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二十七章 快被你迷住了
    事实证明,冯君想得有点多了,猩猩和刺猬不是一般的聪明。

    这俩都是有灵性的,打到精疲力竭的时候,就会分开来各自歇息。

    跟地球界散打运动员的搏击相比,它俩的战斗,也就是差了一个裁判。

    在休息的过程中,刺猬试图离开,猩猩不放它走,一边大吼一边撩拨。

    不过,当猩猩退得远的时候,刺猬也会向前滚几滚,那意思也很明显——麻痹的,你想走就走,问过劳资了没有?

    总体来说,冯君可以感受得到,刺猬相对劣势一点,但是猩猩真的没有必胜的把握。

    刺猬不放猩猩离开,不排除是一种以进为退的策略,而猩猩的退让,大概也是在寻找战机——以猩猩的身法,它真要走,刺猬应该拦不住。

    这俩的大战,引来了几只飞禽,有点类似于鹰隼,但是个头都是三年起步……错了,是三米起步,硕大无比。

    当然,它们的体型跟下面这两位相比,就有点不够看了,所以也只能在上方盘旋,指望能捡个漏捞点好处。

    然而,下面战斗的这两位,明显地很不爽头顶的家伙——劳资还没死呢,你们就等着吃肉了?

    不爽怎么办?猛然间,猩猩和刺猬在对峙中齐齐发动,目标就是头顶的猛禽。

    猩猩狠狠地扔出去一块大石头,足有篮球大小,而刺猬直接发射长刺。

    飞禽们迅速逃逸,有一只飞禽飞得过低,被石头击中。

    不过这个空间的飞禽走兽,都不是一般的皮实,它重重地中了一击,还挣扎着要飞走。

    就在这时,刺猬的的长刺到了,狠狠穿透了飞禽的胸膛。

    它掉下来的时候,猩猩拿树干一扫,想要据为己有,哪曾想刺猬缩成一团,从地面上弹起,狠狠地撞了过来。

    这俩再斗一场,结果各抢了半片尸身,退到一边狼吞虎咽地生嚼。

    一边吃着,它俩还一边打量着对手,显然,战斗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冯君看到这里,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捡便宜,会把命也搭上?

    看到这里打个没完,他可不想把小命也葬送在此处。

    想到自己已经打算好了,会在半天之后退出空间,冯君索性悄悄下山,推着摩托退出四五里地,寻了一个隐秘的场所,把摩托和剩下的物资藏起来。

    “走你~”

    下一刻,冯君就来到了自己的出租房,他身上只带了这一次在荒野里的收获,以及换洗衣服。

    他迅速地换上夏装,拎起装着玉石的背包,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选择进入空间的时间,是晚上九点,老头马上就要睡觉了。

    见到他走向大门,老头在玻璃窗里发话,“记得反锁了门,还回来吗?”

    “有朋友失恋了,叫我喝酒,”冯君笑着回答,“他什么时候好了,我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回答弹性十足,但是老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也年轻过,失恋这种事,劝一天正常,劝个十来八天也正常。

    不过,他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待对方消失在夜里,他才皱着眉,低声嘀咕一句,“怎么感觉……这小崽子变了一些?”

    冯君岂止是变了一些,他变了不少,个头又蹿了,也瘦多了,一脸的风霜,更是挡也挡不住,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些,他才会选择在夜里进入荒野空间。

    别的地方不去,他先去了“纽曼浴所”,这是郑阳大名鼎鼎的——澡堂子,奢华无比,各种服务应有尽有,价位不菲,钟点房都是六小时368元。

    现在的冯君,不会再心疼这种小钱了,这里对客人隐私保护得好,没人在意他进来的时候有多脏,随身物品也没人敢随便动。

    他开了一个钟点房——终究还是舍不得开二十四小时。

    进去之后,他又召服务员来拿走衣服清洗——虽然这衣服也没穿多久,但是他怀疑,上面有很重的味道,清洗干净了事。

    然后他走进了浴室,才发现这浴室比外面房间还大,浴缸是圆形的双人大缸,三个人泡澡也没问题,还有桑拿间、搓背床、以及淋浴间。

    他放了一池子水泡澡,坐进去之后就发现,一池……不够!

    他足足放了三池子水,才让池水显得不那么脏,然后又合了桑拿间的电闸,进去蒸。

    连泡带蒸,他用了两个小时,然后走进淋浴间,刮了刮胡子,用淋浴冲洗一下。

    他裹着一块浴巾,走出了浴室,在梳妆台前照一照镜子,满意地点点头,“小伙子倒是又帅气了……也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高。”

    就在这时,有人按门铃,却是衣服已经洗干净熨烫好了,服务员送了上来。

    这时候就已经十一点多了,不过他在九点半才开的钟点房,凌晨三点半要走人,小弟们不会考虑是不是影响了他休息。

    正经是小弟离开之后,马上又有人按响了房门,“先森,要不要服务?”

