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十七章 不要得罪女人
    王海峰做事,还是相当靠谱的,第二天,他就打听到了发电机的行情。

    他向冯君推荐一款没有名气的机子,那个厂家,是给某著名品牌代工的,质量绝对过硬,价钱不高,而且有他居中撮合,售后什么的也不是问题。

    冯君选了五十千瓦的一台,价格是一万六,王教练直接从那三万里扣除这笔钱,给了他一万四就算了事。

    接下来就是租房子了,发电机的噪音实在太大,根本不合适放在会所附近。

    冯君有了新手机,直接登上59同城看房源,然后在两天之内,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房源。

    那是小吴村村民的自建房,小吴村属于城中村,还是相当靠近市中心的那种,是最早改造的,现在土地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天上。

    出租房子的房东,家里盖了三层单面楼,厕所和浴室是公用的,一个房间十平米出头,一层的房间采光不好,一个月的租金是三百。

    这个价钱很公道,条件虽然简陋,却也是闹中取静。

    房东的要求是交三押三,也就是交九百押九百,冯君虽然最近有了点小收入,也不能这么花钱,于是他表示,“要不交一押三,要不交三押一,你这房间里啥都没有,我押三做什么?”

    房东却是坚持不答应,“别的不说,就我家这个大门,对讲大门的钥匙,押你九百就不亏,你一旦丢了钥匙,我得换门。”

    这就是扯淡了,冯君表示不能接受,“你敢说你家的房客,从来没人偷偷地配过钥匙?”

    两人商量了好一阵,最后房东眼睛一亮,“要不这样,我还有一处房子……”

    那一处房子可不是他的,而是一家街道工厂的,工厂已经倒闭了,房产如何处置,上面还在扯皮,那个地段更加接近市里,地价更高,这官司就有的打了。

    房东的老爸在那里看门,悄悄把人放到厂子里居住,那就是赚外快了。

    房东极力鼓吹那里的房子,二百一个月,不但便宜,水电也不花钱。

    不过,居住条件就差了一点,房子连窗户都是破的,还得修窗框,换玻璃。

    冯君一看,就喜欢上这地方了,相较房东的自建房,这里才是真正的闹中取静。

    至于说条件差一点?那算什么,他看重的是这里没人住,不怕别人看了隐私去。

    房东的老爸也是个直率老头,“窗户和门我帮你修,你给钱就行,说实话,这是看在你是大学生的份上,换个人来,我还真不往外租。”

    这厂子里除了厂房,有七八间房间是以前的办公室,是可以住人的,但是住的房客不着调的话,看门的人要跟着倒霉。

    四五年前,这里就被人租走了,结果沦落为了一个失足妇女做生意的场地。

    警察接到举报,一举端了这个淫、窝,上一个看门人被辞退,才换上了房东的老爸。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闹市中的废旧厂址,住的人除了看门老头,就只有冯君一个人。

    条件差点算什么?冯君甚至非常庆幸,自己是有本儿的。

    看来这大学毕业证,也不是毫无用处,偶尔还是用得上的。

    不过同时,他也有点担心,自己的发电机运进来的话,会不会容易说不清楚产权。

    看门老头却非常肯定地表示,“你放心好了,这个地方,以前收破烂的也住过……要不是我看得紧,房子都能被他们拆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比破烂价值高的物品,就不可能是厂里的东西。

    冯君交了一个月的房租,第二天,发电机到货了。

    他把发电机运进厂子,开机测试了一下,发现运行没问题,于是签收了货物。

    老头已经把房间大致修理好了,冯君支付了他五十元的修理费,然后亲自去拔除地上的杂草。

    这里实在太久没人住了,铺路的青砖缝里,长出的杂草都有半人多高,竟然能遮住地面。

    他用了两天的空闲时间,才将门口的杂草清除,整理出来一条能走人的道儿。

    马上要深秋了,这些杂草不清除,万一发电机冒个火花出来,引发火灾就不好了。

    清理完杂草,又将地面略略平整一下,他就琢磨着,什么时候把会所里的物品带过来。

    还是等关饷之后吧。

    还有三天,就是鸿捷会所关饷的日子了,他这个月连上奖金,应该能收入八千出头。

    在郑阳市,月入八千真不算不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点收入,不吃不喝攒上一年,也就才够买一个卫生间,若是每月要开销一半的话,买个卫生间都得攒两年。

    必须有所改变了,他暗暗下定了决心,我可是拥有奇遇的男人。

    然而,不等他改变,第二天,大堂经理郭跃玲就将他喊了去。

    郭大堂脸上,有一种怪异的表情,“小冯,最近还在种牧草吗?”

