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十章 冤家路窄
    那个大姐原本是有点犹豫的,冯君游说了两句,她就果断决定了,而且直接办了三万的卡。

    只这一单,冯君就能提成两千四。

    大姐还问私教的事,听说他没有教练证,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最后竟然表示,“那回头你帮我介绍一个私教吧。”

    旁边的教练们听到,眼睛都绿了,私教的提成,可是远胜办理会员,起步就是百分之十。

    而办理会员,是百分之三起步,大姐这一次办了三万的卡,冯君才能提成八个点。

    若不是刘树明才在冯君身上吃了苦头,绝对会有教练上来,对小弟的业务指手画脚。

    当然,现在就没人有这胆子了,大家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

    冯君笑着回答,“塑形教练很多,但是有真功夫的不多,回头我帮您留意一下。”

    他这么说话,是标榜鸿捷会所足够专业,往日里小弟们也是这么说的,按说没什么问题。

    但是其他教练听得眼睛都蓝了:尼玛,不过就是个塑形,好像谁不会似的。

    大家心里郁闷,却还不能计较,更不能开口抱怨——会所明文禁止这些行为。

    倒是赵红旗凑了过来,嬉皮笑脸地说了一句,“冯君,你这是魅力见长啊。”

    冯君白了这货一眼,也懒得理会,不过没过多久,他就悄悄地跑进员工更衣室,对着镜子,细细地照了起来。

    别说,他觉得自己的样貌,还真有了一些变化,到底是哪里变了,他也无法具体说出来,但是……肯定是有所变化。

    莫非是气质变了,是传说中的“主要看气质”?

    反正他对自己的变化,是相当满意,个子高了身体瘦了,以前不容易减下去的赘肉,也减得七七八八了,就连样貌和气质都有所改变。

    若是再坚持锻炼一段时间,就能达到更完美的状态了。

    大姐断断续续地锻炼了两个小时,被一个电话叫走了,几个跟冯君要好的员工围了上来,哄闹着要他请客。

    冯君日常花钱比较节省,但也不是个小气的,他才待答应下来,看到赵红旗在里面跟着起哄,顿时就没了兴致。

    我请谁也不能请你!

    于是他笑一笑,抬手一拱,“请客,一定要请,不过今天想去买个手机……我那个手机,实在破得要命,等关了饷以后,我一定请大家。”

    “你这就不厚道了,”赵红旗先叫了起来,这货就是这么让人讨厌,“那可是三万块,足足两千四的提成,请一顿客才花几个钱?”

    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光我在宿舍丢过的钱,也够请客好几回了。”

    赵红旗的脸顿时就涨得通红,他勃然大怒,“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冯君看他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也不回答。

    赵红旗却是不肯答应,他快走两步,抬手抓向对方的肩膀,“站住……你给我说清楚。”

    冯君身子一闪,抬手打开他的手,转头冷冷地发问,“我在宿舍丢过钱,难道你不知道?”

    赵红旗的脸,越发地红了,“我当然知道你丢过钱,可是你对着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说我丢过钱……大家都知道,”冯君一摊双手,淡淡地发话,“我又没说是你做的,你呲牙咧嘴做什么,难道是心虚?”

    他丢了钱之后,到处打问过,所以大家都知道此事,而赵红旗嫌疑最大,大家也知道,他这么说话,没谁能说不对。

    赵红旗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只能眼睁睁地看他离开,直到他出了大门,才跺着脚大骂,“小气抠门,还血口喷人,跟你一个宿舍,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他在这里拼命撇清,冯君却是已经回了宿舍,将自己的物品收拾一下,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工作,然后下楼直奔手机卖场。

    他是真的打算买个新手机了,老年机上只有少数的几款应用,最坑的是,定制机上有卸载不掉的微信,却又没有足够的内存来更新,抢个红包起码要用半分钟,一不小心就要死机。

    至于说59同城、淘淘网之类的,就想都不要想了。

    以前他是舍不得买手机,又怕被人偷,但是现在他前途一片光明,在宿舍里也住不了多久了,今天又接了一个大单,为什么不买手机?

