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天材剑里的神秘物质(三更)
    晚饭结束,兄弟俩人上楼,王明背靠着王令的床,一个后仰式跳跃滚到了王令床上。

    王令抽了抽嘴角,叉着腰看着他,心中又有点无可奈何。虽说他这张床,床有床仙、枕有枕仙,然而对王明的开放程度要比丢雷真君都要多。这丫打小来玩的时候就没和自己少睡过一张床,现在这床仙和枕仙已经默认王明是第二主人了。

    有时候,王令就真的就怕最没皮没脸的人了……而王明,充分体现了这一体征——不仅二,而且相当没皮没脸,最关键的是还相当不自知。

    王明盘坐在床上,一脸好笑的看着王令:“你知道么?”

    王令:“???”

    王明:“我就喜欢你这样一脸生气,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王令的脸色迅速一暗。

    这眼神看得王明秒怂,马上清了清嗓子道:“好啦……我不调戏你了,说正经的……”他知道,现在王令的情绪已几近炸毛的零界点,自己要是再逗下去,很有可能会创下华修国修真科学院院士中的第二项记录。

    第一项——华修国史上最年轻的修真科学院院士。

    第二项——华修国史上死得最早的修真科学院院士。

    王明心里很清楚,有的时候,调戏还得点到为止……

    王明盘坐在床上,抱着臂看着王令:“有关之前那张鉴定报告的截图,那应该是一把灵剑的材质分析图吧?我想先听你说说有关那把灵剑的来历。”

    如果这事儿在仙府还没被完全清缴之前,王令绝不可能把所有事半点未动全告诉王明,他不想直接把王明牵扯进来。按照王明的性格,要是知道了仙府的事儿八成会去探一探险,修真圈的事儿比较复杂,很多浑水能不趟就不趟。

    不过现在,仙府被清缴一空,可以说应该是没有后顾之忧了……而且,还有翟因贴身保护他,王令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想到这里的时候,王明分散出一股灵识朝别墅外探了探,就在门口的位置,翟因还在原地站着呢,也不会车里。只是站在门口站着军姿,一动未动,可以说是相当训练有素。

    虽然这货看起来怪怪的,不过王令在心里倒也没特别讨厌这个人。

    王令伸出食指,在王明的脑门上轻轻点了点,这段仙府的记忆就立马同步了过去……当然,王令把自己女装的记忆给清理掉了。这事儿要是让王明知道,这货绝对能乐上一年!

    数据一般的记忆涌入脑海,让王明感到啧啧称奇:“呵,这一招要是拿来考试作弊……太他玛方便了!哪位同学不会点哪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

    王令心里呵呵一笑:“……”想得美!

    考试这种东西在王令看来,从来都是求人不如求己。而且在班里,几乎也没人会找王令来作弊……

    精英班的水平其实都差不多,能在群英之中考出高分才是最难的,王令的成绩永远保持着永恒的平均……考出的分数永远不上不下,所以在班里,压根儿就没人想抄王令的答案。

    就在前阵子,还因为这事儿郭二蛋给他还起了个“均衡教主”的称号……

    在王令的记忆传输过去后,饶是王明这个最强大脑,也花了足足五分钟将整段记忆梳理下来……

    虽然已经知道仙府被剿灭的事儿,是王令做的,不过当得知整个事件的争相以后还是让王明感到震惊。一个偌大的暗派势力核心组织,在短短一天之内被尽数剿灭……

    按照记忆主线,王令先是推测出仙府利用脚下的灵脉和冰晶圣阵构筑了一个镜面空间隐蔽据点的位置,之后他轰破了空间壁、被召到了云台阁天顶、为了救法王等人暴露了身份、用灵压直接扫掉了所有内门女弟子、干掉一个女长老、干掉银角兽、最后又干掉了仙府府主……

    王明有点无力吐槽,这一个礼拜天发生的事儿,比人家一年经历的事儿都多!如果是一本正儿八经的修真小说,两个修士之间单挑都能写上几天几夜了。

    不过在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后,王明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把剑里面这种物质的产生一个只是一种巧合而已。”

    “?”王令不明白什么意思,有点摸不着头脑。

    “因为在看了那张鉴定报告的截图后,我发现里面有一种物质和我给你制作的封印符篆,里面有一种成分是一样的。并且,这是关键成分……符篆里,起到压制你气息的关键物质,就是这玩意儿。”

    王明抬头看着王令,很认真地解释道:“刚开始看到这把剑的材质鉴定报告,我还以为是有人已经发现了这个物质的秘密,不过从现在的结局上看这应该只是个巧合。估计这仙府府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造剑的时候混入了这玩意儿。”

    王令:“……”

    王明忍不住叹息:“你是不知道,这东西有多难提炼……咱们研究院用最精密的仪器,每年也就只能提炼出几微克。这仙符府主造剑的过程中融入了很多材料,如果是机缘巧合,的确有产生这种物质的可能性……”

    经过王明的解释,王令顿时豁然开朗了。

    他大概知道自己的《大净化术》为什么对方醒起不了作用了,极大的可能性就是因为这股克制他的微量物质产生的抵制作用,而方醒至今未苏醒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奇怪的东西在他体内作祟的缘故。

    “这东西的存在目前除了我知道,你知道,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了。我开始还以为东窗事发了,可吓死我了……”王明大呼了一口气,直接仰倒在床上。

    这东西,没有学名?

    王令盯着他,忍不住传音。

    “学啥名啊,本来就是我发现的东西,又不准备对外公布,要啥学名。”王明说道。

    王令:“……”

    “不过,我倒是自己给它起了个名字。”王明嘿嘿一笑:“我将它取名为:对王令物质!”

    王令:“……”这个名字可以说是相当简单粗暴了,因为这个物质的奇异之处就在于,仅仅对他才有压制效果……所以起了这个名字完全没毛病。

    “那把剑的材质表里有这种成分的微量元素在,不过跟你符篆里的量比一比就差远了。这玩意儿挥发性很强,你不用理他,你那朋友体内的物质等过两天自己消解掉,他就能醒了。”

    话说到这里,王明突然又从床上坐直了身子,目露正色的盯着王令:“不过……令子呀,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王令:“?”

    “我每年给你送符篆,每年压制的效果其实都在减弱。”

    王明端着下巴,露出难得的正经脸:“我觉得,你的身体好像正在适应这种物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