!”欧阳暴怒,这些人明明有船,却是只给他们自己留着,没有人考虑百姓的死亡。

    贪生怕死!

    闻言,那名****上校也是生气极了,言道:“少校,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情,我劝你还是赶紧滚,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心念一转,欧阳转身向着身后的上万人群,高喊:“还活着的士兵,若是带种的,都给我站出来,既然他们不让我们渡江,今天我非要渡给他们看看!”

    鼓动之语一出,当即便有很多士兵站了出来!

    “长官,算我一个!”

    “玛德,早就受够了窝囊气,老子们在前线杀敌,这帮子大官却是只给自己预留船只,老子第一个不服!”

    “小鬼子,没能杀了我,今天我还就不信邪喽!”

    不多时,从人群里站出了数百名受伤的士兵,其中不乏军官,最高的军衔,还是一名国~军上校。

    “呵呵!”

    欧阳笑了笑,转头看向早已呆如木鸡的守卫士兵们,言道:“让开!”

    “少校,你这是聚众谋反,我现在就可以枪毙你!”对面的国~军上校爆喝。

    欧阳心头一横,旋即下令!

    “开枪!”

    命令一下,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士兵们,齐齐开火,两军相杀!

    “哒哒哒!”

    不多时,战斗以欧阳这方取得了胜利。

    欧阳旋即下令,“妇孺儿童优先登船,所有士兵维持码头秩序!”

    没过多久,长江上面再次过来了大小船只数十艘,欧阳眼尖,很远的距离便看到是自己人。

    正是葛振林率部来援,船只终于到了!

    《》第二更!今天5更!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