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如果有一天能躺在令真人的床上
    对待特殊之人要用特殊手段,这向来是丢雷真君的审讯法则。当然,这有点暗用私刑的味道,不过对付这些喜欢在背地里搞小动作的暗派势力,这点审讯手段在丢雷真君看来根本算不得手段。

    有时候丢雷真君觉得,修真并不会让每个人都明白大道理。同样是化神期,每个人对这个境界阶段的理解是不一样的,而最大的区别在于,有些人越活越明白,有些人则是变得,越来越没有逼数……

    很显然,那男子在听到丢雷真君让法王动用先天神雷后,那冷汗就像瀑布一样,止都止不住。

    男子望着法王,目光惊住了:“你是……雷族后人?”

    “是啊。”法王点头。

    仙府男子:“……”

    他绝对没有想到现在站在他面前,戴着一只护目镜,看上去像是个猥琐大叔般的人物,居然是十二古族雷族的后人……

    老实说,之前在和法王对视的一瞬间,仙府男子脑海中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想到过,这个猥琐大叔是不是出演过公交痴汉之类的角色。

    因为这番气质,完全不像是那有名的雷族后人,和想象中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就算你丫不会十万伏特,最理想的状态难道不是顶着个金发刺猬头,浑身电光缭绕,八块腹肌分明的小鲜肉才对吧!

    仙府男子实在压制不住内心狂涌的吐槽欲。

    事实证明,人的梦想,有的时候是真的会破灭的……

    绵羊跨座在男人的身上,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仙府男子在确认法王雷族后人身份后的那种失落感。

    她发现这个男人的眸光暗淡好几分了……

    并且这一次,绵羊清晰地听到了,仙府男子心碎的声音。

    ……

    ……

    “搞了半天,这人好像是你的粉丝?”丢雷真君抱着臂,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

    法王一阵受宠若惊:“……”自己居然还有粉丝?

    “很正常,当今世上唯一已知可用灵力驱动的圣遗物先天神雷的雷族后人,这应该也算是一大传奇了。雷族当年留下的威名可不小呀。”丢雷真君瘪了瘪嘴,看着法王说道:“如果你要是继续在萧家当电焊工,这最后残留的一点名声,都要被你挥霍掉了。”

    法王闻言,脸上露出一阵羞赧之色。

    “在很久以前,雷族对我们祖上有知遇之恩。所以,我们这些晚辈才一直对雷族非常重视。”地上的男子咬了咬牙,说道:“不过,我不会因为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雷族的后人,就会轻易松口的……”

    “你倒是还挺有骨气。”

    丢雷真君无奈地对地上的男子叹了口气。

    随后,摆了摆手:“也罢,审讯的事也不忙,先吃饭好了。王老前辈炖的西兰花汤,千万不能错过!”

    法王有些讶然:“啊?不是要我用先天神雷闪他么?”

    “这好歹也是你的一位粉丝,你下得去手?”丢雷真君笑。

    法王果然陷入了犹豫,他盯着地上的男子仔细想了一想,最终也是决定作罢。他看到丢雷真君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心里就知道真君八成是已经想到对策了。

    法王一直觉得,在这个看脸的世界,自己的粉丝其实是稀缺类动物来着……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的确有必要好好爱护才行。

    如果不是粉丝,法王甚至都已经想好要把这人电成五分熟还是七分熟的了……

    ……

    ……

    吃饭的时候,王爸和烈萌萌并没有下来,依旧在房间里讨论的热络。丢雷真君直接把饭菜端着送了上去,那毕恭毕敬的样子看得仙府男子都是一愣一愣的。

    事到如今,他已经无法用常理来思考这间别墅的情况了,因为就目前的情况上看,这间别墅似乎没有一个正常人!

    他分明感知不出这家别墅主人的任何灵力波动,结果不论是这位作死大前辈还是雷族后人雷电法王,对这家别墅主人都是毕恭毕敬的,而且还是一口一个大前辈的那种。

    男子深深怀疑,自己的灵力感知能力,大概是已经坏掉了……

    吃饭的时间,这个仙府男子也没闲着,虽然身上已经被绑了个结实,不过依然在想方设法的在背地里搞小动作,试图向仙府通风报信。

    丢雷真君与王妈、王老爷子愉快地共进午餐后,直接把男子提着上二楼。

    将近一米九的大块头,丢雷真君只用一根指头就勾着绳子把人提了起来,跟提着一只鸡似得,一把丢尽王令的卧室里,随后继续刚刚的审讯工作。

    丢雷真君坐在王令的床沿上,翘着自己修长的双腿,一脸懒相地盯着面前的男子:“不用费力气了,你刚刚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被绵羊他们标记过了。你身上所有的法器波动以及任何通讯信号都会被这栋房子隔绝,根本连接不到外面的世界。”

    “诶?还有这种操作的吗?”法王又是一阵愕然地表情。自从他来到王家别墅后,法王觉得自己就跟小傻子似得,时不时就要惊悚一下。

    法王仔细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手机,果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信号被屏蔽了,难怪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电话打进来……

    “刚刚忘记让绵羊帮忙给你设置下了,下次你要是来这里,就不会被标记了。”丢雷真君看了眼法王说道。

    “那真君呢?”法王反问。

    丢雷真君道:“我是常客嘛,所以早就设置过了。”

    这一边说着,法王已经发现丢雷真君已经半个身子躺在令真人的床上了,完全就是一葛优瘫,而且手肘子还压到了一点枕头边的惊柯……而惊柯,居然一点都不在意!连一点波动都没有!

    法王看得一阵无言,这何止是熟……这根本已经是熟透了啊!

    这可是令真人的床,令真人的枕头,还有令真人的剑啊……

    就算自己再来个百回,法王觉得自己也没有勇气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令真人的床上如此悠哉的躺下来。

    法王的目光深深地看了眼王令那松软的单人床,有些不知觉的咽了咽口水。

    如果换一种角度看,是不是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像丢雷真君这样躺在令真人的床上……那是不是就代表,自己和令真人的关系就更进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