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零二章 八星八箭的天材剑(十更)
    “天材剑,这就是我的得意之作!”程昱手执青剑,眼神里终于露出自信的神色。

    方醒与他隔空相对,心中亦是被这剑的剑气所惊到,她感觉这把剑很特殊,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

    很快,方醒觉察到了这剑的奇怪之处。

    这把剑是中空的,根本没有剑灵。

    这是一把没有剑灵,但不论是材质还是做工,都堪称顶峰的灵剑。

    没有剑灵的灵剑,这还是方醒头一回见到……

    “这是我所塑造的完美空壳,但还欠缺了灵魂。”程昱剑指并起,慢慢滑过剑身,那剑气随着剑指的拨动而挥出,一释放便展露出惊人的气势,庞大的灵能波动如潮水般汹涌澎湃。

    方醒看得触目惊心,因为经过《白夜之术》和《仙人模式》的两种状态加持之下,令她勉强达到了真仙的境地,她可以清晰地感知到这把剑身上涌动着的法则力量。

    这居然还是一把带法则剑……

    盯着这把剑,再联想到仙府府主程昱之前说过的使魔,方醒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如果真是那样,那这使魔真的可以说是史上最惨烈的使魔了,为自己的主人做了这么事,最后还被强行命令自杀死去。

    能成为使魔,必定也是远古时期的一方大佬,这样悲壮的死法换做是谁都有种无颜面对后世子孙、江东父老的感觉。

    “我这把天材剑,除了威力巨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也融入了复原法则,不毁不灭。”程昱张开手,任由灵剑虚浮于自己股掌之间,如果细细查看,可以看到这把剑的剑柄上居然镶满了钻石,这是程昱故意没说的一点,不然他觉得着实有点太过招摇了。

    他这把天材剑,光是制作剑柄就用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剑柄上的这些钻石,也都是专家认证过的南非灵钻,颗颗都是真钻,八星八箭。

    “我这把剑自铸造以来,从未浴血过,今天就拿你的血来祭剑好了。”程昱冷笑着,威严慑人,不过他说话时那股不知道从哪部小说里学来的中二口气让人忍不住发笑。

    当然,有一说一,现在程昱手里的这把天材剑的确具有相当大的威慑力,至少让方醒的表情不再是那么轻松了。

    “去!”

    他操纵天材剑,化作一抹青色的光,由远及近,后又变得模糊而不可视。

    这把剑的速度大大超出方醒预料,与之前出现过的那数百把灵剑都不是一路货色。

    虚空之中,方醒的气息再度暴涨,又一次提升了一个层次。

    之前她留了后手,故意没有释放全部的力量。但现在,少女状态下的方醒却在这把剑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她极力的用目光去捕捉,第一轮的进攻,天材剑化作的剑光几乎是贴着她雪白的耳垂穿过,顺带卷走了她的几寸黑发。

    两种超级术法加持下的气息屏障,在这把剑面前根本不管用。

    “不用跑了,就算跑断了腿,叫破喉咙也是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程昱浮于空中,操纵天材剑四处追赶着少女。

    方醒暗叫不好,纵然她的防御固若金汤,但这毕竟是在别人的固有灵域之下,仙人模式和白夜之术两项超级术法虽说有着永动机的理论,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消耗。

    如果她没能找到突破的办法,最后极有可能力竭而死,仙人模式下体能的消耗要远远高出于灵力。

    故此,在躲避天材剑的过程中,方醒也在同时寻找破解的办法。

    她双手结印如莲,在短短一瞬间生出数十道法印,在身前凝结又破灭,宛若烟火绽放一般。

    片刻后,原本牢牢镶嵌在暗甲上的鳞片居然化作了十道影匕,追着天材剑合围而去。

    《白夜之术》凝结的暗凯,不仅仅只能用作防御而已,这是迫不得已之下的进攻手段。也是《白夜之术》相当大的一个命门,因为一旦铠甲上的鳞片转化为攻击用的影匕,整体防御将大打折扣。

    不过方醒也看出,在操纵天材剑的过程中,程昱并不能自如的施展其余灵剑齐头并进。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天材剑没有剑灵的缘故,在没有剑灵契约的加持下,单纯依靠法宝契约难以维系这种高精度的操控。

    所以,在祭出天材剑的同时,程昱等同放弃了固有灵域的使用,现在的固有灵域就等同于一个牢不可破的结界,只是为了把自己困住而已。

    因此,在这种情势下,牺牲一些防御属性,用暗凯的影匕拖住天材剑进攻的步伐再伺机而动攻击剑主……这是少女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然而下一刻,在少女惊讶的目光中,这柄天材剑居然分化为了两柄,其中一柄与那十道影匕纠缠,另一柄竟是朝她直刺过来,带着毁灭般的强烈剑气,势不可挡。

    中计了!

    方醒咬紧了牙关,她没想到程昱居然算计到了这一步,故意让自己牺牲暗凯的防御属性,好让她让原本固若金汤的防御露出破绽。

    方醒面色一阵变化,这一剑直接穿过她右边的锁骨,将她钉在了远处的冰川之上,鲜血顺着剑伤流淌,一滴滴鲜血像是血莲般滚落在冰面上,然后凝结成了血冰。

    方醒咳出几口血,被天材剑击中后,那种六神震荡的感觉浮现,她内视了下玉府,发现这股剑气竟借着《白夜之术》以及《仙人模式》两种术法产生的灵力循环,深入她的经脉大肆破坏。

    眼下,她所面临的境地可谓进退两难,如果任由两道超级术法维持下去,剑气会一点点将她体内磨坏。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同时解开两道术法,但那时,她就失去了一战之力。

    方醒跪伏在冰面上,咬着牙关,痛苦的解开两道术法。

    他身上萦绕着的暗色光芒尽数散去,重新退还成少年的模样。

    他的嘴角和胸膛都是血污,鲜血顺着嘴角一点点滴落……

    “到底还是年轻……想为你父亲报仇,你还欠缺了点心智。”

    虚空之中,程昱传来得意的笑声,在他看来一切都已经落幕了。他桀然阴笑,盯着方醒:“看在你让我玩的足够尽兴的份上,让我赐你最后一剑!”

    不过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方醒跟前一处空间居然被破开,一个身着棕衣披着白袍的孩子从中缓缓走出……

    他不曾动手,仅仅只是使了一个眼色而已。

    虚空中,那即将要刺来的天材剑,居然直接在半途调转了方向。

    然后猛地,朝仙府府主程昱反向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