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洞兄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哦!
    正常的灵剑在脱离主人一定距离后就会试炼,但惊柯不同,他的气息至始至终被王令所感知着。

    这就是每月一次修行增加灵剑剑灵默契的好处。

    王令盘坐在床上细细的感受着惊柯的气息,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好像装了一个雷达似得,惊柯身在何处他一清二楚。

    不过一个多小时而已,丢雷真君看到王令睁开了眼:“怎么样令兄,有消息了吗?”

    王令利用记忆速写法,画出一张地图,然后在地图上标出了一个红点。

    “这是……”丢雷真君皱了皱眉,他没想到仙府的最终据点竟然是在冬市。

    冬市的地理位置相对比较特殊,位于华修国的极北之地,而且正好和小黑的边境实验室位置相反,分别位于地图的两个端点。

    之所以说冬市很特殊,是因为那里的严寒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基本上没有普通人居住,修真圈中的各种法宝交易商都非常讨厌这地方,因为经常会出现法宝刚刚掏出口袋就被直接冻结的情况,低品的法宝在冬市根本没有生存空间。

    丢雷真君之前推测过不少仙府总部可能存在的位置,不过愣是没有把冬市给考虑进去。冬市的环境虽然很恶劣,但却非常适合修行,驻扎了不少华修国的军方修真部队……按照常理,没有哪个暗派势力敢在这里动土。

    不过丢雷真君还是失算了。

    “居然是冬市。”白衣青年瘪了瘪嘴,他早该想到了!

    然而虽然知道了仙府总部的最终地点,怎么去就又成了一个新问题。

    冬市是没有机场的城市,因为曾经有过很多起发动机在冬市直接被冻住的事故发生,所以一般通往冬市的方法就是做动车去。

    “瞬间移动不行么?”地上,一直趴着的二蛤突然出声问道。

    丢雷真君讶然不已:“蛤兄什么时候会说话了?”

    二蛤:“……我一直都是会说话的好吧!”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还以为跟着令兄的都是闷油瓶呢。”丢雷真君哈哈一笑:“冬市因为驻扎着很多部队,所以对外来人员的监控很严密。仙府的总部既然在那里,他们的高层多半在那里都有隐藏身份。我们用三代身份证做动车过去。走正规流程其实是最稳妥的办法,要是让令兄带我们瞬移过去,万一碰到警察来查我们的身份证就很尴尬了。”

    说到这里,丢雷真君将目光转向王令:“怎么样令兄,决定了吗?”

    王令叹了口气,他抬起头,目光望着冬市的方位。

    听你的。

    没有其余的话,他看着丢雷真君,传音说道。

    话说回来,王令突然想起,自己长这么大,好像还没有坐过动车……

    ……

    ……

    6月26号开学第十周周一。

    王令留下了一道分身代自己去学校上课。

    天刚微微亮起,王令便已是抵达松海市火车站。

    这个时间点早餐摊才刚刚架起,煎饼果子摊才刚刚做预热工作,王令踏进了修真者专用的VIP候车厅。这个时间点人数还算比较稀疏,要是再等个一个小时,外面的普通候车厅的人数就会急速暴涨了。

    通往冬市的动车票是丢雷真君统一订下的,发车时间是6:40分。

    王令没有迟到的习惯,更喜欢早到。

    他低着头看了眼动车票上标注的预计到达时间,从这里乘坐动车到冬市一共需要三个小时,而在三个小时之后,这个一直骚扰着自己的暗派势力,就会彻底中地球上消失了.

    王令看着动车票,深深叹了口气。

    他只是想要平凡的度过一生而已……

    为什么,非要逼他出手呢……

    正在思索中的时候,王令的腕表电话响起了。

    是丢雷真君打来的电话。

    “令兄,你已经到了吗?我刚刚把罗兄接到手,现在就动身去过车站,大概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跟我们同去的还有群里的彩莲真人。”丢雷真君道:“洞兄没有和我们一起……恩,应该是遇到麻烦了,待会令兄看看能不能帮帮他。”

    “???”王令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是这样的,你知道的,他养了一只斗狮。最近这只斗狮刚好又在发情期……”

    王令目光露出惊异的神色:“……”所以,这只斗狮把自己的主人给……

    丢雷真君:“令兄你不要想歪哦……是昨天这只斗狮在发情的时候,刚好被洞兄给打扰了下,所以现在就一直咬着他的头怎么也不下来。”

    王令:“……”

    ……

    ……

    大约在丢雷真君挂断电话五分钟以后,王令就看到一个上半身都是血的青年一脸淡定的背着一只斗狮走进了VIP候车厅,就想丢雷真君说的那样,这只斗狮一只咬着洞爷仙人的脑袋不肯松开……

    王令:“……

    这一幕别说是王令,在任何一个人看来都极具惊悚和震撼之感。

    安保人员跟在洞爷仙人身边,一脸想制止这种带宠物进入候车厅的违规行为,但又害怕不敢上前的样子,最终只得远远地举着一只手提式喇叭发出警告:“前面的这位先生!本候车厅禁止携带宠物进入!”

    斗狮被这股喇叭的尖叫声惊扰,用余光扫了那群安保人员一眼,这群保安脸上立刻分泌出细密的汗珠,完全不敢说话了。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是欲哭无泪……妈妈,这斗狮有点吓人啊!

    “嗨,令前辈!”

    青年感受到了王令的气息。抬起手,远远朝王令打了个招呼。

    王令:“……”

    知道王令就在前方,洞爷仙人就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令前辈……你有办法帮我弄下来么?”

    王令叹了口气,故意绕了一个身位,向着斗狮背后的方向前进,慢慢朝洞爷仙人靠过去。

    走到斗狮身后,王令伸出一根手指,分散出一股气息萦绕在手指上,戳了戳斗狮宽阔的背脊。

    这原本还一脸烦躁的斗狮,立刻吓得浑身汗毛炸立,送开口从洞爷仙人身上跳了下来。

    斗狮被王令吓得不轻,蜷在地上发抖。

    “谢谢令前辈!”终于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青年如获大赦。

    根本顾不得身上的狼藉,他直接蹲下了身子朝斗狮的下半身摸过去,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下子,不仅发情期结束了……怕是以后都不会有发情期了。”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