    最关键的是,换了新手机,他不但能尝试更多应用,还可以了解一下,自己的奇遇,是只限于老年机,还是也能用在别的机子上。

    这个问题,绝对要尽快搞清楚。

    冯君在手机卖场挑了好一阵,终于买了一款中夏手机,不但是国产货,性能也相当不错,拥有非常好的性价比。

    中夏手机是小卡,而老年机是大卡,冯君想了好半天,才决定不把大卡换掉,新手机暂时不装卡,先用WIFI测试一下。

    买手机加预装软件,就用了他很长时间,等到他从手机卖场出来,就是接近六点了。

    他打算回酒店去住,反正已经订了一天的房间,不用白不用,中午他没有退房,就是出于这个考虑。

    酒店距离鸿捷会所也不远,两里地左右,冯君对这一片比较熟悉,于是选了一个小巷穿行。

    这个巷子异常小,甚至都不算巷子,就是几栋楼之间的缝隙而已,能容两辆小电动车并行,大一点的电动车都不行。

    楼的那边,是车水马龙的闹市,这一侧却是寂静无人。

    冯君才拐进巷子,就发现前面有三个人,双手插兜站在那里。

    这三位是背对着他的,所以他想也不想,一个闪身就退了出来,然后悄悄探出半个脑袋,看这仨要做什么……咦,居然还有一个熟人?

    三人的最中间,是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只看背影,冯君就认出了此人——不是刘树明又是谁来?

    下一刻,一个矮小的男人从另一头跑了进来,他的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女人大声喊着,“拦住他……抓小偷!”

    她是喊了,但是别人哪里有兴趣管这闲事?所以喊话的女人只能孤身追了过来。

    待她冲进小巷子,看到前方还有三人,顿时傻眼,“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刘树明的脸上蒙着一块黑纱,冲着女人阴阴一笑,“胆子不小啊你。”

    追来的女人不过二十出头,梳了一个马尾巴,上身是白色短袖真丝衬衫,下面是一条浅蓝色牛仔热裤,足蹬一双白色的旅游鞋。

    她的胆子还真的不小,面对四条壮汉,短暂的惊讶过后,她并没有转身就跑,而是冷笑一声,“看来这位蒙面的朋友,是专门在等我了?”

    “劳资不蒙面,等着被天眼拍?”刘树明一摆手,“给我拿下这个臭娘们!”

    “慢着!”女人冷哼一声,不紧不慢地发话,“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动我……你们就死定了!”

    “动你?劳资还要先女干后杀!”刘树明狞笑一声,“麻痹的,让你善财难舍。”

    话音未落,他身边的两个汉子,齐齐地冲了过去,对着女子拳打脚踢。

    不过这女人也好生了得,竟然能抵挡住两个汉子的攻击,虽然有点捉襟见肘,连连吃了好几下,却还能抽空还击。

    直到那个小偷冲上前,飞身扑上去,死死地抱住了她一条腿,她才彻底地陷入了被动。

    “糟糕,早知道就穿丝袜了。”

    这时,在不远处张望的冯君,终于认出了这个女孩儿——这不就是前天那四个女孩儿里的一个吗?

    刘树明当时想占人家的便宜,结果有两个女孩儿特别能打,这女孩儿就是其中之一。

    冯君认女人不是特别准,这女孩儿也不是什么天香国色,不过是中上之姿罢了,但是这么能打的女孩儿,是相当少见的。

    眼见女孩儿被三个男人压倒在地,叫破喉咙都没人听到,不远处响起了巴掌声。

    刘树明讶然扭头看去,眼睛下意识地就是一眯,是你?

    冯君拍着手走上前,满脸的笑容,“真是……壮观啊,拍电影呢?”

    刘树明有心连这家伙也收拾掉,他仗着自己面上蒙着黑纱,放粗了喉咙,低声咆哮着,“麻痹的,不想死就给我滚!”

    话是这么说,他可没想就这么放人走,他在等,等冯君转身逃跑,就好从后方攻击了。

    冯君可不吃他这一套,他一猫腰,身子前蹿,就从地上捡起了半块砖头,合身扑了上去,“草,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他是练过格斗的,身手异常矫健,只那么三四下,砖头就在刘树明的头上开了一个大口子,顺便又踢飞了一个汉子。

    这还多亏刘教练也有两下子,要是换上秦涛那种死宅,一砖头下去就能打倒。

    他解决掉两人,被压住的女人也挣脱了开,四个男人见势不妙,大喊一声,齐齐撒腿跑掉了。

    女孩儿还待去追,冯君却不想多事,“好了,你的包包在这里,还追什么?”

    女孩儿愣了一愣,也停下脚步,转身捡起包包,铁青着脸发话,“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多谢你了。”

    “没事,”冯君笑眯眯地摇摇头,“你怎么就这么追进来了?”

    “包包被人抢了,能不追进来吗?”女孩儿悻悻地回答,然后侧头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发问,“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本周第二更,召唤点击、推荐、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