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二十章 家委会竞选
    事实证明,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其实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

    在王令看来,谁苟门事件之所以得到这么多人的重视和关注,完全是因为根据目前松海市各区修真警局汇总的线索来看,众人对这个突然之间凭空出现的未知暗派势力的了解实在是少的可怜。

    而最关键的原因在于,那十二名失联学生至今都没有消息。

    因此,考虑到这一次的谁苟门来势汹汹,而且目前形势比较严峻,很多家长甚至成立了专门保护祖国花朵的临时家长委员会,由各大学生家长自发组成护卫队,来负责这段时间一些学生的上学和放学接送的问题。

    这个出发点原本是好的。

    直到,下午的一组截图被学生传到了朋友圈里以后……

    ……

    ……

    “大家看到我朋友圈的截图没?”下课的时间,郭二蛋突然在班里说道。

    “啥截图的?我去瞅瞅!”

    好几人偷偷从桌肚里取出手机,结果看到郭二蛋的朋友圈发的东西后,脸上的表情都是狠狠一抽。

    王令目光一凝,视线直接穿透过去,他懒得用腕表了,直接隔着大老远就看到了陈超正在翻看的那几张截图。

    截图内容正是外校的几位家长在家长群里竞选这次家委会会长的聊天截图。

    第一张截图——

    7号汤志群妈妈:“HELLO,大家好,我是7号汤志群的妈妈!目前在国际知名的修真酒楼菊下楼工作,担任公司的HRD,其实就是酒楼的大管家。之前担任过三十年的酒楼顶级大厨,擅长的料理是用坟土荒草炖海带丝,以及酱烧灵猪肘子!我这道酱烧肘子是酒楼的星级大菜,我还给它取个了好听的名字叫:会说话的肘子!群里的各位家长以后有空,欢迎来免费试吃!咳咳……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证明!个人的人际交流能力没有问题,并且具有非常优秀的指挥能力,很荣幸代表咱家的小汤汤竞选这次家委会会长,希望各位家长投我一票!”

    众人:“……”

    光是这张截图,已经把王令给看呆了:“……”

    第二张截图——

    26号沈沪生爸爸:“我是26号沈沪生爸爸,我也报名竞选这次家委会会长。我和孩子他妈都是青牛宝镇上青牛大学的博士生。青牛宝镇上的青牛大学这是韩老魔的故居,该大学也是由韩老魔独传弟子韩梅梅所建,我想大学的来历我就不用多说了。目前,我和孩子他妈都在松海市开办了连锁教育机构——金锐教育,一个月挣一二十亿真的很难受!特别想为孩子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如果各位家长肯投我一票,孩子来我家机构补课,报我名字一折优惠!”

    众人:“……”

    王令:“……”

    然后,第三张截图——

    17号梁辉环妈妈:“各位老师、各位家长,我是17号梁辉环妈妈,毕业于米国麻神理工修真学院,现效力于松海市国际百达修真影业基金公司,他的爸爸就是这家基金公司的总裁。我自愿报名参与竞选这次家委会会长,理由如下……1:曾在孩子幼儿园、小学和初中时期都担任过家委会会长,2:因为工作弹性可以随叫随到,3:本人真切的希望出一点绵薄之力,为孩子们做一些贡献。4:虽然本人实力也只有金丹后期而已,但却有随时为孩子自爆金丹以保护孩子生命安全的冲动!希望大家投我一票,蟹蟹!”

    众人:“……”

    王令:“……”

    最后一张,第四张截图,也是最夸张的一张——

    13号林子花妈妈:“大家好,我是13号林子花的妈妈,研究生毕业于蛤符修真大学,现工作于松海市钱多古董公司,个人研究的方向是修真圈的一些大数据,每天掌控几十亿的修真法宝和古董方面的的交易。子花的爸爸在一家证券公司担任总经理,我不想参加家委会会长竞选,只是想警告一下在座的各位爸爸和妈妈,要是你们家的女儿或者儿子敢欺负咱们家子花,我就让孩子他爸把你家股票砸停!包括花果水帘集团!”

    孙蓉:“……”

    王令:“……”

    组建家委会的事儿大多是家长自己决定的,由家长自行进行推举。绝大多数家长都是怀着好意而来,而这下午的这几张截图就纯粹属于家长中的反面典型了……流传在各大学生的朋友圈和空间里,引得人阵阵惊叹:这是得多么凑不要脸,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相比之下,六十中就相对和谐很多,组建家委会的情绪也不像其余高中那么高涨……因为在下午的时候,花果水帘集团的一纸安全通告直接传到了每个家长的手机里,通告表示会尽全力守护六十中所有学生的安全。

    就算没有时间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家长,只要确认签订协议,花果水帘集团就会给学生安排两位金丹期的修士在这段期间护送学生上学和回家。

    对很多家长来说,这一纸通告的分量要比下午朋友圈里那些流传着的截图可要大得多了……

    王令一直觉得,这就是硬实力上的体现,越有实力的人才越低调。

    ……

    ……

    于是这天下午放学的时候,王令没能直接走成。

    中午的时候潘老师已经给所有学生的家长打了电话,要求家里派人来亲自接送放学。

    潘老师在班里给每人发了一张临时号牌,所有学生取了号牌以后全都等在学校的体育馆里。

    体育馆里外还有校门口都有各班的老师守着,直到最后一个学生被家长接走,老师们才能正式下班。

    在学校里学生的安全总是第一位的,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六十中的各位老师们没有任何怨言。

    每个家长手里也都有一张号码,是六十中的老师用微信给每位家长发送的,凭号码来领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这张号码还有另外一重目的,就是用来确认家长的真实身份用的,以防有不法分子冒充家长。

    校门口的老师在核对完信息后,直接传音到广播室,再由广播室利用广播传达到体育馆。

    “普通班一班18号同学,你爸爸已经到了!门口还有大队的人马一起接送你放学!”体育馆的广播响起了声音。

    体育馆内立时响起了一片唏嘘之声……

    那名被叫到号的同学满脸羞红的站了起来,埋着头就往门口走,不知道为啥有种羞耻感。

    郭二蛋就坐在王令边上,看到那同学起来后,忍不住笑了笑:“这人叫樊素,他老爸是隆门镖局的……之前在班里也挺低调的,现在这事儿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隆门镖局的少东家了。”

    王令:“……”

    “普通班二班7号同学,你爸爸已经带着自己的小伙伴手举菜刀站在校门口了!”

    很快,广播里再度传出声音:“请8号同学跟着7号同学一起出来一下。”

    一名身材瘦削的寸头少年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人就是之前郭二蛋说的江白,他爸是菜刀门的门主。而在这少年起身后,坐在少年边上的少女听到广播后也是随着江白一起走了。

    这一幕看得王令正纳闷呢,郭二蛋又是嘿嘿一笑:“这女生叫江妍,跟江白是同班的。”

    陈超听到这话忍不住一问:“她和江白是兄妹?”

    “不是亲的。”

    郭二蛋摇了摇头,解释道:“因为江妍他爸,是菜刀门门主的二大爷。”

    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