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章 奇遇嘛,最大了
    晚上八点,正是郑阳人吃晚饭的时间。

    冯君走出宿舍楼,在一个小巷里,来到了一家苍蝇馆子,这是他常来吃饭的地方。

    郑阳市的消费水准不低,但是哪怕在一线城市,巷弄深处,也有价格非常平民的小饭店。

    冯君平日里吃饭,一大碗炒面、一盘凉拌豆腐再加一个鸡腿,就能吃得很饱,凭良心说,这饭量已经不小了。

    然而,今天他点了足足三大碗炒面,两个素菜和五个鸡腿,后来还很奢侈地添了一盘夫妻肺片,才觉得肚子不是那么空了。

    最后,他又要了两大碗面汤——这叫溜缝,才有了些许饱胀的感觉。

    二维码微信支付之后,他腆着肚子离开,浑然没有介意饭店老板讶异的目光。

    然而,才走出饭店,冯君就是一愣,“嗯?微信支付……进不去空间?”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搞清楚这场奇遇,能带给自己什么好处。

    当然,首先他要弄明白,奇遇是如何发生的,是手机被改变了,还是自己被改变了。

    坐在明亮的路灯下,他详细翻看着手机,又看一看左手,他是左撇子,被电的时候,手机在左手里攥着。

    他的左手掌,有轻微的肿胀,也不知道是被雷劈的,还是“握草”的次数比较多。

    但是从表面上,真的是看不出多少异常。

    当他一翻腕子,愕然间发现,小臂在手腕接近手背的地方,有一个淡淡的、浅青色的痕迹,“我去,我的石环不见了?”

    三年前他在大学实习期间,曾经跟室友去并州市游玩过几天,在并州东面的龙山中,有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谷,当时一帮年轻气盛的大学生,进去玩了一圈。

    山谷里有一处残破的塔林,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冯君在这里,捡到了一颗青黛色的石环。

    石环是扁圆型,外径两厘米多,内径差不多三毫米,入手清凉,而且相当沉重,简直可以媲美铁的比重。

    这石环其貌不扬,却有个好处,就是夏天也清凉无比。

    冯君原本是随手捡来把玩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将它遗落了,然而,当他把石环带回江夏大学的时候,才发现在炎热无比的江夏,这玩意儿能带给他很舒服的感觉。

    这微微的凉意,其实是比较唯心的感觉,没准只是心理暗示,但是冯君怕热,觉得这东西不错,就穿了一根红绳,戴在了手腕上,洗澡的时候也不会摘下。

    现在,这枚石环竟然离奇失踪了,红绳也不见了,结合手腕上那个浅青色的印痕,冯君有理由认为,石环在受到电击之后,发生了比较……那啥的变化。

    那啥到底是啥,他解释不出来,但是他可以认为,石环被雷劈之后,融入了自己的体内。

    这个解释相当地不科学,不过奇遇嘛……最大了!

    能科学做出解释的,还叫什么奇遇?

    总结出前因之后,冯君果断地打消了探索源头的想法——他认为,在短期之内,自己不可能再捡到这么一枚石环了。

    还是先搞清楚,这次奇遇带给了自己些什么,希望不会仅仅是“握草”吧。

    首先,他要选择一个没人也没有监控的地方,重复体会一下刚才的神奇感觉。

    他并不能确定,在进入QQ农场的时候,是自己的意识进去了,还是肉体也进去了?

    在这个遍布天眼的城市,一个大活人在监控下蓦然消失,可能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冯君不喜欢麻烦,更不愿意自己的奇遇被其他人强抢了去。

    这样的地方,其实不难找,比如说……鸿捷会所的卫生间。

    下午的雷电,将鸿捷会所外面的变压器击穿了,所幸的是,会所有自己的发电机,晚上来健身的客人也不少,发电机在轰隆隆地运行中。

    冯君下午没有上班,很多同事都知道,但是没有人阻止他去卫生间——毕竟是时代不同了,路边的行人都可以进来借用卫生间,他为什么不行?

    鸿捷会所的卫生间档次不低,对得起会所的形象——起码有隔断和可以反锁的门。

    冯君进入了一个隔断里,半个小时之后,他脸色阴沉地走了出来。

    没有了,奇遇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甚至他再次点开QQ农场之后,都不能再次进入那个空间,无奈的他只能撒了一把牧草的种子。

    他计划等牧草成熟之后,尝试一下能不能再次“握草”。

    反正在这半个小时里,他做出了各种的尝试,但是非常遗憾,老年机就是老年机,没有任何惊喜发生。

    手机只剩下了83%的电量,百分号的两个圈,似乎是一双眼睛,在冷冷地看着他,无声地释放出浓浓的嘲讽:我不过是一只手机,你丫想得太多了吧?

