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也不要忘记暴风雨后的彩虹
    “我一直觉得王令同学是个很好的孩子,平时在学校里也不闹事。非常安分。再穷不能穷教育,希望这一次我们学校的特困补助金批下来以后,能够真正帮助到王令同学。以王令同学的天赋,我想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步入金丹境完全不是问题。”潘老师说这番话的时候,伸手揉了揉王令的头,让王令脸上的表情又黯然了好几分……

    老爷子点了点头:“潘老师说的很有道理,再穷不能穷教育!令令一直是我们王家的骄傲。”

    潘老师微笑点头,如鸡啄米。

    之后,老爷子诚邀潘老师去别墅楼上逛逛,两人有说有笑,王令则是一脸淡定的跟在两人身后。潘老师的脚步走到书房这里的时候,躲在里面的王爸王妈同时屏住了呼吸。

    “潘老师,怎么了……”老爷子问。

    潘老师指了指书房,感受到一股气息:“里面,好像有人?”

    王令一汗,连忙分散出一股力量把王爸王妈的气息给遮住了。潘老师又用灵识感知了下,然后发现之前感受到过的那股气息居然又消失了,于是古怪的皱了皱眉:“诶,奇了怪了……”

    老爷子尴尬的笑了笑:“……可能是老鼠吧。”

    潘老师整个人都惊了:“这别墅里还有老鼠?”

    老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郊区嘛,有老鼠也不稀奇。这丫蛋白质丰富,去了头尾其他地方都能吃。以前家里吃不起饭的时候,我经常抓老鼠给孩子他爹烤着吃。”

    潘老师:“……”

    “……”王令突然发现老爷子的扯犊子功力有点强。

    ……

    谈笑声中,时间已近至中午,潘老师同老爷子从楼上下来了。

    “王先生,我下午还有两个学生要家访,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潘老师看着老爷子微笑。

    这笑容看着老爷子有一点失神,眼见着潘老师快要走到玄关口了,老爷子赶忙拉住了潘老师的手:“潘老师还没吃饭吧,要不要留下来吃一点?”

    “这……多不好意思呀……”

    老爷子话说着,已经抽过了衣架上的围裙:“只是一点简餐而已,糖醋排骨套餐怎么样?”

    潘老师的神色有一点变了,老爷子的话好像一支箭似得,射中了她记忆中的一本老相册。这本老相册很破旧,都已经泛黄,一页页的相纸竟是模糊到连上面的人脸都看不清了……

    潘老师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不过神情明显与刚才有一点不一样了。

    一份糖醋排骨套餐……

    这应该是自己年轻时候最爱吃的东西。

    这个人怎么会知道?

    是巧合吗?

    潘老师沉默了,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等着,也没和王令说话。只是目光有些出神的看着老爷子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老爷子提着菜刀,苍老的手上有着斑驳的皱痕和几处明显的旧伤口,不论是扶着案板的左手还是提着刀的右手,上面都布满了老茧。

    不用多说,潘老师也能猜到,老爷子的职业是一位至少已经从业数十个年头的老厨子。

    潘老师就这么静静的回忆着,记忆里的那张老照片,仿佛已经有了那么一些轮廓的时候。老爷子却已经雷厉风行的把简餐做好了。

    这是一份糖醋排骨盖浇饭,一块块通红的排骨浸透在晶莹的汤汁中,排骨上裹着金黄色的外衣,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味道,仅仅只是闻着香味,却已是忍不住让人的口水加速分泌。

    潘老师盯着这一块块排骨,眼神里明显有一些涣散和失神。

    “这盖浇饭放在以前,也算是我的拿手好戏。很久没做了,不知道味道是不是还合适。”老爷子解开了围裙,坐在了潘老师的对面。

    “潘老师快尝尝!”

    “好,谢谢王先生。”

    潘老师小口的吃着饭,然后轻轻咬了一口排骨。经由老爷子之手的排骨烧的很松软,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只不过这味道似乎有一点特别,尤其是汁水在味蕾里冲开的时候,居然有一点清凉的味道,让人忍不住食欲大开。

    “真是好特别的味道。”潘老师赞不绝口:“为什么这糖醋排骨里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王老爷子:“刚刚发现家里的糖没了,然后我就用了急支糖浆替了下。”

    潘老师:“……”

    王令:“……”

    临走的时候,潘老师站在门口,对老爷子深深鞠躬:“谢谢王先生招待,你的料理很棒。”

    老爷子有一点感伤:“欢迎潘老师下次再来做客。”

    “一定。”潘老师站在王家小别墅大门口,微微笑着,午后的阳光映射在她的脸上,她拿原本紧蹙的眉头渐渐松开,目光里一点闪烁的亮光,无比柔和的对着老爷子郑重的道了声再见,然后慢慢转过身,离去了。

    王令望着这幕,他知道,这场时隔多年,跨越了时间的初恋故事,在这一刻已经画上了句号。

    老爷子就那么站在门口,一直目送着潘老师沿着东荒路走到了公交车站。

    故事最后,潘老师最终还是没能认出老爷子到底是谁。

    但这一切对老爷子而言,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

    夜半的时候,老爷子坐在客厅里,翻出了当年的那封初恋情书。他在情书的背面,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自己对初恋的最后告别。

    这是一首,最初,也是最后的赞美诗……

    不论是当初那份悸动的开始,

    还是现在单相思的终结,

    启程了三十余年的那份感动,

    结局已经写好。

    ……

    我忽然忘记那份追索的开始,

    却难忘记你年轻的容颜,

    为那三十年的青春写下句号,

    一切都太美好。

    ……

    青春、初恋……

    这两本书似乎写得有些仓促。

    但好在,最后的那一点句号。

    点在了那七彩的云岚,

    愿你幸福,像那彩虹,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卧室里,王令静静看着老爷子写下的,这一首最后的赞美诗。

    这一刻,王令忽然有些明白了。

    最美好的恋情,不是非要和爱恋的人白头偕老,而是在恋爱的暴风雨过后,幸福的望着天边的彩虹架起,目送着你踩着七色的彩虹,一点点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