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一十章 该死的弟控!
    在兄弟两人的共同印象里,王令主动去找王明的次数相当有限,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而每次受到拜托以后,王明能在研究所里乐呵一整天,连饭都不用吃了,光是笑着就能把自己笑饱。

    有时候,拥有无限成长的境界和绝对的实力,并不意味着不需要帮人的帮助。作为王令的亲堂哥,王明倒是想着能多帮自己的兄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

    因此,就算平时王令没有主动去找他,他也把王令联络他的各种渠道设置为了VIP星标记号,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看到王令的消息。所以秒回这事儿对王明而言,只能算是正常操作。

    就亲属关系而言,离王明最近的弟弟就只有王令一个,自家弟弟的忙不帮,谁帮?

    盯着王令发来的截图看了好片刻,王明的眉头紧紧紧蹙起来,最后居然直接给王令回电了:“喂?令子?”

    “……”王令呼出一口气,用呼吸声以表示自己存在。

    王明会意:“这件事,我得亲自来家里一趟了,到了再跟你解释。恩!就这么说定了,拜拜!”

    王令:“……”拜拜你个鬼啊!

    说完,王明直接挂断了电话,独断专行,丝毫不给王令回拒的机会。

    挂完了电话,王明高兴的在研究所里翘起了二郎腿,边翘着还边哼着小曲儿,乐呵的跟中了彩票似得。

    边上,还在把玩试管的祁院长瞟了王明一眼,呵呵一笑:“又逗你弟弟呢吧?”

    王明一阵惊奇:“你怎么知道?”

    祁院长用一副仿佛已经看破一切的眼神盯着王明,嘴角止不住的扬起来,眼神里还带着些许嘲弄之色:“你在研究所里基本每天都板着脸研究这研究那,只有逗你弟弟的时候,你笑得跟个二百五似得。”

    王明一时无言,然后瘪了瘪嘴:“我哪儿有……”

    祁院长也不回话了,因为做这种争辩没有丝毫意义,他内心有点好笑的哼了一声:呵,这该死的弟控啊……

    ……

    ……

    这天回到家的时候,王令一进门就看到老爷子正提着两条硕大的星斑鱼兴高采烈的走进了厨房,这是王明最爱吃的东西,其狂热程度完全不亚于王令的干脆面。

    很显然,王明要来的事已经提前对王爸王妈以及老爷子报备过了。

    王妈从楼上收了衣服回来,正准备去帮老爷子,看到王令回来了,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来:“令令,没想到你这孩子现在越来越懂事了。”

    王令歪了歪头:“???”

    王妈掩着嘴,笑开了花:“你哥今天给我打电话,说你亲自邀请他到家里来,我都不敢相信呀。”

    王令:“……”

    “有时候,自家人就得多走动走动。不然啥叫亲戚?只有多走动,变亲了才叫亲戚呐。现在有多少人跟自家亲戚的关系还不如邻居亲,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呀。”王妈边说着边穿上围裙,笑得是一脸春光满面:“行啦,我去帮忙做菜去,你和你爸在客厅交流下感情先。”

    王令被王妈这一番话说的是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敢反驳……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反驳,因为这话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坐~~”王爸拍了拍沙发,让王令坐在身边。

    因为昨天手感大爆发的缘故,王爸超常发挥把这周预定的二十万字要发出去的稿子全都写完了,所以才有这闲情雅致在晚饭前下楼看看晚间新闻。在王令的印象里,自从王爸开了那本新书《仙王的直播生活》以后,他们俩父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坐在一张沙发上看新闻了……

    然后好巧不巧,电视新闻正在播报着一件大新闻。

    女新闻主播端庄地坐在摄像机前,扫了眼手下的稿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据本台收到的最新消息,昨日松海市百校总署正总署卓异联合冬市三元路修真警局分局捣毁了一个巨大的暗派修真势力团伙。该团伙以主要犯罪嫌疑人程某等一百余人为核心,在各地招兵买马、开枝散叶、聚集武装力量……目前,根据程某的交代,各地的收网工作正在展开……”

    随后,便是一位女记者在现场采访的直播画面。

    画面里,仙府府主程昱被戴上了灵锁,被好几个人从警车里押了出来,推向冬市的看守所。他脸上还打着马赛克。他身上还穿着那件红色的道衣,看上去比王令等人离开那会要更憔悴了。

    “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本案中不愿透露姓名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程昱先生……”

    女记者指了指程昱,然后连忙跟着凑了上去,将话筒递给程昱:“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程昱先生,在此时此刻,你有什么话想说的么?”

    程昱:“……”

    虽然被电视上被打着一层厚厚的马赛克,但王令依旧是通过马赛克,看到了程昱盯着女记者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王爸盯着新闻里的程昱凝视了三秒,然后将目光转向了王令:“你干的吧?”

    王令:“……”

    王爸摸了摸下巴:“我刚刚听这个新闻主播说,小卓去了冬市……一般情况下,只有你去的时候,他才会跟着一起去吧?”

    王令惊愕地看了眼王爸……他不曾想到王爸居然一语道破了天机。

    王爸看到王令的愕然的眼神,心中已经知道了一切,当即拍了拍王令的肩膀:“你是我儿子,就你心里这点小九九我能看不出?”

    王令:“……”

    “放心,我不是在怪你。像这种违法的黑恶势力是该端掉,而且从你这下手的力度上看,这伙人应该主动招惹咱们家挺久了吧?上回还听你爷爷说有个大汉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后来被阿柯收拾了一顿。”

    王爸看着电视,忍不住失笑:“不过这次你把人家逼得有点紧啊,连头发都给逼白了。”

    王令:“……”

    王爸:“我记得前阵子有个新闻,说一个家长非逼着孩子学数学,然后把孩子头发给逼白了,现在那孩子天天掰着手指头问1000减7等于几来着……”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