    要不要?冯君有点犹豫,他最近是真憋得狠了。

    以前他从没有跟失足妇女交易过,嫌她们不干净。

    就算他跟女朋友闹意见,也是去泡吧,或者勾两个网友啥的,玩一玩419。

    然而,憋得狠了,就无所谓干净不干净了。

    不过,想到鞋柜上的包裹,他还是哼一声,大声回答,“不用了,帮我叫个理发的来。”

    待他在凌晨一点出来的时候,头发都理过了,神清气爽,见到门口有体重仪,他上去称一下体重,顺便量一下身高。

    身高一米七八,体重六十八公斤……嗯,这身材就不错了,比较标准。

    出了门之后,他选个垃圾箱,将自己在荒野空间的破烂衣服扔进去,大都市里,拾荒的人比比皆是,会把捡到的东西合理地废物利用,这就算毁尸灭迹了。

    然后他又选个快捷酒店,住进去呼呼大睡,直到第二天十点半被饿醒。

    走到门口的穿衣镜前,他又照一照镜子,满意地点点头,“小伙不错……我都快被你迷住了。”

    这话当然属于自恋,不过凭良心讲,自打被雷劈以后,他的变化真的不小,从一个一米七三一百五十斤的微胖壮汉,变成了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三十多的标准帅哥。

    他的脸型五官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微微瘦了一点,但是相貌这东西,只要五官端正没太大问题,很多时候只是看你的精气神。

    同样的面孔,穷困潦倒和意气风发时,带给人的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冯君谈不上帅得逆天,但以前他也是个帅哥,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绝对称得起英俊。

    这次荒野探险,他本来不甚白皙的皮肤,稍微又黑了一点,但是他的眉眼间,又多了一份沉稳和厚重,以及……冷漠和淡然。

    正是因为如此,他回来之后,直接住酒店了,就是担心看门的老头看出不对劲儿来。

    唯一遗憾的是,裤子有点短了,要不要再买两条?

    想一想之后,他还是决定先不买了——没准哥们儿还要长,过两天又短了咋办?

    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何将带回来的玉石和石头出手。

    李大福旁边的古玩店,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话说回来……那位知道我不懂玉器。

    再有,就是找王海峰帮忙了,那厮在郑阳交游广阔。

    不过,冯君不想这么做,王海峰跟他太熟悉了,肯定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明显变化。

    而且,他无法解释,自己从哪里弄来的玉石——双方都知根知底。

    要不……先卖几块奇石?

    冯君从包里摸出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一边在手里把玩着,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着。

    走着走着,他看到一家“肯德基”,肚子忍不住叫了起来。

    他对洋快餐兴趣不大,但是现在是十一点,早餐都卖完了,午餐尚未开始,也就是这种洋快餐店,可以点餐。

    而且,这里的人、流量不小,他点得多一点,多点几次,也不会引起别人关注。

    于是他走了进去,排队点了两个汉堡套餐,端着盘子,找个地方坐下,埋头大吃了起来。

    他对面坐着的,是一对年轻的男女,本来正埋头低语,发现对方的家伙吃得实在太爽利,忍不住抬眼看过来。

    冯君没理会这俩,他觉得自己的吃相还算文雅,盯着食物目不斜视,咀嚼的时候并不出声,还闭着嘴巴,吞咽可乐的时候也不出声。

    当然,他吃得快了一点,五分钟就吃掉了一份汉堡套餐,但是……这不算素质低吧?

    只用了十分钟,他就干掉了两份汉堡套餐,只留下一杯可乐和一小包薯条,算是占地方用的。

    他站起身又去买,觉得肩膀上背着包,已经够显眼了,手里再拿一块石头,也没必要。

    于是他将石头也放在桌上。

    当他又端着两份汉堡套餐回来的时候,忍不住微微一怔:对面的年轻男子,正把玩着他放在桌上的那块奇石。

    不过下一刻,他就释然了,对方虽然有点失礼,可是自己没将石头收起来,就放在那里,别人想要把玩也正常了。

    当然,他心里不是很舒服,这也是必然的,所以并不打招呼,坐下之后继续专心开吃。

    然而,他还没吃了两口,就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这块石头有点意思,我要了,你开个价。”

    (求十二月的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