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梦想最宝贵的地方
    那是一道有着少年个人高冷特色的声音,和歌曲的原声相比,少了那种沧桑的味道,但却多了几分只有少年时分才有的青葱气息。

    王令弹唱的曲目,是来自另一条世界线上,一个名叫“筷子兄弟”的组合,翻唱的一首歌曲《老男孩》。

    这首歌曲演绎的是不能向深爱的女孩表达心声,害怕被拒绝的迷茫。表现出一种青春不再,物是人非的一种感慨。

    王令很喜欢这首歌曲。

    王令记得自己情窦初开的那会,曾经是喜欢过一个女孩的。不过因为自身的因素,直到毕业那年,王令都没有开口。

    他害怕,自己会伤害到对方。

    此刻,王令抱着吉他,站在这家破烂的小餐馆里弹唱着《老男孩》,有一种别样的情感在里面。那声音一开口,不论是坛老板还是唐佑宁,都直接沉醉了……

    ……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雨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

    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来过……

    这是曲子的A段,不过王令只唱到这里,就已经放下了吉他。坛老板已经完全听呆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在王令弹唱的时候,坛老板还顺手查了查歌词,发现网上并没有任何相关的搜索记录。这足以证明,这是一首原创歌曲!

    这还只是一个高一在校的少年,竟然能写出这样一首充满了青春气息的感人歌曲……

    此刻,在王令弹唱完毕,不论是坛老板还是唐佑宁,心里莫名生出了一种感动。

    顿时觉得这个少年很有故事!

    这是一首他们从未听到过的歌曲,只是听一小段旋律,都有一种让人中毒的感觉!

    坛老板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个少年圈粉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祖师爷赏饭吃吧?

    王令:“……”

    只有王令自己知道,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祖师爷赏饭吃……他不生产的音乐,他只是音乐的搬运工!

    把青年的吉他放回了原来的位置,王令默默的继续回到了位置上吃起了面条,那股风轻云淡的姿态仿佛只是做了一件非常小的事,但却给唐佑宁的内心带来了无可抑制的冲击。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唐佑宁被震撼到了,耷拉着脑袋,感觉自己完全被打败了……当初为了学音乐,他可是抛下了一切,背着父母私自偷用了一笔家里的拆迁款,把钱款全部交给了一位声乐老师。那笔拆迁款原本是留着给他娶媳妇用的。后来事情东窗事发,家里人断去了他所有的生活费用。而唐佑宁也就正式成为了一名流浪歌手。

    看来,自己真的不是这块料啊……

    如果自己当初听父母的劝,没有动那笔拆迁款,也许自己现在已经美滋滋的有了一个媳妇。住在崭新的房子里,说不定还能逗逗自己的孩子……找一份稳定的生活,过上安稳的日子。

    唐佑宁头一回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错误。

    自己还要坚持下去吗?

    在听完了王令的弹唱过后,唐佑宁开始真真切切的审问自己。

    “像你这样的流浪歌手,一天能挣多少钱?”王爸问。

    之前唐佑宁那份自视学习过正规乐理知识的那份傲性已经完全消失了,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得看情况吧……有时候赶上下雨,根本挣不到几个钱。我四处卖唱,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因为音乐欣赏我,而不是可怜我。”

    “……”店里一阵沉默。

    唐佑宁摸了摸自己的吉他,眼眶有些湿润了:“我本以为凭我的实力,过海选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我只剩下它了。”

    “那这条路,你还打算继续走下去吗?”王爸又问。

    唐佑宁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还想咯。”

    王爸挑了挑眉,觉得这青年倒还挺执着。如果是一般人,在自己的毒舌攻势下,早就放弃抵抗了,这些人往往都做不成大事……而有犹豫,就恰恰说明了,青年还不想轻易放弃。

    “你觉得刚刚我儿子的歌,怎么样?”

    “那首歌,真的很好听!”

    唐佑宁有些激动了,同时又有些失落:“也许这首歌,我一辈子都写不出吧……”

    “你有没有想过,海选失败,也许是选歌的问题。”王爸再问。

    王令坐在位置上,微微挑了挑眉,他已经觉得王爸对青年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了。从毒舌转为了开导。王爸原本就是一个说故事的男人,对话题的把控力度向来很强,引导能力也是一等一的……王令曾亲眼见证到过,王爸愣是把一个2000人的盗版书友群,引导了九成多人重新去看正版。

    唐佑宁眨巴了下眼睛,看着王爸:“老师是什么意思?”

    “别叫我老师,听着别扭的慌。叫我叔就行。”王爸摆摆手:“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嫌弃我儿子的歌,我卖给你咋样?”

    唐佑宁一瞬间原地起立:“叔……你说,你要把这首歌卖给我?”

    不过很快,唐佑宁露出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可是,叔……我没钱啊。”

    这年头,一首质量优秀的原创作品,实在是太难得了!唐佑宁觉得,就凭王令的这首曲子,给任何唱片公司投稿,都能卖出天价的版权!

    王爸默默点了根烟,叼在嘴里:“你身上有多少钱?”

    唐佑宁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一遍,那些散钱和钢镚凑一起,正好三十三块七毛……

    唐佑宁急了,看着王爸,咬了咬牙,然后紧紧抱着自己的吉他,狠狠亲了一口,递到王爸跟前:“叔……您要是不嫌弃的话……”

    “嫌弃。”王爸直截了当的翻了个白眼。

    坛老板哑口无言:“……”这也忒直白了!

    王爸:“我要你吉他干啥?你这吉他能吃?这家伙是你的身家性命吧?人在江湖走,没有家伙在身怎么行?”

    说完,王爸把目光转向了老板:“坛老板,有纸笔不?”

    坛老板点点头:“有!”

    王爸的记忆向来不错,也懂一些乐理知识。所以在王令唱了一遍以后,王爸已经基本记住了歌词和旋律。就算有遗漏的地方,也有王令在一边用心灵传音进行补充……

    他飞快的在纸上完整地写下了《老男孩》的歌词,然后又手写了一份简谱,盖上笔帽,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

    最后,王爸把纸交给了唐佑宁:“梦想最宝贵的地方在于,不论遇到多大的挫折……都能重铸!”

    唐佑宁攥着纸,手都在发抖。

    王爸呼出一口烟龙,抖了抖烟灰,起身把桌上的那三十三块七毛一把攥在手心里,然后塞到了坛老板手中:“两碗牛肉面,一共三十,多的不用找了。”

    说完,俩父子和二蛤直接离开了小店,留着坛老板攥着三十三块七毛一脸风中凌乱……

    ……

    ……

    带着王爸和二蛤瞬移回到家,王令就看到王爸靠在沙发上,长松了口气:“你妈把我的工资卡给刷爆了,这几天我们得省着点花钱!”

    王令:“……”

    王爸认真地看着王令,谆谆教导说:“你看,今天我用小小的智慧,就省下了两碗牛肉面的钱!知道什么叫勤俭持家吗?这就是!”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