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饕餮道人
    7月1号开学第十周周六。

    又是和平的一天早晨……

    王令发现今天早上的班级群格外热闹,要是放在平常,根本没人会在群里说话。对绝大多数人而言班级群的作用是用来传文件用的,毕竟平常聊天用的各种话题,全都被郭二蛋在早自习的时候挥霍光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当初建群的时候不知道哪个二货把潘老师也给一起拉进来了……这就非常尴尬了。

    可能是最近八卦尤其之多的缘故,使得这天早上的班级群直接炸了锅。

    王令打开聊天软件,发现消息已经变成了99+,想也知道大概是谁苟门的事件又有新的进展了。

    他把消息往前翻阅了下,就看到郭二蛋发得那一连串的消息。

    “大家知道不?昨天被抓走的那个疑似谁苟门成员的人认罪了……这消息还没对外公布,我一叔叔告诉我的。”

    “认罪用啥用,不是失踪的学生都回来了么?”

    “但是那些学生不是不记得发生什么了么,根据那人所说的,这些被抓走的学生每个人都被喂食了一种果实。”

    “喂果实?有什么目的?”

    “这个目前还不知道,而且这个人好像只是组织的外围成员,专门负责抓人。抓到人后就会转交给里面的高级干部,他甚至连谁苟门的据点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你们知道不,那个人还说。其实谁苟门并不叫谁苟门……”

    “啥意思?”

    “按照正常的读法,应该是叫水果门。不知道是被哪个普通话不标准的给带偏了……”

    众人:“……”

    王令:“……”

    王令顺着郭二蛋的消息往后翻看了一下。

    根据手上汇总的所有信息来看,谁苟门的真名其实是叫水果门,然后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趁着学生们放学的时候,专门掳走长得好看的学生关到小黑屋里去吃水果,吃完了再把人毫发无损的送回来……这组织脑子他么没毛病吧?

    将整件事情串联在一起后,看得王令简直想掀桌……

    眼下,虽然这些学生都被安全放回来了,但在没有查清这谁苟门的真正目的之前,不论是警方还是校方都没有松懈,放学时要家长来接的这种情势大概还要再维持好一阵子。然而怕就怕的是,在如此的戒备之下,谁苟门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事件。

    王令的目光盯着屏幕深思着,虽然这次谁苟门事件目前并未对六十中的学生造成伤害,但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觉得六十中并不能置之度外。

    想到此,王令心里苦笑不已。

    自己这个高中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啊……这才刚开学多久,就搞出了这么多破事!!!

    ……

    ……

    于此同时,城心区嘉世办公大厦顶层,堡娘坐在靠椅上观看着早上的新闻。同时内心暗叹着饕餮道人的手段,这一手把学生安全放回的棋步谁都没有想到,包括堡娘自己。

    从这个事件开启,谁苟门的所有事件也都是饕餮道人一人策划的,而作为此次饕餮道人的合作方。膜仙堡也仅仅只是提供了手上所有搜集调查到的情报而已,而且其中很多情报都是当时宋青书还在膜仙堡的时候调查取得,这些情报当时被堡娘保留下来,没想到如今居然派上了大用场。

    早上的晨间新闻堡娘才看到一半,突然之间一道慑人的气息穿透过来,让堡娘浑身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她明显的觉察到,有人来了……而且这人是个绝顶高手!

    这股气息是从大厦的底楼传进来的,并且才刚刚踏入大厦,她就已经有所察觉。

    堡娘露出惊悚的眼神,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跌落,这气息太恐怖了,那人仿佛是从尸山血海里走来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杀戮之气。而且气息没有明确的指向性,很明显是这人故意释放出的,明目张胆的向这大厦里的所有人发出告示,自己已经来到这里……

    “是哪位前辈?”

    堡娘连忙起身,她的声音透过虚空,隔空传音,余音在空气中不断回响。

    在短暂的几秒过后,伴随“轰”地一声巨响,办公室的大门被这股充塞杀戮之气的气息轰开。

    随后,在堡娘满头大汗之下,一个戴着口罩、挂着墨镜的,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从门外徐徐走了进来……

    堡娘惊慌失措的看着来人,连忙欠身鞠躬:“见过饕餮道人前辈!”

    饕餮道人的外形,堡主早就对她说过,而且再加上刚刚那股恐怖的气息,堡娘几乎是瞬间判断出了来人的身份。

    黑风衣男人不曾开口,只是来到堡娘之前坐的靠椅前,然后坐了下来。

    大约在沉寂了数十秒后,方才徐徐开口……

    “呵,现在的晚辈,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堡娘汗了一下:“饕餮道人前辈息怒,晚辈这次没想到前辈造访,不然一定亲自去接。”

    “我说的不是这个。”

    黑风衣男人摆摆手,那墨镜底下的眼睛盯着堡娘:“此次是我突然想过来瞧瞧,并未事先与你们说明,所以不怪你们。但作为修真圈子里的晚辈,你楼下的一群下属实在是欠缺管教!”

    堡娘愕然:“前辈何出此言?”

    黑风衣男人眯了眯眼:“我本不想搞破坏的,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那前台非要问我有没有预约,而且还非得要我摘下墨镜和口罩!”

    堡娘:“……”

    黑风衣男人叹了口气:“而最过分的地方,还不在这里!”

    堡娘:“前辈请说,晚辈以后一定请他们改正……”

    黑风衣男人:“我这口罩才刚刚摘了一半,你下属就开始吐了!”

    堡娘:“……”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身上的黑色风衣已是微微鼓起,很显然被气得不轻。容貌这个话题,一直都是饕餮道人的禁忌,听到楼下几个下属的所作所为,让堡娘心中大为汗颜:“前辈教训的是,我那几个下属死不足惜……”

    “我并没有说我杀了他们……只是用气息震晕了他们而已。”

    黑风衣男人说道:“呵,我怕他们再吐下去,怕是要把金丹也给一起吐出来了!”

    堡娘:“……”

    说到这里,黑风衣男人顿了顿,随后抬头看向了堡娘,呵呵一笑:“你以为,我会像我师兄绝色散人一样,滥杀无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