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和我的狱友……
    6月30号开学第十周周五。

    这天早上早自习的时候,郭二蛋忽然说道:“大家听说了么,昨天有个晋元高中的女生被疑似谁苟门的人强行抓走。”

    “恩,这件事当然知道啊。空间都传遍了。”小花生点点头:“那女生说是自己放学的路上被强行带走的,那人谎称是她的爸爸。最可怕的是,路上居然没人阻止……”

    “清官难断家务事嘛!很多人一看是家事,自然而然不想插手。当时如果不是卓异学长及时出手,那女生就危险了。”郭二蛋说道:“现在那个被抓到的男的,就是整个谁苟门案件最大的突破口了!”

    “到底还是卓学长厉害啊!”

    很多人忍不住赞叹,现在高中生的圈子里有句话叫做:卓异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在连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大事件后,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名字可谓是愈加耳熟能详。

    王令听完众人的讨论,低着头默不作声。

    昨天那件事,是他特意向卓异要求的,要卓异把这件事的结果全部拦在自己身上。不过那女生对王令救了自己的事默默不忘,在一开始死活不肯答应。而卓异也是对那女生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以为了保护王令的隐私为由,才说服了女生。

    王令估摸着现在这个时间点,这女生估计还在配合卓异的调查工作。

    眼下,好不容易找到了有关谁苟门的线索,谁都不想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

    ……

    与此同时,另一边,松海市第一监狱。

    针对昨天抓捕疑似谁苟门成员的毛线帽男子的审讯工作,已经正式展开。

    不过现在卓异和监狱里的梁狱长遇到了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那就是这个嫌疑人死活不肯交代犯罪事实。

    审讯室里,男子戴着手铐坐在内间,身上的灵力全都被封锁住了,百无聊赖的在里面抖着腿。他口出脏言,甚至还在不断对外叫嚣……

    “就算你们打死我!我也是不会说的!”

    “有本事,就关我一辈子!”

    “你们不是挺能的么?有本事用私刑啊!油炸我!记得翻个面!不然老子变锅贴!”

    “……”

    审讯室外,梁狱长深深叹了口气,感到十分无奈。

    现在这名男子完全没有承认与谁苟门之间有直接的关联,就算发起刑事诉讼最多也就判处个绑架未遂。但这样一来抓男子的意义就没有了。像谁苟门这样明目张胆抓走了十二名学生,还没有留下任何马脚的组织,其背后的组织规划肯定相当牢固。

    而男子嘴硬,也可以说是完全在梁狱长的意料之中。

    不过这个男的说到的一点,可以说是完全戳到梁狱长的痛楚了……自从修真进入灵力信息化时代以后,随着律法不断完善,在古时候修真牢里的那套刑罚早就已经废除了。这要是再放到一两千年以前,谁还管这么多?直接上来就是一套“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再硬的嘴也能撬开来。

    “怎么办?卓总署有何高见?”梁狱长抱着脑袋,感觉自己的三叉神经都在隐隐作痛。

    已经审讯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这男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肯说,而至于身上搜出的那张身份证也是假的,更恐怖的是他们采集到男子身上的DNA以后放入修真警局的系统进行比对,居然没有查到任何信息……这丫是个正儿八经的黑户!

    而说白了,这就是这男的现在有恃无恐的原因,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不交代,绝对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

    “我记得有种强制介入,提取记忆的法术……”卓异说道。

    “万万不可!”梁狱长摇了摇头:“这是对付足以判处死刑的死刑犯才能用的招数,这种强制介入的法术虽然可以直接提取到嫌疑人的记忆作为证据,但如果嫌疑人负隅顽抗、不肯配合,在施法中途记忆就会发生错乱,有很大的风险。”

    说到这里,梁狱长瘪了瘪嘴:“而且要采取强制介入的话,按照流程规定,必须要先向上级请示才行……谁苟门事件好不容易才抓到一点线索,要是这个嫌疑人有意外,不论是我还是卓总署,都担当不起责任呀。”

    “原来是这样。”

    卓异点点头,旋即皱了皱眉:“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梁狱长:“啥办法?”

    卓异附耳,对梁狱长说了些什么,结果梁狱长顿时目光一亮,一拍桌子:“好!就这么办!”

    ……

    ……

    松海市第一监狱,特级牢房中。

    那名毛线帽男子在两名狱警的扣押之下被送到这件大牢里。

    “你推个屁啊!我自己会走!”他嘴还硬气着,在两个狱警面前丝毫没有惧色,看上去非常有“骨气”。

    两个狱警相视一笑,呵呵!笑吧!过会有你哭的时候!

    然后,两人二话不说直接抬起脚对着男子的屁股把人踹了进去,很显然,他们已经忍了很久了!——这一脚,踢得舒服!

    其中一个狱警盯着他:“在二次提审之前,你就现在这里待着吧。”

    “这是哪儿啊?好像还挺宽敞的哦!”男子毫不在意的起身看着狱警,打量了一下四周以后,有些没皮没脸的笑了起来:“啧!这地方居然还有独卫?对我的待遇是不是也忒好了点?”

    两个狱警冷笑了一下,轰的一声把牢门给关上了。

    男子隔着牢门冲着两个背身离开的狱警桀桀大笑:“啥破监狱!还松海市第一监狱!?里面的狱警也不过如此嘛!”

    不过,这边刚嘲讽完,男子突然感觉到背后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回头一看,正好就看到这间特级牢房里的两个狱友正斜睨着眼,盯着自己。

    一瞬间而已,男子的冷汗已经下来的……

    因为这两个狱友不是别人。

    一个正是最近在新闻里出现过的华修国史上最大的暗派势力掌门仙府府主,而另一个则是附身在影流之主江流月体内,顶着一副女儿身,曾经一度让华修国举国上下陷入黑色恐怖的魔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