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欲望强烈的女修士
    一切,暂时落幕。

    阿右被杀,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宋青书总算拾得了一些自己喘息的时间。

    不过事实上,膜仙堡的报复才刚刚开始而已。宋青书很清楚,自己重伤了阿左,又弄死了阿右,堡娘绝不会轻易绕过他。也许在以后,随时还会有更强力的杀手出现,然而宋青书已经无所畏惧了……毕竟,自己可是有秋衣秋裤的男人!

    而且,他身上的灵魂烙印已经被王前辈家的奥妙洗衣粉洗去,从现在开始膜仙堡要找到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从小到大,我做坏事好像都没成功过,早知如此,以前就不该助纣为虐……”宋青书心里一声叹息,他掏出了一瓶紫色的液体。那是一瓶焚尸液。

    宋青书将一整瓶液体倒在了阿右的身体上……一股刺鼻的恶臭传来,阿右身上原本已经破碎的红色旗袍开始被腐蚀,这件旗袍原本也是一件护体仙宝,然而依然抵不住焚尸液的强大腐蚀力量——不过,这瓶焚尸液的力量也有局限,只是腐蚀掉了旗袍,而身体居然完好无损。

    宋青书纳闷了,这焚尸液连元婴期的肉体都能瞬间溶解……居然对化神期毫无卵用。

    果然,元婴期和化神期,这一层境界之隔,肉身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宋青书想到自己驻足此境已久,内心不禁顿生出一种哀伤之感。

    “还有焚尸液吗?”丢雷真君见状问道。

    宋青书又从怀里掏出了一瓶:“只剩下,最后一瓶了……”

    “给我。”丢雷真君取过瓶子,然后打开瓶盖,在瓶子里撒了一点白色的颗粒状粉末,均匀摇晃了一下。

    宋青书露出满脸惊奇的表情:“请问前辈……这粉末是?”

    丢雷真君:“当然是你王前辈家的奥妙洗衣粉。”

    宋青书:“……”

    等洗衣粉完全溶解在焚尸液里以后,丢雷真君再度把液体倒在了尸体上,这一次,女人的尸体直接是化成了一股股蒸汽,开始迅速蒸发……而且,洗衣粉溶解在焚尸液里以后,那股刺鼻的恶臭居然消失了,反而传来一股扑鼻的皂香!

    宋青书忍不住对王令竖了竖大拇指,大白兔王前辈真的是神了!

    王前辈,请问你家的洁厕灵,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功效啊!

    敌敌畏是不是能把化神直接毒死?

    王令:“……”

    三人守在阿右的尸体身边,等待着尸体完全消失。同时,伴随着几道闪烁的灵光,尸体边突然灵光闪烁,冒出了一些物件。

    这些东西原本都是藏在阿右的耳坠型储物空间里的,焚尸液将储物空间腐蚀以后,空间里的东西就跟游戏里爆装备一样撒在了尸体边。

    也许是因为接到的是临时刺杀任务,女人身上的东西其实带的并不多。

    其中有一柄形状奇异的黑色武器,看上去像是一把法剑,有剑柄,但剑身很奇怪,那是七颗串联在一起的黑色珠子。

    宋青书举着这把黑色法剑,目光惊呆了:“现在化神期的女修士也这么欲求不满么,居然把跳蛋带在身上!?”

    王令:“……”

    丢雷真君却是认出了此物:“……这是七星剑。”

    “七星剑?”

    “我在古籍中曾看到过,这可是一等圣器,当年镇元仙人所用的三大法宝。其余两件是紫金葫芦和幌金绳。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人身上。”丢雷真君说道。

    镇元仙人……

    宋青书听到这个名字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这一位可是传奇人物……和传说中的瓜皮魔尊是一个年代的。而且在最早的时候,异界之门降临地球,大量妖族入侵,人族修士艰苦奋战抵抗的那个年代,就是镇元仙人率先找到了关闭异界之门的办法。

    丢雷真君端着下巴深思说:“传说,这七星剑可是有着移山的威能,可策动大地之力为己用。”

    宋青书:“那她怎么不用?”

    “一等圣器已是非同凡响,一般化神期能驱使四五等圣器已经是极限了。”丢雷真君说道:“这七星剑为何会出现在这女人身上,值得好好调查一下。”

    两人一边说着,目光一边扫视着地上爆出的物件。

    除了七星剑以外,周围还散落了一些不知功用的丹药以及一瓶紫色的药水。

    那紫色的药水就是焚尸液,按照女人原本的计划显然是打算将宋青书收拾了以后直接毁尸灭迹的。不过很可惜,女人完全没想到最后的结局居然是这样。

    扫视了一圈,似乎没有发现其余有价值的东西。丢雷真君兴致缺缺的收回了目光,然后抓起了这把七星剑仔细端详。

    只有这把七星剑,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在请示了一下王令的意见后,丢雷真君毫不客气的直接收入了囊中了。

    区区一等圣器,王令还完全不放在眼里。他早已肉身成圣,光是凭借着这副肉身,世间几乎没有任何法器能对他造成伤害。

    不过在这撒了一地的物件中,还是有一件被宋青书和丢雷真君忽视的东西,引起了王令的注意。

    王令手指一勾,那东西直接飞到了掌心中。

    这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铜牌,质地很薄,只有一元硬币的厚度。铜牌上雕刻着一朵莲花,王令心想这应该代表着女人的某种身份或者真正隶属的组织。

    他想起女人之前叫嚣着自己来自仙府……

    这是仙府的令牌?

    王令不敢百分百断定,可惜女人已经死了,宋青书下手有些狠,直接炸穿了女人的脑子,不然王令还能用记忆探索术读取下线索的。

    宋青书看着王令手里的铜牌也在发愣,随后望着两人问道:“两位前辈可知,仙府是什么样的组织?”

    王令皱了皱,他有一种直觉,觉得这个组织很不简单……

    并且,他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这组织我之前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不过我料想这女人手里出现七星剑,极有可能与这组织有密不可分的关联。”丢雷真君虚眯了下眼睛:“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令兄……”

    王令:“?”

    “你这儿秋衣秋裤还有不?赶紧给兄弟送两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