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你持久能力真差!
    二蛤觉得自己的这个预言梦境,有点像是黄粱一梦。不过区别在于,传说中的黄粱一梦做得那是享尽一生荣华富贵的美梦,醒来的时候连米饭都还没有煮熟。但自己这个梦,到底有什么门道,二蛤就看不出了。

    梦里那个猖狂大笑,身后有数百把各式各样法剑的变态是谁,那个被百剑穿心的胖子又是谁,二蛤都不得而知。

    而且二蛤发现,这些人的脸在自己的脑海里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分明在梦境里的时候,这些人的面部轮廓是那样的高清无码,这转头之间在脑海里就只剩下虚影了。

    二蛤抓了抓狗头,看上去有点烦躁,它想把这件事告诉令小主子的,不过王令现在还忙活着呢,根本没空搭理它。

    思考过后,二蛤决定还是先把梦境中梦到的东西,先记录在自己的《人类观察日记》上,免得到时候又忘记了。

    王令帮惊柯清洗完以后,发现二蛤已经趴在床脚边睡着了,他翻开学习资料花了两分钟时间复习了会,又花了三分钟时间预习了下接下来的课程,方才准备休息。

    军训结束以后,生活节奏又重新变慢了,又回到了王令最喜欢也是最熟悉的那个节奏。他始终觉得集体生活不太适合自己,不过又觉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的糟糕。

    但节奏虽然变慢了,可要处理的事情却一点没有变少。

    之前坛老板的事王令已经知道了,王令一直觉得这个仙府府主的身份不简单,至少是自己目前遇到的人里最难对付的,甚至比老魔头都要来得棘手。

    这次易将军顺利抓到老魔头,纯粹是因为老魔头还没有恢复全盛时期,另外还有一点原因在于,这位魔尊做事毕竟耿直。远没有这仙府府主狡猾。

    之前那位出现在山楂树下的仙府青年来闹事的时候,王令记得自己曾在他的避渊剑上留下过灵力信号,但时至今日信号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信号究竟有没有被发现,王令就不得而知了。

    作为暗派势力,最忌讳的就是宗门地点遭到暴露。

    可以肯定一点的是,那位仙府府主一定对这件事有所提防。

    现在,也就只好等着坛老板弟弟坛谦的进一步消息了。

    书桌前,王令望着惊柯,不由抖了抖眉毛。

    他不知道那仙府府主的最终目的,是不是真的要打造一把绝世神剑……

    但王令可以肯定一点的是。

    这一把,肯定是……

    ……

    ……

    6月21日,开学第九周周二。

    这天放学的时候,六十中学校边上的弄堂里,绵羊准时现身,靠在墙边等着王令。

    原本今天是丢雷真君带她去上漆的,不过因为要帮上次那批外卖员重塑肉身,丢雷真君就完全抽不开时间了,改由王令带绵羊过去。

    就在放学之前,王令收到了丢雷真君发来的地址,这家法器店的店老板姓罗,本身就是个炼器师,手艺很好。之前已经帮绵羊护理过一次,应该说已经是非常得心应手,技术上完全不用担心。

    而且,罗老板其实也是自己人,只不过罗老板平常不喜欢在网上闲聊,就没有加入聊天群。

    之前洞爷仙人炸掉的几口丹炉,也是罗老板修好的。

    王令的脚步刚刚踏出校门,就已经感知到绵羊的位置。

    拐进弄堂的时候,王令发现绵羊居然被一群不良围住了,这群不良染着头发,戴着鼻环、耳环、其中几人脖子上还挂着金链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中国有C哈这个综艺节目跑出来的说唱歌手……

    而绵羊小小的身子就被围在这群不良中间,她只有一米四的个子,比惊柯都矮,外面套着一件灰色的小风衣,白净可爱的小脸蛋谁见了都想咬一口。

    此刻,绵羊被迫靠在墙边上,面无神情。

    “大哥,她好像,还是个孩子……”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萝莉身御姐心么,这样的孩子玩起来才带感!”

    脖子上戴着两条金链子的纹身男急促的喘着气,他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绵羊,有些兴奋:“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呀,跟哥哥走,哥哥给你买棒棒糖!带你去做游戏!”

    王令远远瞧着这幕,眯了眯眼,但没有打算插手。

    事实证明,面对这些混子和不良的时候,你越是沉默寡言,对面就越得寸进尺,这金链子纹身男才挑逗了没几句,就开始直接选择动手了,他盯准了绵羊的丸子头伸出了手,这丸子头扎得实在是太Q了,让人忍不住就想捏一捏。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位金链子的手指才刚刚接近,绵羊直接侧身一躲,令他直接抓了个空。

    “诶哟呵,还挺敏捷?”金链子不良没想到这个小萝莉的动作居然这么快,而且他看到经过自己刚刚出手挑逗,小萝莉的眉毛完全横了起来,微微鼓着腮帮子,看上去已经有点生气了。

    啧,他就是喜欢这样的暴脾气!

    金链子不良嘿嘿一笑,脸上的表情更加猥琐了,直接伸手朝绵羊粗暴的抓了过来。

    不过绵羊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行动起来就跟风一样,分明只是左右闪躲,这么一点微小的距离,居然愣是产生了幻影。

    几个不良都惊得张大了嘴……因为这绝不是正常人类能产生的速度,这小萝莉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用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

    很明显,这是个修真者!

    但这分明只是个孩子啊……

    不良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有人想去劝阻金链子,不过可惜的是金链子不良抓出脾气了,每次都是,自己只差一点点就能抓到了!

    我抓!

    我抓!

    我还抓!

    我抓抓!……

    然而,每一次的进攻,都被绵羊侧身躲掉。

    五分钟后,金链子不良已经累得抓不动了,撑着膝盖在大喘气。

    额头上那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的落在地面上,他盯着绵羊,擦着汗,已经彻底放弃抵抗:“你……你……你走吧……算你走运……”

    绵羊挑了挑眉,哼了一声,然后就从这群不良中间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临走之前还偏着头,斜睨的看了金链子不良一眼:“才五分钟你就不行了,持久能力真差!”

    说完,绵羊头也不回的朝王令走了过去。

    王令站在弄堂口,大老远就听到了这位金链子不良老大心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