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零六章 令真人独有的禁言套餐
    固有灵域的构筑其实是一门复杂的学问,灵力本源是关键,而以此为树干进行展开又可分为多个复杂的分叉型树枝线路。而除了灵力本源之外,建模也很关键。

    经过和银角兽之前的那一次交手,外加上这次对仙府府主程昱所释放的固有灵域的细心观察,王令在两场战斗中都在精心的做着各种计算和总结。

    他连《一符一篆》这么难得高中化学题,都能在三分钟内全部解决,要分析个固有灵域的构筑公式那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

    仙府府主程昱绝望的跪在地面上,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如果被困在他人的固有灵域中任何的灵符都不能施展,除非他有强力的法宝能将这片固有灵域毁掉。

    然而,凭借他这副残躯,如今又能做什么呢?

    “仙府府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丢雷真君盯着仙府府主程昱说道。

    “我……”程昱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

    丢雷真君镇定地望着他:“你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接下来所说的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可以说,站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仙府没落的见证者,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灵剑收集狂魔,所有的灵剑契约被强行终结,然后发了疯似得瞬间愁白了头。惊柯已经给了这位仙府府主最好的惩罚。

    彩莲真人叹了口气,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这位仙府府主,和仙府留下的这摊烂摊子就是另外一大问题了。

    仙府外的这群女弟子还需要律师来定性,虽说她们是年幼时分被诱拐进来的,可以说是不知者无罪,但根据彩莲真人的判断,劳改肯定是跑不掉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内门女弟子被封闭式教育,虽然欠缺了很多现代修真方面的知识,对现代社会的了解也有局限。不过却个个都是可塑之才。

    这是一匹巨大的化神期资源,要是能够好好开发利用,又能给国家军方输送一批新的力量。

    在来到丢雷真君的修真论坛当站管之前,彩莲真人曾在女子特种部队待过一段时间。

    在她看来,这群女弟子要是送进去被调教一下,来年都可以拍一部《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了……

    “令兄,有办法可以制约他的行动么?”丢雷真君还是有些不放心。

    王令点了点头,抬手就是一道《大禁言术》。

    在很久以前,修真者在施术时除了结印,还需要进行吟唱,因此《大禁言术》也是在那时孕育而生,这一招不仅能够封嘴,还能封锁住灵力在体内的释放,真真正正的实现禁言。

    不过,王令在施展的时候还另外做了一道优化,就是把封嘴这个规则给去掉了。这是为了避免仙府府主在之后的审讯过程中装死。

    这是只有令真人才独有的禁言套餐。

    程昱跪在地上,他的内心由衷的感到惊恐。

    身为仙府府主,他的阅历不算浅薄,一眼便能看出眼前的少年对自己施展的乃是三千大道中的其中一道。

    居然是三千大道……

    这是多少修真者趋之若鹜,梦寐以求的最强道法!就连《仙人模式》和《白夜之术》都不能与之相比。

    而最让仙府府主程昱感到惊悚的是,这位令真人的施术手段实在是太熟练、太轻松、太随意了……他甚至都没看到结印!这个操作,他一辈子都学不来!

    自己到底得罪了怎样的一个人?

    “令兄果然还是厉害啊……”丢雷真君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就算固有灵域消失,仙府府主也不可能施展任何手段逃脱掉了。

    ……

    ……

    之后,王令看到丢雷真君在仙府府主身上一顿摸索,最终找到了这位仙府府主用于存放宝贝的空间系法宝,那是一块令牌,上面写着“内有乾坤”四个字。

    丢雷真君凝视着令牌,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愤然地望着程昱:“你看看你,这些年为了你那点破剑,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程昱:“……”

    法王:“真君,这些东西要上交给国家么?”

    丢雷真君:“恩……上交是肯定的。不过有些资源,我觉得还是可以利用下……里面的灵符啊、丹药什么的,这一路上我们也消耗了不少。我觉得可以适当的补充一点回来,大家觉得意下如何?我们一起清点一下?”

    除王令以外,其余人几乎都是异口同声:“我们觉得,真君说的很有道理!”

    王令:“……”

    ……

    ……

    王令的固有灵域内,一群人正在一颗棕榈树下清点法宝,洞爷仙人依然在医治方醒。

    在从之前的固有灵域里出来后,方醒就陷入了昏迷,伤势要比洞爷仙人想象中还要严重一些。

    洞爷仙人已经做了紧急的外伤包扎处理,甚至取出了好几颗他自己呕心沥血、炼制了好几个月的珍藏补药给方醒喂下。

    然而,血虽然止住了,少年却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情况怎么样?”

    王令挑了挑眉,传音问道。

    洞爷仙人先是蹙了蹙眉,而后摇头:“我已经尽力了……”

    王令:“……”

    很快,洞爷仙人觉得自己这句话有歧义,慌忙改口:“……恩,令真人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在目前有限的医疗手段下,我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了……老实说,方醒兄弟的伤口,有些古怪。正常的灵剑伤口绝对不可能做到,在灵剑被拔出以后,其剑气依旧长久的留在经脉里进行破坏。”

    说到这里,洞爷仙人皱了皱眉,端着下巴说道:“其实个人认为,这股东西应该也算不上剑气,但却像是顽虫入体那般在不断的对方醒兄弟的经脉造成啃食。而且具有抑制灵力生成的效果,使得方醒兄弟体内的灵力一直无法循环,这也就是现在昏迷的最大问题。”

    王令皱了皱眉,他张开天眼扫视方醒的身体,果然如洞爷仙人所言,找到了这串流窜在方醒身体经脉里的神秘气体,这并非剑气。

    王令手上运生出灵光,尝试用大净化术进行解除,出乎意料之外的居然失败了……

    果然,是那把天材剑有问题么?

    思量中,他的目光突然扫向跪在地上的程昱,这位仙府府主的身子立时吓得抖了三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