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十四章 不好删的零钱明细
    王海峰对妻子的行为,是相当地无语,“男人嘛,唱歌叫个小姐,玩一玩直播,就是图个开心乐呵,我也没想着干啥,你说她咋就这么不理解人呢?”

    冯君对此也无话,这夫妻俩还真是……有意思。

    好半天,他才出声发问,“我记得,微信的交易记录,是可以删除的吧?”

    “交易记录可以删除,但是零钱明细删不了啊,”王海峰苦着脸回答。

    为了毁灭证据,相关的细节和逻辑,他早就琢磨清楚了。

    “这相当于是账本,时刻要准备着被查账,收入和开支,怎么能随便删除呢?除非注销了支付功能……但是那样的话,所有零钱明细都没有了,傻子也知道有问题。”

    冯君听到这里,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卸载微信也没用,重新安装之后,还要继续显示。”

    “你还笑!”王海峰气呼呼地瞪着他,“要不是没招了,我也不会把手机和卡便宜卖给你。”

    冯君眉头一扬,没好气地反问,“卖给我就没问题了?”

    “就说你前几天拿着我的手机玩,我懒得要了,”王海峰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老婆也知道,咱俩关系不错,你是单身,人又在外地,有点小闷骚,也是可以的吧?”

    冯君觉得自己有点冤枉,“那我的形象,不是全毁了?”

    “她肯定能理解,”王海峰叹口气,无奈地一摊双手,“别人闷骚,她只会觉得好玩,男人嘛,但是我要是闷骚,就会好惨。”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冯君摸一摸下巴,“但是……我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他知道王海峰有两个手机号,这尾号三个六的,其实算是小号,还有一个尾号是四个六,才是王教练的大号,小号给了他也是无所谓的。

    下一刻,他终于想到哪里不对了,“你捧斗牛主播,前前后后花了多少钱?”

    “也就……两万多吧,”王海峰很郁闷地回答,“而且捧了十几个,最多的一个,才送了十来个火箭,还不到一万。”

    这尼玛……冯君无奈地一翻白眼,“你觉得,我像是能花两三万捧主播的主儿吗?”

    “这没事,”王海峰显然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回答得很溜,“新闻上不是说,还有人贪污公款捧主播吗?你憋得狠了,精、虫上脑……这是可以理解的。”

    “你才憋得狠了!”冯君快被他气死了,“合着在你眼里,朋友就是拿来卖的?”

    王海峰白他一眼,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这不叫卖朋友,我是找你江湖救急的……便宜卖给你手机和卡,你也赚大了不是?”

    这话其实没错,去年年底出的肾机,再加个炸弹号,两千真的太划算了。

    “不要,”冯君却是摇头,很干脆地拒绝,“没钱!”

    王海峰却是不吃这一套,事实上,他刚才打听到了不少事,“公司才奖了你两千,你又拿到了一单大提成,你……”

    冯君摇摇头,正色回答,“都没到手呢……你别说关饷了再给你钱,我买不起。”

    王海峰愣在那里,好半天才心疼地叹口气,“得,算我送你的好了……这总行了吧?”

    最后五个字,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这不是钱的问题,”冯君还是摇头,“你的算盘打得不错,但是你敢保证,你老婆会相信你说的这些?”

    王海峰顿时语塞,等了一等才悻悻地回答,“管她信不信呢?能给她个理由,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我尼玛真的啥都没干!”

    他的话说得狠,但是看脸色就知道,丫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记账……凭证?冯君沉吟片刻,才出声发话,“要不这样,我试一试,能不能帮你抹掉记录?”

    抹掉记录?王海峰狐疑地看他一眼,“不是交易记录,而是……零钱明细?”

    冯君无语地点点头,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吧?

    王海峰很狐疑地看着他,“我记得你的两个学位里,没有计算机专业吧?”

    “我自学的行不行?”冯君翻个白眼,“以你的智商,很难理解我的智慧。”

    王海峰却不是很相信他,于是又问,“卸载微信之后重装,也现实不出来?”

