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无微不至的徒弟
    不论王令再怎么强,本质上他依然是个学生,既然是学生,就需要学习。留下一个分身替自己去代课,这事儿其实对王令个人而言还挺有罪恶感的,就像很多人玩了一个暑假或者一个寒假,直到最后一天才补作业一样。

    虽然,王令每次补作业的时候只要交给钢笔那厮,花个几分钟就能写完了……

    以灵力作为能源驱动的动车一路向冬市前进,横跨万里只需短短三个小时,而起很明显的,在靠近冬市以后周围的空气果然就像传说中所说的那样,迅速变低。王令的目光透过车厢,可以看到不少修真者都自觉地给自己添加了衣物。

    冬市的这股寒气,不到金丹期都有些抵抗不住。

    反观聊天群的七人众这边,没人起身,也没人添衣,一派和谐。丢雷真君身上还穿着当初王令给的秋衣秋裤,这寒气对他而言根本无所畏惧。

    看着动车之外白雪皑皑的景色以及晴朗的天空,王令觉得自己烦躁的心情好像平复了许多,之前埋头写作业,其实也是王令努力让自己静下心的一种方式。

    “啧,这外面的气温都快零下六十度了吧?一些法宝的耐冻性很差,要是在冬市这种环境下,所能发挥出的威力恐怕只有不到一半。”罗胖瞅了眼窗外。

    边上,法王看了眼罗胖的汗衫大裤衩的扮相,以及手里的那只蒲扇瑟瑟发抖:“罗兄,你能稍微穿一件衣服么?本来我是不冷的,被你给看冷了。”

    这是罗胖子标志性的装扮,汗衫裤衩加一直蒲扇,就跟法王随身携带的护目镜似得。

    “你管我。”罗胖自动忽略了法王的意见:“我这汗衫和大裤衩的保暖机制很强的。”

    如果罗胖不说,没人会相信这汗衫大裤衩居然也是法宝,而且还是品级相当高的法衣。

    大约十分钟以后,好听的乘务员小姐姐的声音在列车内响起。

    “亲爱的各位乘客,感谢乘坐和谐号灵力驱动列车,前方即将到达终点站——冬市,感谢各位乘客对列车乘务员工作的支持,期待下次再见,祝您旅途愉快……”

    七人众下车出站,在出站口的时候每个人都被拦住查了身份证。

    一切的剧本就跟丢雷真君预料的那样。

    冬市虽然是华修国修真军队驻扎修行的地方,但也没有限制老百姓来这里,冷虽然冷了点,但是雪景还是非常不错的……

    王令听说,当年小黑的那台“阿姆斯特朗加速回旋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就是在冬市的一座冰雕上得到的灵感。那冰雕的主人是个爱抠鼻屎的银发大叔和扎着丸子头的女孩。

    因为常年收集各类法宝藏图的缘故,罗胖光荣的担任了这次的地图导航员。

    更具王令之前通过记忆速写法留下的位置,结合冬市地图,罗胖基本可以确认仙府的位置了。

    “在三元路!我可以确定!”

    瑟瑟冷风和飘雪之中,罗胖就穿着一件裤衩在动车车站前广场的一方长椅上,给众人确认最终的地点,脸上还有些兴奋:“惊柯大人!我来找你了!”

    从话语里,俨然可以听出罗胖这位迷弟对惊柯的自信。他用了“找”字,而非“救”字。

    在罗胖看来,惊柯一人已经足够强大,就算直接捣毁了仙府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王令的眉头微微皱起:“……”

    原因无他,因为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想起之前二蛤对自己说过的那个预言之梦,梦境中有一个胖子被人绑在铁柱上,然后被一位红衣道人万箭穿心……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那胖子就在此行的七人众力,应该不是罗胖就是法王了。

    “令兄有什么问题么?”丢雷真君看到王令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好,问道。

    王令连忙摇了摇头。

    而二蛤的预言之梦还没有得到落实之前,王令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引起恐慌。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们先到三元路看看再说。”丢雷真君说道。

    “不过,咱们要怎么去?”彩莲真人提问。

    对冬市,七人众里绝大多数人都不熟悉,也只有丢雷真君从前外出执行任务时出差来过几趟,不过对三元路这地方依然是不太熟悉。

    “要包辆黑车么?我刚刚看到广场上有很多窜头窜脑的黑车车夫。”罗胖有点贼眉鼠眼的笑了笑。

    因为常年从事炼制法宝以及法宝收藏工作,罗胖其实是有盗墓前科的……每次到了一个地方,罗胖都会包一辆黑车直达目的地,所以对那些黑车车夫罗胖一直都保有特殊的情感。

    “罗兄快收起你那大胆的想法……包黑车要是被抓到,会很麻烦的。”丢雷真君叹了口气:“还是用滴滴打车好了。我们七个人弄辆商务专车就行。”

    不过就在丢雷真君刚准备打开软件的时候,远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向他们靠近……

    “天蓝色的号牌?”众人都是不由皱了皱眉,因为这号牌是冬市政府专用的。

    王令正疑惑着呢,这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王令一看来电显示……这个人居然是卓异。

    盯着眼前这辆向自己驶进,并且正在缓缓减速的政府号牌政府商务车,王令在腕表震动了几秒后,最终接听了电话。

    “喂,师父呀!”

    电话刚刚接起,那头卓异一脸兴奋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你现在,是不是在冬市?咋去冬市之前不和徒弟先说一声呢!”

    “……”

    王令抽了抽嘴角,心中正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时候,卓异已经先一步回答了:“今天我和梁狱长在核对有关上次被抓的影流之主妹妹的工作,他这边的网络布控系统一下子就看到你的入市记录啦,你们在那里刷一下三代身份证我们马上就能知道。师父放心好啦,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可能定位监控你呀!”

    王令:“……”

    卓异:“你们眼前的这辆黑色商务车是我和梁狱长拜托冬市的市政府同事安排的,在冬市行动很不方便,可以由他们接送你们去,不用客气。”

    王令:“……”果然……徒弟都是师父的贴心小棉袄么?

    ……

    ……

    说完,卓异一脸兴奋地挂断了电话。

    松海市第一监狱的办公室里,梁狱长有些奇怪的看着卓异:“卓总署这么高兴……啥事啊?你师父要传授绝学给你了?”

    “哦,这倒没有。”卓异先是摇了摇头,旋即叹了口气:“只是我想到最近太忙,好像很久都没有见到师父了。现在通了个电话,感觉心情好像好了很多。”

    “卓总署,我个人觉得,你们这个师徒状态不太对啊。”

    梁狱长一波实力分析:“长久不见的师徒,就跟异地恋的情侣似得,要是平时的时候再没个联系,这关系恐怕无法长久的维持呀!”

    梁狱长不说还好,这刚说完连卓异也有点慌了,一把激动地抓住了梁狱长的手:“多谢兄弟提醒!”

    梁狱长:“你要干啥?”

    卓异:“买票!去冬市!找我师父去!”

    梁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