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二十一章 难得葫芦(糊涂)
    出于对女服务员的感激,冯君冲她呲牙一笑,“谢谢你,非常感谢。”

    谢谢两字之后,一定要加上“你”,才能体现出诚心。

    女服务员脸色微微一红,犹豫一下低声发话,“你可以留下微信号……嗯,我能帮你鉴定。”

    冯君楞了一下,哥们儿现在的形象——气质这么好?居然被美女搭讪?

    做服务行业,尤其是这种高档商品的经营场所,鲜有容貌不佳者,女服务员的身高有一米六左右,身材苗条,容貌起码能有八十分,绝对比小李高。

    看到对方脸色有点微微发红,冯君生恐她感觉尴尬,马上就拿出了新买的中夏手机,打开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让对方扫一扫。

    还好新买了手机!在美女面前,要是还用着那个老年机,且不说拿出来跌不跌份,只说那缓慢的打开速度,就足以令他无地自容。

    事实上,冯君对女孩儿也有好感,已经素了这么久,要不……找个女朋友耍一耍?

    不过下一刻,他的心思就又被勾到了奇遇上,等对方扫码完毕,他冲着她微微一笑,“非常感谢……‘叶清漪’?”

    “是我的真名,”女服务员笑一笑,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李大福会竭诚为您服务。”

    冯君也笑一笑,随手发了一个红包给对方,“祝你好心情。”

    国内的服务业,是不主张要小费的,女服务员摇摇头,“谢谢,我不能收。”

    冯君微微一笑,扬一下手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女服务员犹豫一下,点开了红包,里面是6.66元。

    她抬起头,才要说什么,却发现对方已经转身向门外走去。

    她的嘴巴动一动,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抬起手来,在手机上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十分钟后,冯君悻悻地从旁边的古玩店走了出来,手上拎着一个小小的葫芦造型的挂坠。

    网络小说果然不能尽信!

    这个店里大部分的玉都有,古玩也不少,但他依旧没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黑龙玉是不便宜,就连水头最差的挂坠,都大几百块一个,店老板一个劲儿地推荐。

    冯君实在有点忍不住了,点开了叶清漪的微信号,“隔壁小叶介绍我过来的。”

    店老板是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瘦瘦的,听他这么说,脸上就堆起了笑容,“嗐,你不早说,黑龙玉是真没啥玩头,可我也不能让利太多,这玩意儿……嗯,还要涨。”

    顿了一顿,他从身后的抽屉里,摸出了这个玉葫芦,“这玩意儿……勉强也算是玉,外行不懂,看不出好坏来,一百块你拿走。”

    冯君是真心不想花这一百块,穷嘛。

    但是不管是叶清漪,还是店老板,给他的感觉都不错,那……一百块就一百块吧。

    他甚至都没兴趣让小叶帮着鉴定,只是想着等到自己赚钱了,再遇到她的时候,能有个话题——我可是去了那家店,还买了东西。

    在珠宝行毫无所获,冯君的心情不是很好,待他回到工厂门口,看到厂子里黑压压一片,门口连路灯也没有,心情就更不好了,“这个老抠!”

    看门老头还真的很抠,他看到大学生自己发电,索性就没有去合上总闸,从昨晚……一直到现在,都二十多个小时了。

    其实严格来说,这跟钱没太大关系,老头是要维护自己的威严。

    厂里的电费不用他出,强撑着不合闸,他自己也不舒服。

    可是他必须要让别人明白,这趟线该怎么使用,我说了算,合不合闸,要看我的心情。

    至于说大学生租户是无辜的,柴油发电机的发电成本高,那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嫌发电贵?你可以不发嘛,我这么大岁数了,没电不是照样活得很好?

    冯君在上午的时候,就跟老头沟通过,知道这个不讲理的逻辑,所以他见状就是一转身,得了,我还是找个地方吃晚饭吧。

    饭店其实也可以免费充电,不过那样的话,肯定是要找个包间了,省得引人注目,但是有包间的饭店,饭菜都不会很便宜,而且,吃一顿饭的时间,能充多少电?

    冯君想一想,还是找苍蝇馆子解决温饱,今天诸事不顺,他点了一瓶郑阳白酒。

    郑阳白四十二度,他就算酒量不错,一斤酒喝下去,也有点晕晕乎乎了。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结账之后,他晃晃悠悠往回走,打算回去拿一套换洗衣服,找个澡堂子睡一晚上。

    反正是没电,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有点粘腻,而且,如果能在澡堂里找到一个插头,他也能边睡觉边充电,做得隐秘一点就是了。

    走到厂门口,他就是一怔,怎么围了七八个人在那里吵闹?