    然而,冯君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他并不认为,晚上的奇遇是一种幻觉。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没注意到的事情!

    身为双学位获得者,他并不缺少钻研精神,事实上,他非常喜欢挑战各种高难度。

    冯君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然后迈步向门外走去,就在他即将走出会所大门的时候,迎面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美***人,步子很快。

    妇人个子不低,足有一米七,身材曼妙曲线玲珑,一身浅棕色的OL夏装,即将及膝的筒裙下,露出了白生生的小腿和一小截圆润的大腿。

    她没有穿丝袜,这样年龄的女性,对自己的双腿该有怎样的自信,才敢不穿丝袜?

    冯君停下了脚步,对着妇人恭敬地打个招呼,“红姐好,这么晚了还过来?”

    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鸿捷文化娱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卫红,她不喜欢别人称呼她为张总,而是喜欢被人称作“红姐”。

    据说这个鸿捷会所之所以起这么个名字,也是取了谐音“红姐”。

    红姐在郑阳市的能量极大,背景极为神秘,可以想象得到,一个女人,还是美艳的女人,能在娱乐行业……好吧,是文化体育行业立足,怎么可能是善碴?

    有传言说,张卫红之所以搞这么个健身会所,初衷就是为她的闺蜜们找个消遣的场所,自家的场子,玩起来不需要有什么顾忌,再加上还能健身,何乐而不为?

    红姐闻言,侧头微微看他一眼,竟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仿佛是在看空气一般,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冯君也不以为意,领导对于自家的员工,一向就是这么冷傲,大家也习惯了,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女人,“和蔼”“母性”之类的词,跟她是天生的对头。

    冯君回到宿舍,又琢磨了两个小时手机,等到电量消耗到了40%,他才将手机塞到枕头下,昏昏然睡去,临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明天得去买一个充电器。

    是的,他已经拿定了主意,明天继续上班。

    至于说原因?很简单,他并不能确定,奇遇是否跟自己住的这间房屋有关,在没有搞清楚原委之前,他绝对不该贸然离开。

    跟奇遇相比,工作中遇到的那些烦恼,真的是不值一提。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到了会所,开始营业前的准备工作,比如说打开空调和饮水机,检查一下卫生情况,打扫不干净的地方,他还得出手补救。

    做完这一切,就是早上七点半了,会馆里已经来了四五名会员,在做晨练。

    冯君打算去吃口饭,走到会所门口,正好前台接待的小姑娘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他就招呼一声,“双学位,你去买早点吗?帮我也买一份。”

    小姑娘姓李,往日跟他的关系尚可,虽然双学位的称呼,多少有点戏谑的意思,但起码不会将他称为研究生。

    冯君犹豫了一下,他不是恼火这个称呼,而是猛地想起,前台接待的地方,其实是有手机充电器的,那是为客人提供的便利服务,会所的工作人员偶尔也会用一下。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张嘴借充电器,左右是要再买一个了,何必贪这点便利?

    等他吃完早饭,再给小李带一份早餐回来,差不多就七点五十了,今天他的早饭吃得也不少,是往日的两倍还多。

    然而他可怜的老年机,却没有得到能量补充,现在已经只剩下十二个电了,肯定是撑不过今天上午。

    这个点钟,就有会员离开健身房上班去了,冯君在自己负责的片区走一遭,发现一台跑步机上有汗渍,马上拿了抹布来擦拭。

    擦拭完毕,他将抹布拿到员工房间清洗,却猛地看到窗台上,有个浅绿色的手机充电器。

    这个颜色非主流的充电器,正是刘树明的,有人曾经笑话过,刘教练却得意洋洋地回答,“给别人戴绿帽子,也是绿色,你们这帮卢瑟……哪里能理解成功男人的心态?”

    既然是那厮的,就不用白不用了,冯君拿起充电线的一端,插到手机上,然后拿起充电插头,插向墙上的电源插座。

    下一刻,“砰”地一声大响,火花四溅。

    紧接着,外面有人高声叫了起来,“握草,才修好的变压器,怎么又炸了?”

    (新书上传,呼唤围观,点击、推荐、收藏,一个都不能少,本书计划于2018年元旦上架,想月票支持的朋友,这个月就该充值订阅了,下个月看出保底月票,元旦正好用,起点月票的规矩是,上月看出保底不行,上上月还有消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