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章 王爸的直死之魔眼
    王令很少主动去结识朋友,丢雷真君应当算是王令活到十六岁,结交的屈指可数的朋友之一。

    这里面存在着王令对丢雷真君的主观好感。比如,这位真君常年爆棚的正义感以及一言不合就大喊着驱除邪祟,提刀上门主动找茬的作死精神;更存在着某些比较玄乎的东西……比如,修真者常说的仙缘。

    王令曾推算过自己与丢雷真君的仙缘,仙缘契合度竟然高达百分之七十!这也就是王令认可丢雷真君这个人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过,纵使仙缘契合度高达百分之七十,王令依然没能逃过被丢雷真君坑的命运。

    正所谓,好朋友是拿来坑的,好兄弟是拿来卖的……王令觉得这话一点都不假。

    自从三年前,王令被丢雷真君坑去当了李老头那伙人的道术顾问后,与丢雷真君的联系就变少了。没想到这一次因为石鬼面的缘故,王令又和丢雷真君冥冥之中产生了某种联系。

    王令觉得,这就是传说中的仙缘作梗……

    或者,亦可说是,孽缘作祟……

    ……

    ……

    和丢雷真君约定好了时间以后,王家别墅的门铃在这一刻有些不合时宜的响起。

    王令用灵识感知了下,立刻知道是之前那两个山水庄园的墨镜西装男又来了……

    并且,这一次,西装男带来的“诚意”,不再是那狭窄的皮箱,而是一只足足能装下一个成年人的巨硕拉杆箱……

    两个西装男非常自觉地在门口换上鞋套,然后对着过来开门的王爸,深深鞠躬:“王先生您好!”

    而王爸,则是被眼前这只拉杆箱给深深震撼了下:“……”

    这里面如果装的全是现金,少说也得有三千万吧……

    “经过上次和王先生的友好协商,在我们回去之后,庄主狠狠把我们教训了一顿。所以这一次,我们再次带着比上次更加十足的诚意,再次与王先生进行协商。”两个西装男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大有点皮笑肉不笑的那种感觉,看得王爸身体忍不住一抖。

    同时,王爸还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一次两个西装男都是佩了剑来的。就挂在腰间,一晃一晃的,让王爸有一点在意。

    王爸的目光朝王令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这种时候父子间的心灵感应是心照不宣的,他很清楚王令一定注意到了这里。完全不担心这两个佩了剑的西装男会对自己怎么样。

    “王先生,我们可以进去谈吗?”

    “恩……进来吧。”王爸做了一个请势。

    经过上一次拜访踩点,这一次两个西装男对王家小别墅的布局可谓已经是轻车熟路,拉着箱子就来到客厅的沙发边,把箱子的拉杆收起,然后将拉杆箱平趟下来……

    眼瞅着箱子就要被打开,王爸赶紧给王妈使了个眼色,把正在看电视的老爷子给拉上楼了。老人家最爱浮想联翩,看到这么一沓沓的现金,即便是王爸自己也会忍不住躁动……所以王爸非常担心,老爷子的老年痴呆还没看好,又把心脏病给激发了出来。

    两个西装男也很识趣,他们是在王妈扶着老爷子上楼以后,才拉开的箱子。

    而等箱子打开,里面的万元一捆的现钞都直接溢出了,噼里啪啦撒了一地。

    王爸望到了里面一叠叠鲜红欲滴的现钞的时候,目光都忍不住跳了跳。老实说,这么多钱,王爸除了在电视剧里的赵德汉的私人小别墅里见过以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直击的体会。

    “这里是,四千万。”西装男看着王爸:“王先生觉得这一次,我们的诚意如何?”

    王爸抿了抿嘴唇,其实心里有那么一点心动。反正对王爸来说,那只是一个破面具而已,卖出去也就卖出去了。不过王爸心里也很清楚,王令之所以守着那张面具不卖,肯定是有自己的顾虑在的。

    那可是连自己儿子王令,都在顾虑的东西啊……

    王爸靠在沙发上,翘着腿,自顾自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呼出的烟龙直接喷在了这沓钱身上:“这面具是我儿子的,我儿子已经休息了。我做不了主。”

    两个西装男听明白了。

    王爸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用王令当挡箭牌,委婉的回拒。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就是三个字:不想卖!

    两个西装男握了握拳,其中一名高个子西装男突然两手撑在了茶几上,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王爸:“王先生,我希望你再仔细慎重的考虑一下。毕竟你们只是一个普通家庭,您的太太只是家庭主妇,没有什么工作收入。您的爸爸又有老年痴呆症,后续生活难以保障。外加,还有您那只有筑基期的儿子……而您,即便是一个当红的网络作家,也许再忙活半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吧?”

    西装男的字里话间,充满了威胁。

    王令站在卧室里,将每一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

    以山水庄园这样不弱于花果水帘集团的巨头集团背景,要调查王家的家底绝对不是什么难事。而关于这点,王家俩父子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王爸推了推黑框眼镜:“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在胁迫吗?”

    “这副石鬼面是我们庄主必得之物,所以希望王先生可以成人之美。我相信,除了我们山水庄园以外,再也不会有人能出得起如此高价。”高个子西装男回答道。

    紧跟着,这人微笑了一下,握上了自己腰间的剑柄:“当然,如果王先生执迷不悟,我们不介意采用其他的手段……”

    在西装男握上剑柄的一瞬间,王爸已经能感到一股灵压按在了自己肩膀上。不过很快,这种压迫感就消失了,因为几乎在西装男释放灵压的一瞬间,卧室里的王令也分散出一股气息,附着在了王爸身上……

    然后,让两个西装男汗流浃背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

    分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练气期中年男子,但让两个西装男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的气息居然正在不断攀升,一股压倒性的灵压突然反制过来,像是大楼倾塌般压覆在西装男身上。

    哎呦卧槽!?

    然后,两个男人就感到膝盖不受控制的弯了下去,连人都站不直了……

    ……这!这怎么可能!?

    根据集团调查的资料显示,这个王焦的实力也仅仅只是练气而已啊!怎么可能瞬间压制住他们两个金丹后期?尼玛啊!骗子啊!……这货绝对是个元婴期大佬吧!

    两个西装男从王爸身上,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王爸的视线,从黑框眼镜中笔直的射出,宛如一双直死之魔眼,照得两人双腿发软,一点一点地,趴在了地上,连黑色墨镜都直接崩碎了……

    十秒钟后,高个子的西装男吃力的开口:“……大哥,我错了!你再盯着我,我就要尿了!”

    另一边,个子稍矮的西装男欲哭无泪:“卧槽!我已经尿了咋办!?”

    王爸:“……”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