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就是我的……(四更)
    银色战马趴在地面上,目光呆滞地盯着眼前的这张学生证,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王令。

    光是从学生证上,它已经印证了两件事。第一件事,这个学生证外面的皮套是真皮做的……第二件事,眼前的这个人族修士,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高中生,这学生证上面还留有钢印,钢印上残留着法力,这一点它绝对不会看错。

    一个高中生……

    银马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现在的高中生都是这样强大的么?伙食得好到什么地步呀……

    王令盯着银马,他伸手刚刚抹上银马的身体,这银马便是下意识的抽动了一下,想要站起来,但发现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连站起来都很艰难。

    “你想……做什么?”银马的目光带着惊恐。

    不过王令并没有对它造成额外的伤害,仅仅只是摸索到了它身上覆盖的那条核心阵纹,紧跟着就利用法力将这枚核心阵纹拉了出来,直接扯断了。

    银马再度大惊失色,它头一回见到居然还有扯断这种操作……这他玛可是核心阵纹!算得上是一件比较虚无缥缈的东西,而且聚集着庞大的灵能,徒手拉出核心阵纹这种操作,就像是用湿着的手指插进电源接口一样。

    这个人类不仅可怕,而且连办事都很粗暴……

    这是银马在见到王令以后的第二印象。

    “这些人该怎么办?”法王目光回顾了下四周,发现这里还有很多要解决的事,之前那些被灵压震晕的女弟子,以及刚刚被抛出固有灵域空间,昏迷过去的那师徒二人。

    那女长老在被抛出去的一瞬间,心中竟然还想着护着自己的这位傻徒弟,受伤更为惨重,嘴角和鼻子都在淌着血,恐怕是元神遭受到了些许伤害。

    这让法王和罗胖等人大为汗颜,一个散仙级别在抛出固有灵域之时都遭受到这样的影响,如果不是他们身上套着令真人的护体金光,怕是个个都得重伤了。

    “这些人先绑起来好了。”罗胖说道:“我带了不少绳子。”

    “不……我觉得你们还是先把女装脱下来比较好。”丢雷真君盯着两个人,嘴角抽了抽。他看到王令把核心阵纹扯断之时,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这样要求了,这两个人的女装实在是太过辣眼。

    “哎,难得体验一回……”

    法王脱下女装的时候,还有些恋恋不舍。

    丢雷真君:“……”

    ……

    ……

    云台阁天顶上的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但事情却没有真正结束。银色战马上的核心阵纹仅仅只是冰晶阵的一部分,切断后并不能完全阻止冰晶圣阵的运作,不过却能抑制住守阵灵的重聚以及源源不断的攻势。

    “你们……已经赢了。这样的实力,根本无需惧怕仙府府主。”银色战马虚弱地趴在地上吐息,它趴在地上费力的抬了抬眼,王令离得很近,这才发现这银马居然还有睫毛。

    之前,他也听到那位眯眯眼的女修士喊它菲菲师叔,所以这应该是一匹母马?

    “我在宫殿里找到了仙府府主施展使魔法阵的痕迹,他背后还有使魔这样的靠山,怎么会轻易输掉?”丢雷真君问道。

    “此人生性多疑……他利用了使魔构筑的复原法阵,为仙府建造了这庞大的建筑群后……利用手上掌控的法咒,控制使魔让其自灭……这是我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错……”银色战马徐徐开口解释,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是什么操作……”

    丢雷真君闻言,整个人旋即愣了愣,之后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银马质问道:“既然你是仙府中的圣兽,怎么会把这么机密的事告诉我们?”

    银马无言,目光弱弱地看了眼王令:“就算我不说,你们也能检测到吧?”

    “恩……这倒是实话。”丢雷真君点点头。

    银马叹了口气:“我现在很虚弱,连站都站不起来。记忆检索这样的法术,就跟现代科技用X光线拍片一样,其实挺伤脑子的。你们要是多检测我几次,我这智商,恐怕以后都得告别自行车了。”

    丢雷真君:“……”

    说到这里的时候,银马的目光略微迟疑了一下,方才说道:“而且,我并非仙府中人……”

    “此言怎讲?”

    “我银角兽族,原本是圣兽中光荣的一族。但在那些年,有太多的族人,因人族争夺圣兽兽心而死去。我是在那场风波这唯一活下的。”银马忍不住冷笑起来:“对人族,我恨之不得……何谈加入麾下?我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为了报复而已。”

    丢雷真君已经有点明白了,这个理由可谓是真真切切的简单粗暴,说的好听点是合作,其实也就是银马借着仙府的手来报复社会来了。

    当然,这头银角兽对人族恨之入骨,不过也有一人是例外,那就是晕倒在那位紫衣女长老身边的眯眯眼女修士。

    银角兽看了眼眯眯眼女修士倒地的方向,突然目光看向了王令,眼神里带着恳求之色:“请你们不要伤害她……这姑娘,是我带进仙府的。这也是我和这里府主所做的一项交易。”

    “交♂易?”丢雷真君摸了摸下巴。

    银马说道:“这姑娘帮了我很大的忙,但也因此遭受到波及。她之前并不傻的,可惜脑子被毒坏了……仙府府主恰有这种资源可以抑制住其体内的毒素。”

    “是什么样的毒素?”

    “这毒素的毒性有点复杂,一时半会还解释不清。我以圣兽之血为引,配合地罗根让这姑娘每隔三日一服用,方才保证毒性不会发作……”说到这里的时候,银马因为说话不小心一激动,嘴里又呕出了一口血。

    丢雷真君有点可惜的看了看地面……这根本是流了一地的金子啊。

    再者,他听到银角兽所说的地罗根,心中更为惊撼,因为这地罗根已经是濒临灭绝的稀缺药材。

    “令兄,有办法把这毒素给排掉吗?”思考了一会,丢雷真君突然看向王令。

    “你会解毒?”地上,银角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然后,它就看到王令朝那姑娘的方向走过去,右手上升腾起一道纯白色的光芒……

    王令伸手,按在这姑娘的脑门上,大净化术发动,一缕缕黑色的雾气顺着这姑娘的耳窍被排出。

    整个过程,连一分钟都不到……

    银角兽抽了抽嘴角:“这……这就解了?”

    丢雷真君认真地点了点头:“恩……解了……”

    银角兽倒抽了一口凉气,它盯着王令,露出敬畏的眼神,明明还很虚弱,但它却被王令刚刚的那一下给帅到了,激动地大吼起来:“MASTER!你就是我的MASTER!”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