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才不要变成锦旗!(五更)
    能赢得一只圣兽的青睐,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然丢雷真君不得不承认,王令身上的确有一股特殊的魅力……

    但毕竟,现在面对的是一只银角兽,作为当今世上几乎已是不可能遇见的物种。这要是曝光出去,怕是会引起战争也说不定。

    白衣青年盯着面前的银角兽,叹了口气:“你要加入我们,还需要考核才行哦。”

    “考核?”

    银角兽思考了下,而后飞快地点了点头:“只要,你不把我上交给国家……一切都好说。”

    丢雷真君:“……”这年头,连圣兽都这么直白的么……

    不过很多时候,白衣青年觉得这事儿还真的得靠缘分和天命。很显然,现在缘分和天命都到了,差得就只是一个抉择而已,青年不敢自己做主,这圣兽仰慕的对象是王令,所以最终决定权还在王令手里。

    “令兄,你意下如何?”白衣青年问道。

    王令的目光开始上下审视这只银角兽。

    事实上,在曾经的一段历史长河里,也有着不少圣兽为了避免人族修士间的争斗落在自己身上,会自动选择一位靠谱的主人签订契约。但其实多半,那都是协议关系,圣兽自古以来都很高傲,从来都是圣兽自己主动抉择,而被选上的人族修士,几乎没有拒绝的权利。

    不过现在,情况恰好相反……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银角兽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胸部下垂的欧巴桑一样,毫无诱惑力可言……最关键的是,这要是真的把自己上交上去,自己就变成一面锦旗了呀!

    这一刻,银角兽在内心已经下定决心,绝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我其实……很好养的……就算不吃东西……也没事……”银角兽盯着王令,那目光中冒着恳切的星光:“等我自愈的差不多了,我就能化成人形。到时候让我洗衣做饭都可以……”

    王令盯着这只银角兽看了一会,片刻后方才收回目光。

    他没有当场同意,但也没有拒绝。

    而银角兽也发现了,它选择的这个主人是个不爱说话的闷葫芦,只得将目光看向一边的白衣青年:“主人……怎么说?”

    “令真人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同意。这个情况应该是想留下来观望下先。”

    “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银角兽目光一亮。

    丢雷真君啧了一声,沾着这只银角兽流在地面的鲜血,写了三个英文字母:GCM,然后摸了摸这只银角兽的头。

    银角兽:“这是……什么意思?”

    白衣青年高深莫测的指了指天空:“此乃天机……你得自己悟才行。”

    银角兽盯着三个英文字母,陷入了深思……

    ……

    ……

    大约五六分钟后,洞爷仙人和彩莲真人被之前的声势惊动,往云台阁的天顶靠近。

    “洞兄!”白衣青年远远地招了招手。

    远远地,洞爷仙人就看到白衣青年脚边淌血的银角兽,登时心中一惊:“我之前感知到一股圣兽的气息……”

    原来,这不是错觉啊!

    之后,这位背着药葫芦的古风美男子偷偷看了眼王令,心中惊愕不已。

    刚刚那股声势这么轰动……

    想也知道究竟是谁造成的了。

    “你看看,伤的怎么样?”白衣青年望向洞爷仙人。

    “外伤的话,我这里有上好的伤药,马上就能医治。至于内伤,我知道圣兽具有圣兽兽心,可以自主复原。不过还是服用一些药物加速恢复会比较好。”洞爷仙人放下身后的葫芦,灵光一引,从里面取出了一粒脸盆般大的药丸。

    王令看了都惊了:“……”

    “这是个啥?”

    丢雷真君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想到了哪吒他娘怀孕三年积攒的那坨鼻屎。

    “这是我用一百颗大还丹组成的超级大还丹。”

    洞爷仙人对自己的丹药非常自豪,他捧着丹药在银角兽眼前晃了晃:“这药送给你,回头等你伤势痊愈了,给我放点血就行了。”

    这一刻,银角兽觉得自己仿佛上了一艘贼船:“……”

    ……

    ……

    “我说人怎么都不见了,原来都在这里。”

    另一边,彩莲真人隔着老远一瞧,就发现很多内门女弟子正在被罗胖和法王进行捆绑以后,丢进了一轮法圈里。

    这法圈是罗胖集结法王先天神雷的力量画下的,具有极强的约束力,能够防止这些女弟子脱逃。

    百来号女弟子都被捆绑后,跟大闸蟹似得放置在圈子里,罗胖将最后那名紫衣女长老也给放了进去后,方才长松了一口气:“总算都搞定了!”

    “不过这群女弟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彩莲真人问道。

    “从刚刚交手的情况来看,这群内门女弟子对仙府在外的所作所为似乎并不知情。她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这里,与世隔绝单独培养。怕是还完全不清楚外界的状况,更不知道仙府其实个暗派势力。”

    彩莲真人叹了口气,如果是这样,那么情况就很复杂了。先不说这些女弟子的归属问题,这种通过违法的人口交易签订卖身契,原本就是违法乱纪的行为。

    罗胖子提议道:“反正,现在仙符所有的内门女弟子都在这里了。她们的事,之后还得请彩莲真人多多费心,询问一下律师会比较好。”

    “这是当然。”彩莲真人点点头。

    突然,罗胖目光环视了下四方,陡然抬起了头:“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仙府府主,以及藏在背后的那几位仙府长老了吧?”

    之前的战斗声势那么大,仙府府主还有其他长老不可能没有动静,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冰晶圣阵的核心阵纹都已经被令真人扯掉了一半之多,如果圣阵再受到那么一丁点影响,整个圣阵就会破碎。

    而到时候,仙府的所有宫殿都会暴露在真实世界当中。

    所以,仙府府主不可能没有任何动静。

    “这位仙府府主藏得很深,目前不知藏身何处。不过至于他旗下的其余长老……”说到这里,彩莲真人的目光突然暗了暗,转而看向其他等人:“话说,诸位在进来的时候,有没有遇上方醒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