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千年乌龙一场空
    这本该是一场跨越了千年,足以载入史册的旷世对决,但谁都不会想到这场对决会在这种状况下展开。

    五行大阵的六芒星阵将老魔头禁锢住了,小世界城中心中笼罩在一片五彩的烟霞里,外界的会议室里的达康书记、卓异、六校校长,包括躲在建筑物里的学生们都是这场对决的见证者。

    当然,不论是老书记还是六校校长都没有选择插手,他们很清楚两人之间的恩怨。

    这场对决比王令想象中要更加容易,他站在远处远远地看到,易将军的手掌上运生出一道光芒暗淡的剑芒。

    这是易将军的成名绝技,掌心剑。

    当年就是这道最后的掌心剑,直接命中了老魔头的要害,并将千年后由王明发明出的监测晶片打入了老魔头的灵魂。

    “易老头,你的掌心剑真是让本座甚是怀念啊。”老魔头冷笑,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他的手掌上涣散出一片血雾伴随着紫气,最后凝集成了几颗紫黑色的法球萦绕他五指之间。

    混沌球,这是老魔头的成名技。

    两人的成名技,都不是那种特效漫天飞舞狂霸酷炫的大法术。反都是这种随手可以凝结,及时展开进攻的术法;事实上,掌心剑和混沌球的性质非常之像,并非特效性法术,而是那种小小的光效之下却带有强大破坏力的那种。

    然而这两门术法看似容易却不是什么人都学得会的,要把如此高密度的灵力压缩在手掌和五指之间,就需要极其细密的操作技法和恐怖的精神注意力。

    此时此刻,两人都施展了自己的成名技。

    可胜负却已有了定论。

    在五行大阵的禁锢,外加尚未恢复全盛时期的情况下,老魔头所能发挥的力量实在是太有限了。

    易将军没有动用全力,因为他根本不需要越俎代庖。

    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只发挥五成的力道,要拿下这个魔头也已经足够了。

    两人凝结出各自的成名技后目光对峙了片刻。

    一分钟后,易将军率先动手了。

    他手中掌心剑往虚空中一划,立时之间苍穹变色,一股无形的波动自虚空中扩散而出,方圆百里之内皆有震感,这股波动已经扩散到了这片小世界的尽头。

    这一道穿着功夫装的白影,超自己的方向欺进,在本身境界就不对等外加五行大阵禁锢的状况下,他的目光根本追不上了。

    他现在所能依靠的,就只有直觉。

    在过去与易将军交手的数次里,二人对彼此之间的进攻路数都有着一定层面上的理解。

    老魔头抬手,费力的挡下这一击。

    那掌心剑与混沌球相撞,产生巨大的轰鸣,强力的震动直接是让老魔头喷出了一口鲜血。

    最终,他将攻击挡下了,但却自损了八百。

    那掌心剑的波动像是电流般刺进他体内,震得老魔头五脏六腑都在抽搐,他的双膝不断颤抖着,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不跪下。

    “易老头……”

    鲜血渗出老魔头的门牙,将他的嘴都染红了。

    这一刻,纵使是老魔头披着江流月的肉身,所有人仿佛都看到了这位老魔头过去的身影。

    他从来都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不论伤的再重也不愿倒下,就那么倔强的站着……

    跨越千年之后的再度交手,仅仅是一次碰撞而已,老魔头已经失去了全部的作战能力。

    易将军的掌心剑也散了,他不再汇聚,慢慢走到老魔头跟前,看着他:“从以前开始,你就一直是这样。当初……你要是早些认罪,你最得意的门生蛇皮真仙也不会被处以十年雷刑后在雷峰塔下兵解了……”

    “本座只是为了找到她,何罪之有?”老魔头捂着胸口,冷笑。

    “复活之事有违天道纲常。逆天行事,绝不会有好结果。”

    易将军眯了眯眼:“而且你应该很清楚,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可以复活的方法。”

    “本座当然知道!”

    老魔头咆哮:“所以,本座才希望找到她的转世!本座听说……国宫里的时间之轮可行,能够找到指定之人的转世之身……”

    听到这里,易将军惊住了:“所以,千年以前组织瓜皮军杀入国宫不是为了造反,都是为了这时间之轮?”

    “造反?我哪有这本事……”老魔头苦笑:“时间之轮才是本座真正的目的!当时她已经快不行了,本座只好为她放手一搏!可惜的是,本座闯进去的时候国宫里空空如也,当时就知道已经中计了。”

    “…………”

    老魔头这番交代,让小世界内外的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

    良久之后,易将军深深吸了口气:“所以,你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媳妇?”

    “不然呢?”

    老魔头翻了个白眼。

    小世界外的几个校长包括达康书记闻言,都是忍不住一阵面容抽搐!——这包狗粮喂得实在是太猝不及防了!

    老魔头看到面前的刺猬头老者露出一脸无言之色的表情,旋即疑惑问道:“你别告诉我,时间之轮其实根本不存在……”

    “不,这个你放心。时间之轮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易将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想说的是……虽然,这是一件禁器,但如果有特殊情况是可以递交报告走流程向上申请使用的……”

    老魔头:“……”

    王令:“……”

    “当然这个流程很麻烦……”易将军默了默,说道:“不过,以你当时全盛时期的境界和没有组织瓜皮军前在修真圈中的地位,只要多给国家立几个功勋章,申请使用,完全可行。”

    老魔头:“……”

    场面至此,陷入了一片沉寂。

    纠缠了千年的战斗,结果到头来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个结果不论换做是谁都不会好过。

    老魔头撑着膝盖苦笑,笑声里有着几分造化弄人的悲切感。

    易将军看着他,言语很是淡漠:“你若答应随我离开接受审讯,顺便跪下求我的话……老夫可以为你做个主,替你驱动时间之轮寻找她的转世……”

    “我求你。”

    老魔头盯着易将军,目光如炬。

    他不曾跪下,但出口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

    ……

    PS:想知道老魔头和她媳妇的感情故事,就去听听枯玄君监制的《梦里长辞》这首歌,其实还是挺搭调的,听歌的时候可供大家自己脑补一些故事。(酷狗音乐,网易云音乐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