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九十五章 这是一个有内涵的早晨
    王令用空间速写术把潘老师的模样画在了纸上,上一次动用这门术法,还是拜托郑炭找王明的时候。然而让王令没想到的是,这次画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班主任!

    王爸盯着王令的速写画像,推了推黑框眼镜,陷入了一阵谜一样的沉默:“……”

    画像上的女人因为久居办公室,身材俨然有着一点轻微的变形,虽然还不及水桶腰那个地步,但却能清晰地看到肚子上的一轮游泳圈。不拘一格的马尾辫,已然有了斑驳的白发,岁月的摩挲更是让女人的脸上增添了不少皱痕。任凭王爸怎么脑补,都无法将潘老师和自己记忆里产生的那位青春少女形象结合在一起……

    “你确定……你的班主任潘老师就是那位有点绿姑娘?”

    王令踹了一脚二蛤的狗屁股,二蛤委屈的“汪”了一声。

    嘶!——

    王爸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实在是,太他玛震撼了!

    半夜三更,王妈在楼上敷着面膜,老爷子早早休息了去了,王家俩父子看着潘老师的画像,生无可恋的靠在书房的沙发上,眉眼里竟是止不住的叹息。

    真正麻烦的事,并不是因为王老爷子的初恋对象是潘老师,而是接下来,王令要想办法安排潘老师和老爷子见一面,这才是最骚的!

    因为这件事太过惊撼,王爸连码字的心情都没了,很想静静……随手把画像搁在了桌上后就上楼睡觉去了。

    而王令一个人回到了小卧室后,更是一夜无眠,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究竟有什么办法能把老爷子和潘老师凑在一起,来一场时隔多年,看上去又不那么突兀的完美邂逅……

    王令觉得,这很蛋疼……

    第二天清早,天已亮了大半,王令就出门了,老爷子又一个人坐在门口晒太阳。

    这一次老爷子给王令的饭盒里装了两道凉菜,这一次是两道凉菜,一道黑木耳拌黄瓜,一道夫妻肺片。

    王令又惊了一下:“……”总觉得老爷子准备的这两道菜别有寓意。

    王令伸手接过饭盒的时候,老爷子拉住了王令:“令令呐,我又梦到你奶奶了……”

    王令默了默。

    “她变得年轻了,和以前一样漂亮……”老爷子笑了,笑得很幸福:“她走的那一天,我把她搂在了怀里,轻轻地跟我说,下辈子,咱,还做夫妻啊……”

    说到这里,老爷子的目光里俨然渗出了一点泪水,却强忍着不落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托梦告诉我,想吃我亲手做的凉菜了……这两道菜,麻烦令令你帮我烧给她!”

    王令:“……”敢情这不是给我做的啊!?

    ……

    ……

    今天的学校,各个班级,一反常态的和谐,因为达康书记要派下巡视组的缘故。各班抄作业的现象都收敛了很多。王令一踏进教学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手臂上绑着蓝色袖带的男青年,正在穿过走廊,在各班挨个巡视,查看有没有违纪现象。

    这男青年王令也听说过,名叫余恒,是六十中的高三学长,也是目前六十中学生会巡视组组(族)长。人送外号“余族长”!

    余族长有个特点,做事非常老道而圆滑,大清早学校里总是会有一些违纪现象发生的,但只要没有被余族长发现,余族长自然也懒得揭发,都快毕业了,着实没必要多得罪人;而且余族长也没有反复巡视的习惯,各个班级走马观花的看一遍就算大功告成了,原因很简单……作为高三的毕业生,余族长自己的作业都他玛没有做完!哪儿来多的时间去搞什么巡视!

    但没办法,很多时候,学校的领导就喜欢搞些虚的。余恒其实挺不信那些市重点的高校,一点抄作业的现象都没有……当然,这并不是在鼓吹抄作业的行为。

    所谓,存在即合理……

    余族长觉得有时候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元素,没有按时完成作业,抄一两次其实也无可厚非。

    王令来到班级的时候,就见到余族长前脚刚好迈进了高一三班,目光懒懒的扫视了一圈后,有些疲倦的问道:“你们学习委员谁啊?”

    然后,小花生站出来了,举起手。

    “是我……”

    小花生的个子不高,站在余恒面前就跟小学生似得,低着头,眼睛一眨一眨:“余学长,你放心,我们班同学都可认真了!绝对……没有抄作业的现象。”

    余恒一双死鱼眼,盯着小花生看了一会,一眼就看出这位长相有点呆萌的小学弟在撒谎。具体表现为:语言不确定,眼神飘忽,手脚不自然……还有,这蜜汁脸红是什么鬼!?

    不过因为的确没抓到有人抄作业的现行,余恒也没闲的蛋疼去掰扯:“嗯,今天检查就到这里了。”说完了还不忘拍了拍小花生的脑袋,内心感叹了一句小伙子以后有前途。

    不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一年级这个阶段总是最束手束脚的时候,做一点坏事就生怕被发现,然后成天提心吊胆的,作为已经在六十中就读了三年的老司机,余族长一眼就看出了小花生的心思。但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他认为再过不多久,小花生就要变成老油条了。

    王令回到座位的上的时候,余族长雷厉风行的检查完,已经准备走了。步子刚迈出高一三班,二蛋大师开始高呼:“余族长放心,作为三观端正的优秀少年,我们是坚决不会抄作业的!”说完了这话,二蛋大师都觉得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根红领巾,又鲜艳了许多。

    小花生有些羞耻的捂住了脸:“郭同学,你的,你的鼻子……”

    二蛋大师摸了摸鼻子,发现居然流鼻血了:“嗨呀,一定是太激动了!对,一定是这样!我内心的正义告诉我,抄作业是非常邪恶的行为!”

    王令的目光凝视着二蛋:“……”这货绝对又使用四笔流术抄作业了!

    之后,二蛋大师回到了座位上,不过屁股刚刚沾上座椅,就跟被电了似得腾地站了起来。

    王令就听到二蛋大师内心发出了一道叹息:哎,屁股好痛啊……早知道就不用五笔流了……

    王令:“……”你他玛早上都干了什么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