    冯君愣了一愣,才点点头,“在种……收得不太勤。”

    郭大堂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红姐很久没去你的农场偷菜了吧?”

    “这个……”冯君想了一想,然后点点头,“可能是这样吧,我也没怎么注意,怎么了?”

    “那这就好说了,”郭大堂微微颔首,脸色变得轻松了起来,“既然你不是很关注领导,领导当然也可以忽视你。”

    冯君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微微一沉,知道是出了什么自己不了解的事情。

    总算是他经过了两年社会磨练,还算沉得住气,他勉力笑一笑,“红姐是公司老板,忽视我这种小人物,也是正常的吧?”

    郭跃玲并不说话,微微歪着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明显是在把玩他的尴尬和难堪。

    她看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才微微一笑,“那我就代表公司通知你,从明天起,你不用来了。”

    冯君听到这话,顿时就懵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收到这么一个通知:公司才提拔了我不足十天,现在就要辞退我?

    没错,他已经打定主意,不是这个月,就是下个月辞职,在这个公司待着,既没前途也没钱途,然而,他自己辞职和被公司辞退,性质能一样吗?

    跟女朋友分手,和被女朋友分手,感觉能一样吗?

    所以他脸一黑,咬牙切齿地发话,“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对?”

    郭跃玲却是静静地欣赏着他的失态,等了一等,才慢条斯理地回答,“没有为什么,公司觉得,你不合适继续在这里工作,这个月的工资、奖金和提成,会一分不少地给你。”

    这个月还有三天才发工资,他这相当于赚了三天。

    可冯君依然勃然大怒,男人活在世上,不蒸馒头还要争口气呢。

    更别说,郭大堂是以施舍的神态和语气,说出这番话来的。

    冯君很想克制自己的脾气,但是这一刻,他根本无法忍受这份耻辱。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我要去见红姐,问问她,我哪里做得不合适。”

    郭大堂冷笑一声,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别傻了,红姐授权我跟你当面谈话,也是不想当面给你难堪,既然能共事一场,也是缘分,没必要成为仇人,你说对吧?”

    冯君又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将心头那份暴躁压制了下去。

    良久,他勉力一笑,“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怕明说,本来这个月,我就是要辞职的,鸿捷很了不起吗?你们会后悔这个决定的。”

    然而他的话在郭大堂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她冷笑一声,“是吗?那可太遗憾了,我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再多补你一个月的工资呢,现在看来,你也许不需要?”

    握草,冯君听到这话,恨得直咬牙,这一刻,他是真的把郭跃玲恨到骨头里了。

    他缺钱吗?当然缺了,公司辞退他,若是能多补一个月薪水的话,虽然会让他感到一些耻辱,但他也能厚着脸皮收下来。

    而且,他会因为这一点,不那么记恨鸿捷公司。

    郭跃玲会给他多补一个月的工资吗?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在他宣布自己本来就想辞职之后,才说出这番话,明显是羞辱他。

    现在就算公司真的打算多补一个月工资,他也没脸去拿了。

    他面无表情看着郭大堂,直看得对方的目光躲避开来,他才不动声色地发话,“你很好。”

    就这么平平淡淡的三个字,竟然带给了郭跃玲不尽的压力。

    这时,她也不敢用戏谑的眼光去看他了,只是耷拉着眼皮发话,“去财务领工资。”

    直到对方摔门离开,她才轻出一口气,嘴角再次泛起一丝冷笑,然后拿起电话拨号。

    电话拨通之后,她换了神色,略带一点沉重地发话,“红姐,我跟他谈了,他接受了。”

    电话那边沉默片刻,传来红姐的声音,“多补了一个月的工资吧?”

    郭跃玲苦笑一声,“他说了,本来就想辞职了,所以不稀罕咱们的怜悯……唉,还是年轻啊。”

    红姐幽幽地叹口气,沉默几秒,无声地挂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郭跃玲也放下了电话,她的嘴角再次泛起一抹冷笑。

    小子,天底下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女人!

    (新书上传,呼唤围观,点击、推荐、收藏,一个都不能少,本书计划于2018年元旦上架,想月票支持的朋友,这个月就该充值订阅了,下个月看出保底月票,元旦正好用,起点月票的规矩是,上月看出保底不行,上上月还有消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