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老魔头的尊严
    这一长串的文胸是易将军为了这次计划特制的,当文胸摔在地面上时,那传出的微小灵力波动,能瞬间和周围那百来号教官对接上……只能说,易将军不愧为易将军,这个脑回路王令自认自己再修炼个百年也许都赶不上。

    一分钟后,小世界内那些站在各个楼顶上的教官们同时收到信号,以洞爷仙人为首开始齐齐动手锁定老魔头的坐标,开始布置五行大阵。

    “坐标锁定!”

    “阵法确认!”

    “灵力储备确认!”

    “阵法启动!”

    高楼之上,洞爷仙人一脸严肃地坐着指挥,附近的百来号教官在伴随着最后一声“阵法启动”的口令,那手上的灵力就跟龟波功似得从手掌里汹涌而出了。

    短短一瞬,百道光线在已经确认的坐标上方凝结成一道五色法球,然后法球延展开来,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六芒星阵从苍穹中慢慢覆盖下来。

    这一幕实在是太壮观了,就跟看夜景的烟花似得,比萧家大院的异火烟花晚会都要来得壮丽。

    六校学生一个个都停住了脚下的步伐。

    这是咋回事?

    是神罚圈要来了?

    一时之间,学生们都感到了一种惊慌,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战斗,重新夺回了建筑里。

    王令顿住了脚步,跟在易将军身边。

    五行大阵,一种只在古籍中所闻,却从未亲眼见证有人布置的阵法。

    那是千年以前,异界之门妖神入侵的那个年代才有人布置过的强力法阵;因其禁锢之力非常强,但又因能源消耗过于庞大,所以这门法阵是大能者专门用来对付妖神用的。

    ……

    ……

    五行大阵在启动的一瞬间,老魔头身在地底,却已经远远感知到了波动。

    果然……中计了!

    并且老魔头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的那位老对头给自己设的局。

    “易剑川,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本座的……”老魔头望天,深吸了口气,他望着面前发着微光的骨架沉思。他早该发现,这具骨架有问题的!

    “魔尊大人怎么了?”石鬼面中,江流月问道。

    “本座上套了。这具上古大能的骨架是仿制的,仿制品根本发动不了转身阵法。”老魔头目光望天:“而且,本座已经闻到了五行大阵的味道……外面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五行大阵在此,就算有紫金葫芦的雾气也逃脱不得。”

    “那现在该怎么办?”江流月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发生到这步。

    “为今之计,只有放手一搏了。”老魔头叹了口气,带着石鬼面,从地底下破土而出。

    他已经感觉到远处有两道熟悉的气息,正在朝着自己慢慢接近。

    虽然千年未见,依旧是熟悉的味道……

    老魔头眯了眯眼,然后他陡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等等……

    为啥是两道熟悉的气息?

    一道气息是易剑川的?

    另一道……

    然后,老魔头就看到一名老者和一个少年远远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向着自己徐徐走来……

    “……”老魔头看着少年,冷汗直流。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杀生道人”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他玛穿着一件学校的校服?!

    ……

    ……

    五行大阵的五色光晕笼罩大地,照得一片茫茫烟霞,地面上笼着一层飘渺的雾气,看上去竟宛若仙境那般。

    王令跟在易将军,与老魔头面对面站着。

    易将军主动把王令挡在身后,用一道看上去很多余的护体仙光包着王令,反而弄得王令有些不自在了……这护体仙光还没他肉身成圣的护体金光一半强啊!

    其实以前在历史书上读到易将军和老魔头这段恩怨往事的时候,王令其实有想过,如果有朝一日这对跨越了千年的老对手再次相遇,将会是一番怎样的场景?

    结局是,这番碰撞,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激烈……

    ……

    ……

    五行大阵已经布置下来,老魔头心知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了。凭他现在的这番身躯,又未及全盛,与易将军根本毫无一战之力。

    而最可怕的事莫过于阻挠了自己两次计划的小辈,居然也跟在自己这老对手的身后……

    这一刻,老魔头有一些绝望。

    “老夫一直很好奇,等你重新面世的时候,该用什么手段报复我。没想到再一次见面,你居然待在了一个女流之辈的身体里……”

    易将军风轻云淡的看了眼老魔头:“就此投降跟我回去吧,你没有丝毫的胜算。”

    老魔头咬咬牙,目光盯着老者:“易老头,本座问你!你和身后的那小辈是什么关系?”

    “他啊?”易将军笑出声,他双脚一踮虚浮在虚空中,伸手摸了摸王令的脑袋:“这是我打算新收的弟子,你是不是觉得他根骨很不错?”

    王令:“……”

    老魔头:“你要……收他当弟子?”

    “是啊,他年纪这么轻,就已经有了金丹期。有这等天赋,往后的境界成长真的很让人期待啊……”易将军目光看着王令,露出慈祥的笑容。

    “…………”

    听到这番话以后很久,老魔头都无言。

    不久前,老魔头亲眼看到王令不费吹灰之力的挡住仙府青年的那道金色月牙以后,他心中其实早已有了定论。

    这个少年的实力高深莫测,即便自己恢复到全盛时期,最多也就是五五开的局面……

    所以听到易将军说的话以后,老魔头深深觉得自己这位老对头,似乎对这位“晚辈”的认知产生了一种其妙的误会。

    老魔头深深吸了口气,先看了眼王令,最后将目光重新回到少年面前的刺猬头老者身上:“……易老头,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吗?”

    显然,老者对这番莫名其妙的问话有些疑惑:“老夫要收什么弟子,与你何干?还是你想……对我的弟子不利?”

    “……”

    老魔头不曾说话,目光静静地扫了眼王令,他看到王令的步子向后退了几步,明显不想插手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最终只是抿了抿嘴,干脆把之前见过王令的那些事全都咽进了肚子里。

    老魔头叹了口气,他知道事到如今,一切已经多说无益。

    尽管知道,这一战,自己毫无胜算。

    但作为魔尊,即便在最后一刻,老魔头依然在坚守着自己的尊严。

    他背过手,盯着面前的刺猬头老者,淡淡说道:“动手吧……这是,最后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