    这个问题,冯君却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他不由自主地看一眼手腕上的印痕——它变淡了一些。

    昨天晚上,他在新买的中夏手机上,做了一些试验。

    首先,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中夏手机也能引导他进入空间,他的奇遇跟老年机无关,而是跟那个神秘的石环有关。

    然后,他既然进入了空间,肯定就要做一些别的尝试,比如说……他去偷别人家的菜了。

    偷菜是个很奇妙的体验,他能直接进入别人家的农场,用的体力比握草要轻松很多。

    如果没有被狗咬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咬他的狗,是“社会你红姐”的农场养的,冯君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目的,看到红姐家的人参果成熟了,忍不住就进了她的农场。

    结果一颗人参果都没偷到不说,还被狗咬了,掉落了三个金币。

    更要命的是,虽然狗咬的是他的意识,具象化到农场,仅仅是一段数据流,但他还是感到了疼痛——不是一般的疼,是太疼了。

    冯君回到自家农场,休息了好一阵,才缓解了疼痛,然后他就想到,自己损失了金币,要看一看,能不能通过什么手段找回来。

    琢磨了半天,他没有找到增加金币的办法,倒是闲得无聊,他又从库房里拿了两个金币,埋到了土里。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直到金币消失在土里,他才反应过来——我的金币,就永久地减少了?

    冯君不是很在意游戏里的虚拟钱币,损失掉的金币,大概也跟被狗咬掉了一样,不过由此,他发现了一个意外,那就是他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修改游戏里的数据。

    这是相当了不得的发现,然后他又做了几个测试,测试证明,他并不能影响农场服务器里的数据,但是他可以有限度地影响自家网页上的数据。

    他的仓库里的金币,其实也跟服务器同步的,但是他修改之后,竟然能硬生生地影响到服务器里的数据,这里面是什么逻辑,他实在有点弄不明白。

    要知道,他的金币被狗咬掉的话,会增加到红姐的钱包里,这才是数据的平衡。

    也许是程序BUG吧?做为一个文科僧,他想搞明白这些,实在有点太难了。

    农场经常搞一些活动,由此也会出现很多临时产生出来的金币,用工商管理的理念来解释,会产生资金沉淀甚至损耗,两者的性质,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冯君还没想好,自己该如何使用这个发现来谋利,结果王海峰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在他想来,微信的零钱明细,本质上讲只是个账本,修改一下账本,并不会对里面的零钱造成任何影响,多不了也少不了,那么他当然可以尝试一下删除记录。

    不过,就算他的设想成立,能删除的内容,也仅仅限于在手机上。

    若是王海峰的老婆卸载了老公的微信,重新安装的话,微信零钱还要从系统里下载明细,那么……那些被删除的记录,十有八九还要重现。

    冯君不敢这么许诺,但他还是鄙视了一下对方的智商,“你有病不是?如果能删除了记录,你为啥要卸载微信?过了这段时间,等你老婆不查了,你想删除微信也随你呀。”

    “这个倒是,”王海峰点点头,然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嗐,我就是这么一问,你要告诉我,你能黑了微信系统的数据库,我倒是不信了。”

    这个嘛……我下一步倒是能尝试一下,冯君笑一笑,“那我试着给你改一改?”

    王海峰的微信零钱充值斗牛直播,一共是四笔,第一笔和第二笔都是五千,第三笔和第四笔就都是一万了——果然是有钱任性。

    最坑的是,零钱明细上写明了,这钱是充到“斗牛娱乐有限公司”,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

    冯君很是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不直接用网银充?”

    “一开始我以为,五千就够用了,网银充多麻烦?”王海峰悻悻地回答,“我是想着微信绑着卡呢,用零钱充比较方便,不小心就充了三万。”

    其实他是在直播间跟别人斗富来着,但是这种孩子气的行为,说出来比较丢人,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那就好,”冯君点点头,长出一口气,“你要是让我修改网银记录,我肯定跟你绝交。”

    王海峰白他一眼,“说得你好像真做得到似的,你要是有那本事,国安就直接收编你了。”

    “我跟你说,这可是个体力活,”冯君正色发话,“如果我真能删除的话,要收费的。”

    “这是当然,”王海峰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

    王教练就是这一点好,他不喜欢别人占自己便宜,那样会显得他比较冒傻气,所以他刚才要把手机卖给冯君,而不是白送。

    但是别人付出了辛苦,想要得到回报的话,他也不会小气——我又不差钱。

    (更新到,召唤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