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章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瓜皮魔尊觉得江流月提供的消息价值很大。

    依靠驱动禁制法阵让上古大能的骨架重新生长出五张六腑和肉身,这事儿的局限性还挺多的。除了需要上万的朝气用作驱动禁止法阵的能源,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那就是这上万的朝气必须在法阵开启的那一刻,同时吸收才行。

    所以,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之前,老魔头就一直在为这事儿感到头疼。不过现在,总算是得到解决了。

    江流月抿了抿嘴:“不管怎么样,魔尊大人还是要小心为妙。毕竟那位杀生道人已经是肉身成圣的状态……”

    “肉身成圣?不存在的!本座的那具专属肉身,在当年其实还差一点点,也能肉身成圣了。那具肉身只要能够恢复,本座再稍加锤炼之下,也能修成圣体。试问到那时,这世上还有谁能耐的了我?”

    界柱之上,石鬼面中的老魔头发出冷笑:“之前,让那位小辈沾了点便宜。不过也无妨,一切都尽在本座的掌握之中……花话说回来,之前我让你去打探的那吉祥三宝的消息,有下落了吗?”

    “幌金绳还没有。”江流月摇了摇头:“不过那七星剑,据说是已经落到那位作死大前辈的手里。当初在那家便利店跟前,有个过来收集那些外卖员魂魄的丹药师,就是他手底下的人。”

    “恩,这事需要再关注一下。”老魔头点点头说道。

    他心里正在策划着收集吉祥三宝的相关计划,当初镇元仙人让世人去寻找这三件宝贝,还从未有人能成功集齐过。

    而紫金葫芦事实上一直被掌握在他自己手里,只要再能集齐剩下的两件,老魔头也就能亲眼目睹到那位镇元仙人的尊容了。

    传说中的镇元仙人,到底长啥样?这是老魔头比较好奇的一件事……

    ……

    ……

    话说上一回,盗邪收到自己师父老古董的命令去找自己的那位大师兄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师兄的性格变了,盗邪总觉得自己的这位师兄变得比以往更加神秘了许多,之前好几次只要把花裤衩挂在外面,师兄没过几天准能上门。不过现在,盗邪觉得花裤衩再也不是自己这位师兄的弱点了。

    因为杀生道人行踪不定,盗邪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找到了自己这位师兄最近的落脚点。

    京华市里有一片老城区,那是华修国刚刚建国的时候建造的,里面有大片大片的筒子楼。这一天,在一栋已经颇有年岁的筒子楼前,一名穿着黑色长袖牛仔裤,身姿高挑的青年出现在这里。青年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压住了自己的白发。

    有句话道是高手在民间,这话一点都不假。

    青年看着面前破旧的筒子楼,有一种怀旧的感觉,当初自己和师兄就是在这筒子楼里被挑中,然后跟着师父修行的。他们无亲无故,都是孤儿,谁知道一眨眼之间都过去这么些年了……

    青年站在筒子楼前,内心有一点感慨。

    进到了筒子楼里,青年就看到这里的居民们的日常生活,筒子楼的居民多半都是贫民老百姓,并不是修真者。不过根据华修国历年来的调查,筒子楼里的这些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却是最高的,甚至一度远远超过了居住在豪华别墅区的那些修真者们。

    要知道,修真者有很多都是挥金如土之辈,视金钱如同粪土。就像洞爷仙人和三圣那样,动不动就买房买楼的,挥手之间弹指万金就那么花出去了。然而绝大多数的修真者都会感到空虚和焦虑,尤其是当境界达到瓶颈的时候,这种焦虑感也就愈发明显。

    青年用灵识在筒子楼里搜寻了好片刻,最终在这栋筒子楼后面的百草园里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青年微微一笑,迈动步伐靠近过去,他远远地就瞧见沿着那百草园的小路尽头,有一座木制的老平方,平方上面的匾额已经有些裂了,从隐隐约约的青色墨迹中,可以看到上面写着“三味书屋”四个字。这是一座公共的图书馆,可以给附近所有的筒子楼居民租借书籍。

    三味书屋门前,正坐着一名中年人,中年人有些地中海,头皮上还留着几道疤,正靠在竹椅上看着报纸。来到书屋跟前的时候,他看到这人正在抠脚……

    青年装作不知,低着头慢慢靠过去,气息瞬间隐藏起来。

    “嗖!”的一声,一根细若游丝的银针在青年路过中年人身边的同时,从指尖弹射出去。

    短暂的几秒沉寂后,靠在竹椅上的中年人放下了报纸,他的嘴里,叼着一根银针。

    “师弟……这么久不见,你的功力又退步了?”中年人不曾开口,依靠着腹语说话。

    青年指了指脚下,中年人瞬间恍悟,朝脚下看去,他发现自己的一双人字拖已经消失了,再回望过去的时候正被青年拎在手中。

    两人顿时都笑起来。

    “师弟,你的指力退步不少,这顺手的功夫倒是又进步了许多。”杀生道人笑了笑,赤着脚从竹椅上起身,定定地看着面前的青年:“找我何事?”

    “师尊有事委托我们,我都找了师兄好几天了……没想到师兄在这里看书?”

    “我的御用情报探子就在这三味书屋里当管理员,他帮我刺探情报去了。所以这两天才替他看几天场子。”杀生道人说道。

    盗邪:“啥情报?”

    杀生道人:“我发现,一直有人在冒充我!”

    盗邪:“……”

    杀生道人:“这事儿我已经察觉很久了,但一直都在寻找线索。那冒充我的那位小子,手段还挺高……让我找不到蛛丝马迹。前两天那外卖员失踪的事件,据说就是有人冒充我的身份去调查的……希望这冒充之辈,不要被我逮到!”

    “……”

    盗邪:“话说师兄……你现在对花裤衩是已经免疫了吗,之前好几次只要在晾衣架上挂着裤衩,你就会出现了。”

    “嘿嘿,师尊真以为拿裤衩能威胁我一辈子?作为顶尖杀手,这个弱点我早就克服了!”

    杀生道人微微一笑,然后一把拽下了自己的裤子:“呵呵……看到了吧?现在,我选择不穿!”

    盗邪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的视网膜已经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