    站在那里听了一阵,他知道原因了:这七八个人前来,是要让老头合闸的。

    按说这合闸不合闸,是老头自己的事,这些人根本没理由过问,不过他们却是找出了点毛病:你不合闸,这段路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厂子门口原本是该有路灯的,但是当时就没架线,上面领导示意,说你们厂子有效益,引根线出来,门口架几个路灯吧。

    反正厂子里的职工也有上夜班的,照得亮一点,对大家都好。

    久而久之,这就成为了惯例,这段路上都是路灯管理所的路灯,只有这一百多米,是工厂的路灯,连电费都是厂子里出。

    一百多米,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郑阳市是省会城市,什么时候也不会缺了灯光,那些漫射的光线,也能隐约照亮这一段。

    老头隔着铁栅栏门,很干脆地拒绝他们,“少扯淡,今天没下雨,路上也没挖开,这一段,闭着眼也能走过去……你们心思不纯!”

    这些人当然是心思不纯,大家打着大义的幌子,其实还是想用免费的电。

    有人拉着老头到一边商量,大概就是许好处了,不过老头很无情地摇头——他真的很倔。

    这些人纠缠一阵,见老头一副铁了心肠的样子,也就渐次散去,只剩下两个中年大妈,还站在那里破口大骂。

    冯君打开手机上的灯,走到了铁门处,拍打两下,“大爷开门,我回来了。”

    老头打开小铁门,放他进来,然后又迅速地上了锁头,“这会儿了,不出去了吧?”

    冯君有点酒意上头,看他一眼,直接发问,“今天晚上……还是没电?”

    “没电,”老头很干脆地回答,“总闸坏了,修一下要两千多,街道上没钱,正跟区里申请呢。”

    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换个保险合上闸就是了,他就是欺负这些街坊邻居消息不通畅,打着政府的大旗做幌子。

    你们不想等?那也可以,拿出两千多来,我帮你们修好!

    冯君都懒得理他,再次发问,“那明天呢,能修好不?”

    老头本来想说关你屁事,不过,嗅到对方口中的酒气,他还是耐心地打官腔,“街道跟区里要钱,这时间哪里说得准?快的话一两天,慢的话,没准要三五个月。”

    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大爷,我租房子的时候,说的是水电免费,不是说没水没电。”

    老头不高兴了,脸一沉,“小伙子,是电闸坏了,我也没办法,要不,这两千多的修理费你出了?”

    他不是想要对方出钱,而是想借此吓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

    “大爷,你可不够实诚!”冯君压低了嗓门,把嘴巴凑到对方耳边,“我自己就能修好……要不要我上手试一试?”

    “咳咳,”老头干咳两声,也低声回答,“行了,你知道就行了,不要乱说。”

    他没想着能瞒过这个大学生,所以很痛快地认栽,“今天肯定不能合闸,得好好治一治这帮混蛋,占公家便宜还占上瘾了?你放心,我估计明天就可以合闸。”

    冯君黑着脸看他,“我必须重申一遍,柴油发电很贵的……我的损失怎么算?”

    “你可以接我的电用,”老头一伸手,拉亮了一盏灯。

    他做事还真不是一般的绝,竟然搞了一辆电动车来,从电动车电池上,引出两根线,接了一个灯泡,中间还有拉盒开关。

    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这是四十八伏的直流电,我要是二百二的交流电。”

    老头不解地看着他,“我的灯泡能亮啊。”

    没文化真可怕,冯君再次无语了,他摇摇头,“这是白炽灯,有电就能亮……不对,你这是48伏的灯泡。”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老头一摊双手,耍开了无赖,“48伏你为啥不能充电?”

    “我这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冯君苦笑一声,“得,您有理,您大,我出去住一晚上澡堂,可以吧?”

    老头听到这话,也有点不好意思,“何必呢,你少工作一晚上会死吗?何必花这个冤枉钱?”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声从远处传来,以奇快的速度逼近。

    下一刻,几盏雪亮的车灯,照射向铁栅栏门。

    (重申,本书非技术流,相关专业知识纯属虚构,黑龙玉也不是黄龙玉,嗯嗯,召唤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