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影流都被端了,膜仙堡还会远吗?
    石盒的出现的确给了丢雷真君不少的启发。至于石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群影流杀手手上,其实仔细寻思一下,这背后的问题倒也不难解释。毕竟石鬼面是让那些企图在短时间内得到强大力量的投机取巧者趋之若鹜的东西。

    不仅仅是膜仙堡一家在寻找石鬼面,这些圈子里的暗派势力也都在调查。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而事实上,这次影流指挥部遭受团灭,一大国际闻名的杀手组织也许从今以后再无崛起的机会。这也给华修国境内,那些原本躲在暗处蠢蠢欲动的暗派势力提了个醒。做贼心虚这话真的一点也不假,从影流事件上,这些暗派势力都能明显觉察到在华修国境内,有着一名他们无法触及、无法探知到的高手……

    一手的空间法术,连空间塔都无法探知到准确的波动,这实在是太邪乎了。

    之后丢雷真君带着这只面具盒离开了,从最开始王令就不想插手这档子事儿,交给丢雷处理是最好的了……临走之前,丢雷真君还收到了王老爷子的夸奖,老爷子发自真心的表扬他种的西兰花相当不错。

    然后,王令在二楼窗台上就看到这二货就跟被幼儿园老师奖励了一朵小红花一样,蹦蹦跳跳的走了,满脸的兴奋……

    ……

    ……

    丢雷真君离开别墅,来到了深夜食堂。那看上去有些风骚的破旧小店,在不到午夜之前,依旧如往常一样是一副破败外加无人问津的惨状。坛老板还在里面擦着盘子呢,看到丢雷真君现身,目光先是愣了愣,然后微微抬起眼:“哟,又来吃面?”

    老实说,丢雷真君一直觉得坛老板的牛肉面其实做得挺一般的。不过今天,他又是带着问题来的,来都来了,不点些东西就开始问问题,似乎有些不太好。

    丢雷真君沉思了片刻,出声问道:“有其他菜吗……”

    “嗯……有是有,最近和我师父新学了一道马茸松蜇汤。你有兴趣不?食材都是从国外进口的,价钱虽然有点小贵。不过口味绝对要比我师父用国产食材做得好。”老板思考了下,回答说。

    丢雷真君愣了下:“呃,马茸和松蜇不是国产食材么?”

    坛老板摊了摊手:“以前是……不过人家澳修国把这两个食材煲的汤,提前申请为文化遗产了,就跟南寒国一样不要脸。啥玩意儿都是他国的。”

    丢雷真君:“那来一份吧……”

    反正,要是不好吃,他是不会给钱的!

    “说吧,找我又有啥事儿?”坛老板抬头望了眼丢雷真君。

    一回生二回熟,这种点菜问问题的套路他可见得多了。

    丢雷真君也不在掩饰,伴随一道灵光,那只面具盒“Duang”地一声出现在桌上:“这个东西,老板你见过吗?”

    坛老板没有说话,只是低沉着头专心处理着手上的食材。他将马茸切成了碎片,把透明的松蜇切成了细丝,放在滤网里洗净然后倒入了一只砂锅,加上香料,焖上了盖子。做完了这一切,坛老板才抬起头盯着丢雷真君:“介意我,抽根烟么?”

    丢雷真君摇了摇头,但是却暗中施展灵力,控制自己的鼻毛调节成过滤模式。谁都不会想到,这位作死大前辈是没有抽烟的习惯的。而且控制鼻毛的小法术也是他自己钻研出来的,这种方式可以有效阻止二手烟的危害……

    坛老板吸了口烟:“实话实说,这个盒子的确是我的一位朋友制作的。”

    丢雷真君的目光顿然亮了亮——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坛老板其实是最近才开始关心石鬼面的问题的,虽然他已经选择隐退,但却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当初自己和那位小女孩一起捏出的面具,正在这个世界造成许多不稳定的波动。政府势力、明派势力都想找到那两张面具加紧封印,而暗派势力则是想凭借着石鬼面异军突起。

    “当年为了做这个东西,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坛老板幽幽一叹:“不过我必须很遗憾的告诉你,这个石盒的制作者,已经仙逝了。”

    丢雷真君的目光沉着下来,他很想问这人究竟是怎么死的,不过又觉得这样问似乎有些唐突。而且不太礼貌。

    他知道,这位坛老板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身上那股气息时有时无。这多半,也是是一位自己无法触及其层面的一位大前辈……

    当然,以上只是猜测。

    不过丢雷真君却对自己有种莫名的自信,他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盯着石盒,坛老板看了很久,显然老板并不想道出自己朋友仙逝的原因。他默了默,但还是给丢雷真君发出一道警告:“我劝你,最好还是放弃继续追踪。这样下去,不论是对你,还是你那位会写歌的天才朋友,都很不利。那不是你们可以触碰的。”

    坛老板摸了摸自己右脸上的刀疤:“看到这道刀疤了吗……”

    丢雷真君皱了皱眉:“老板的这个伤势,像是被法器所伤?”

    “入门容易,出世难。有的时候,这一汪浑水要是陷得太深,就很难拔出来了。”坛老板说道:“这刀疤是我当年离开宗门的时候留下的,当时宗门刚刚经受过一场乱战,我这道刀疤就是在那场乱战中留下的……”

    说到这里,坛老板有一种很扎心的感觉:“这是圣器造成的创伤。以我当时的境界,那副肉身……就算得到治愈,也无法复原这刀疤。这些年我找了不少美容机构,结果都没啥用。想当年……老夫我也是宗门的宗草,多少的宗花等着我,走的是偶像派路线!我也是靠脸吃饭的啊!”

    丢雷真君:“……”

    丢雷真君:“这是被人砍伤的?”

    “哦,这倒不是。”

    坛老板摇头,如拨浪鼓:“是我在逃离宗门的时候,不小心跌了一跤。正好这脸就撞在地上的刀刃上了……”

    丢雷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