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经验丰富的王警官
    5月26日开学第五周周三。

    经过昨晚烈萌萌的复诊,王爸可以确认老爷子的老年痴呆已经完全好了。老爷子心里还牵挂着邻市郊区自己的那一片菜地,走之间老爷子把菜地交给隔壁的张三代管了,只要保证菜地里的菜不死掉。已经熟了的菜,张三可以收割拿去卖,卖多少钱都算张三自己的。

    不过就在老爷子准备蹬着三轮车离开的前两个小时,王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儿!——王妈在买菜坐地铁回家的路上,被人揩油了!

    不止是揩油这么简单,而且还被那色狼狠狠推搡了一下,导致额头撞到了柱子,磕破了头皮。

    最可气的是,那色狼慌忙之中下地铁的时候,还给补踹了王妈一脚,并指了指周围的人群对着王妈大吼着:“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这个骚浪蹄子故意穿这么少,还想诬赖我?做梦!”

    有句话道是恶人先告状,这色狼手臂上纹着身,像是个社会人,再加上一副粗犷不好招惹的外表。一时之间周围竟没有一个人胆敢站出来为王妈说话。

    王妈从不是一个主动惹事的女人。还是头一回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指着数落自己穿着暴露,王妈委屈的差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回到家的时候,王爸看到头破血流的王妈,气的黑框眼镜都掉了!老爷子直接打电话报了警,有问题找警察总没错!

    东荒路附近方圆五十里,就只有这一间修真警局,平时的时候都闲得很。因为市郊的居民比较少,平常连个偷窃事件都没有,这也就导致了警局里的民警养成了“怠惰”这个非常不好的习惯。

    从王妈到家,老爷子报案再到警局出警到家做笔录,居然过去了两个小时……

    直到王爸等的有点不耐烦了,门铃才响了起来。

    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的警务人员手上抱着一本小本本站在门口。

    警察看着王爸:“是你家报得警?”

    王爸:“对,不过报警的是我爸。”

    警察瞅了眼边上的老爷子:“……那这位是?”

    老爷子点点头:“没错,是我报得警。我是你大爷。”

    警察:“……”

    三人落座,王妈给警察倒了杯水。警察看了眼王妈头上的伤势:“这位就是受害者了吧?”

    老爷子情绪很激动:“对!这是我女儿!地铁上被人揩油还被打了!等你们查到是谁……我一定用粘衣十八跌摸死他!”

    王爸:“……”

    警察:“……”

    “王大爷,你先别激动。”警察掏出了自己的警员证:“你看,我也姓王,我们是本家。请你相信我一定可以妥善为你处理好问题。”

    王爸和老爷子看了眼警员证上的警号:SB12138……

    王警官有点尴尬,解释道:“东荒路这片区在松海市市北,简称就是……SB。”

    老爷子和王爸配合的点了点头:“那好,王警官,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王警官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子:“在下处理案件的经验很丰富,我们片区一年的接警量有六十次,其中有一半都是我负责处理的!两位请放心!”

    说完,王警官将目光看向了王妈:“建议先去做个伤残鉴定,或者先把伤口拍下来存证,以后这都是证据!不过现在,我们先做个笔录吧……请问受害人女士,具体时间你还记得吗?”

    王妈如实回答:“是在下午四点到五点的时候,我在买菜回来的路上。事件发生的地点在地铁上。”

    王警官点点头,在小本本上记了几笔,然后抬起头:“这个时间段是下班早高峰,屁股挤屁股什么的也很正常吧?或许对方不是故意的?”

    老爷子从沙发底下抽出了一把自己用的玄铁菜刀……

    王警官:“好吧……以上假设都不成立。那么会不会是这位女士穿着本身有点太过风凉了?”

    老爷子又从茶几下取出了一块磨刀石……

    王警官:“恩……松海市快要入夏,黄梅天又闷又热,穿个短袖其实很正常。”

    王警官流下了几滴冷汗:“那请问受害者女士,除了头皮上的撞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到伤害?”

    王妈:“那人在地铁开门之前,还往我手臂上踹了一脚。”

    老爷子接话:“而且这个狗剩的嘴巴也不干净,对我女儿的精神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王警官点点头,盯着手上的小本本说:“我们梳理一下事件原委。受害者王女士在今天下午4:00到5:00的时候在买菜坐地铁回来的路上,被某位纹身壮汉揩油,期间推搡了一次,间接造成王女士头皮撞伤。在下车的时候,又在王女士的左臂上踹了一脚,并进行了言语上的攻击和侮辱。在行胸期间,地铁全程是全封闭的状态。整个作案过程不到五分钟,对方就下车了。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王老爷子:“王警官有何高见?”

    经验丰富的王警官端着下巴,郑重地点了点头:“根据我入职多年的办案经验上看,这应该是一起行事恶劣的地铁密室揩油案件。”

    王爸、王妈、老爷子:“……”

    王警官:“如果你们执意要找到这个胸手,就必须要走正规司法程序。”

    王爸:“这个具体要怎么操作?”

    王警官:“按照正常的流程,王女士是在东荒北路站被行胸的。那么首先就得由我们地方警局进行立案调查,然后联合城市建设部调取地铁监控录像,从每天几百万流次的地铁站里对犯罪嫌疑人展开逐一排查。然后就是走法律程序,起诉、检方控告,一审、二审、最高法……不过根据我多年的办案经验,这件事其实挺难办的,要锁定犯罪嫌疑人就不太容易。地铁客流量实在太大了。除非在案发当时,有人直接录像。而且就算找到了嫌疑人,整个流程走一遍最起码得有三年以上。”

    王老爷子很执拗:“不管流程有多久,必须起诉!”

    然而,经验丰富的王警官却在此刻摊了摊手:“很遗憾,两位先生。话说到这份上,你们都要执意起诉,那我就管不了了……我并没有立案调查的权利。”

    王爸:“你不是说你经验丰富吗?”

    经验丰富的王警官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没错,临时工的经验……的确很丰富。”

    王爸:“……”

    边上,老爷子已经开始在磨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