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四十章 堡主又想搞事情了
    二院一共有三十层楼,收治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病人。

    来到一层的电梯口,正巧看到一位护士小姐姐推着置物车从偌大的电梯里走出来,见到李主任的时候,护士连忙纳头问好:“李主任早!”

    李主任的记性还不错,在这病楼里工作的护士,李主任绝大多数都能叫得上名字,连护士照顾的是哪位病人都能一一对照过来。

    “小刘,今天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李主任问。

    刘护士负责的病人相当特殊,说到自己手底下的病患,护士小姐姐也是皱起自己的柳眉,显得很是头疼:“和以往一样,这病人一直在胡说八道。非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并且谎称自己会超能力。”

    丢雷真君:“什么超能力?”

    “我给你们表演一下……”

    刘护士说完,立刻左右横跳了一下,一声大吼:“飒!”

    李主任:“……”

    在一段羞耻的表演结束后,刘护士迅速恢复了镇定,并深深叹气:“那位病患,一直说自己会瞬间移动。”

    丢雷真君:“……”

    王令:“……”

    “如你们所见,这里奇奇怪怪的病患有很多。这些年花果水帘集团也投资了不少,建立疑难杂症研究局……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些病症至今都没能得到有效的解决方案。”李主任叹了口气。

    跟着李主任走进电梯,李主任按下了第十八层的按钮:“我们这栋病楼,根据患者的解决难度分布病房。越是棘手的疑难杂症,安排居住的楼层也就越高。”

    “这三个孩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丢雷真君看到第十八层这个数字,心里还是不禁抖了一下。

    这都已经十八楼了……那第三十楼住的到底是怎样的蛇精病啊?!

    有关独立区的病患的病情,这基本都属于保密资料。不过李主任还是凭着自己的人脉关系了解到了一些,电梯还在上升的过程中,李主任一直在皱眉:“据我了解的情况,这三个孩子,有两个孩子的病情基本得到了控制。不过仅仅是在控制的范围内。随时有可能再次发作。剩下的那个孩子,情况就比较糟糕了。”

    “那变异药水的成分,医院有结果吗?”丢雷真君问。

    “他们和家属签订了保密协议,还给了一笔可观的赔偿金。连药物成分他们都不提供。完全交给我们医院用自己的方法进行治疗。”

    李主任摇了摇头:“根据目前的治疗结果显示,那个药水的作用已经不单单影响了他们的细胞构造。似乎还对精神上有一点摧残,等到了病房你们就知道了……”

    十几秒后,电梯抵达相应的楼层,李主任带着两人通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间病房。这病房很大,一共放着三张床,相互之间都用玻璃隔着。

    王令立刻看到,有三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少年,一个坐在床上不断拍手,一个人笔直的躺在床上跟杆子似得一动不动,还有一个人干脆直接趴在了地上……正在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王令觉得自己长见识了……有道是精神病人思路广,这话一点都不假。他愕然发现自己的他心通对这三人根本没有卵用,就像是之前老年痴呆症状态下的老爷子一样。

    李主任指了指第一个拍手的病人:“一号病患,在服下变异药水后,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召唤异火。”

    丢雷真君疑惑问道:“那他为啥在拍手?”

    李主任:“他在模拟佛怒火莲。”

    王令、丢雷真君:“……”

    “别看他这样,目前的情况已经算是得到控制了,仅仅只是在拍手而已。之前每拍一次手就要大喊一声佛怒火莲……所以,我们给他的病症定义为:急发性中二综合征。”

    王令:“……”

    李主任又指了指第二个病人:“二号病患,服下变异药水后,强大的副作用已经让他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

    丢雷真君:“类似植物人?”

    李主任点点头:“算是有意识的植物人吧。可以进食,但必须要送到他嘴里。最严重的时候,他甚至都懒得嚼一下。所以之后我们还是改成了输液治疗,以维持其身体养分。我们给他的病症定义为:慢性葛优瘫咸鱼综合征。”

    王令:“……”

    之后,李主任又指了指最后一位病人:“三号病患,应该是三人里面唯一异变成功的一人。但能力很弱……”

    丢雷真君:“那他趴在地上这是?”

    李主任表情淡定:“他在模仿蜘蛛侠……”

    王令、丢雷真君:“……”

    ……

    ……

    王令和丢雷真君跟着李主任进入“夜勤病栋”没多久,停车场一辆迈巴赫的车窗慢慢降了下来,而坐在驾驶位上的人就是宋青书的那名高个子下属。

    他是眼睁睁的瞧着王令他们进去的,并且立刻打电话给宋青书汇报情况:“主管大人,你猜得没错。这件事果然还是引起了注意……”

    宋青书暗暗一叹,果然,他派人来监视是对的!

    高个子西装男问:“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药水之事,堡主特意交代过,绝不能流出去让外人知道。在三圣背叛我们以后,堡主就一直担心此人会对我们不利。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引火上门了!”宋青书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放在我们眼前的就只要两条路,要么干掉那三个学生,要么干掉这些知情的来访者。”

    西装男明显愣了下:“……主管大人。恕属下直言,要干掉这两个知情者,似乎不太可能……”

    “虽然我们手上的力量经过上一次折损了不少,但十圣好歹还剩下七个人。有什么事情,是七个化神搞不定的?对面就只有两个人而已吧?”

    西装男:“但这两个人里面……其中一人就是那位作死大前辈啊。”

    “……”

    宋青书有点想爆粗口了,MMP!怎么又是他!?

    强行镇定了下思绪,宋青书深吸了一口气:“那……另一个人是谁?”

    西装男如实回答:“是一个少年……一直跟在这位作死大前辈身边,他们开车来的!不过,这位作死大前辈对他似乎很敬重。”

    和丢雷真君一起开车来的……少年?

    自从上一次一连折损了大圣二圣两员大将过后,宋青书对少年这个词感觉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该不会就是上次丢雷真君别墅里那个吧?

    思量中,宋青书的手,已经控制不住的在发抖……

    他,居然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