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二十九章 不成功的炒作
    搁在以往,冯君不喜欢别人说他穷,就是因为没有经济基础,他才跟女朋友分手的。

    现在他有奇遇在手,倒是不怎么计较了——困难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的。

    可是对方说他穷疯了,他还是有点不高兴,不过……也正合他的心意。

    于是他冷笑一声,“赭红入水墨,这石头不值一万?你懂不懂石头,不懂别瞎**,懂的话……要点脸成不?”

    他是真不懂石头,但是平时也上网,又是文科僧的双学位,多少有点存货。

    尤其是,那河谷里石头多了去啦,他就只捡了几块,能没有原因吗?

    王为民看重的方面,正是他捡这块石头的原因。

    所以说,奇石是难以估值,但是石头好坏,大家心里都有数,无非是有人喜欢,有人不太在意,才有了估价上的偏差。

    班花见王为民有点被动,忍不住又出声偏帮,“你刚才不是说不卖吗?现在又说一万了?”

    冯君眼睛一瞪,“我这石头本来就不止一万,是他非要说只值一千,我才打个比方……我说,麻烦哪位帮忙拨个妖妖灵成不?”

    “有病!”王为民瞪他一眼,走上前一把抓起那五百块钱,转身就往外走。

    当他听到“赭红入水墨”五个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次走眼了,对方明显也是玩石头的,他给出五百真的是欺负人。

    当然,他并不认为,这块石头远超一万块,但是这种事……没办法讲理。

    最起码,在大多数行家眼里,这块石头远远不止一千块钱。

    在郑阳这地界,王为民也不怕掰扯歪理,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被曝光。

    他不是摆不平事,而是为了这点小事大动干戈,太不值得了……不够别人笑话的。

    聚宝斋甚至可能因此伤筋动骨——玩珠宝玉器,信誉是根本,没信誉谁跟你做生意?

    “有种别走!”冯君跳着脚大喊,那厮却是走得越发快了。

    班花左右看一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也低着头贴着墙根溜了。

    没人去拦他们,这年头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事儿不能算完!”冯君在人群里大喊,“去看守所啃窝头吧……各位朋友,我手里这块石头,换这个人的姓名和地址!”

    有人在人群里起哄,“小伙子,给现金吧,我们不要石头!”

    都很机智吖,冯君暗暗感叹,脸上却不动声色,“现金的话,就只能给一万,你们别计较亏本就行。”

    众人眼里不揉沙子,这话一说,就坐实了他的石头起码值一万。

    是该要现金呢,还是该要石头?有些人开始纠结。

    嗐,别瞎琢磨了,先打听清楚那个人的姓名和住址才是真的。

    至于要选啥奖励……等领悬赏的时候再想也不迟。

    当然,这块石头到底是怎么样的,大家都要拍摄一下才行,省得到时候被掉包。

    还有人伸手掂量一下石头,暗暗地记住了它的质感。

    反正这年头没傻子,大家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甚至还有人伸手,去抓冯君的包,想知道包里还有什么。

    冯君一甩肩膀,冷冷地看那中年人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紧接着,有人想问他的联系方式,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人了。

    冯君并不知道这场秀,会起到什么样的结果,不过,来肯德基吃饭的人,都是比较潮的,微信朋友圈啦,微博啦之类的,总该有点帖子吧?

    事实证明,他又想多了,这消息在微博里,没有溅起半点水花,屁大的事,没有大V,没有水军,没有推广,想炒都炒不起来。

    倒是在郑阳的网络社区——郑阳热线里,有两个帖子,回复也不过是十几层。

    其中一个帖子里,有一个ID表示,愿意出一万块,买下这块石头,“……有意卖的话,请联系聚宝斋珠宝行,联系电话:XXXXXXXX。”

    冯君从来不上郑阳热线,没那习惯。

    当天下午,他去了古玩一条街,问另外几块石头的价钱,不过他是彻底的生面孔,收到的报价可想而知,更有人表示:这石头你要是觉得背得沉,可以放下,要钱绝对没有!

    半天逛下来,他算醒悟了:我就不该来古玩一条街!

    而且,这些石头,给人的感觉也确实业余了点。

    冯君又回宾馆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他改变了策略,拿了半截玉盒去询价,而且不是去古玩街,直接找珠宝行。

    又是一天跑下来,有点小收获,珠宝行认可这块玉——不算造型,只收玉。

    他们开出的价钱不等,最低的是八千,最高是一万二。

    冯君觉得,这个报价里有水分,他并不打算卖得很高,但也不能亏太多不是?

    他不知道的是,这天一大早,一个熟人注意到了他,在朋友圈里。

    也不能算是熟人,只能说见过两面——严格说是三次,就是那个比较能打的女孩儿。

    女孩儿叫夏晓雨,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发视频,“郑阳本地奇谈:万能的朋友圈,谁能告诉我,这石头真的值一万吗?”

    她点开一看,觉得这石头确实、估计、未必……唉,玩石头的全是疯子。

    慢着,我怎么觉得,这个差点被抢的家伙,有点眼熟呢?

    视频拍得很模糊,抖动得厉害,而且大部分时间,着眼点在石头上,就连王为民的镜头,也比冯君的镜头多一点。

    但她还是抓住了时机,微信视频里不能按暂停,她将视频保存到手机,这就可以了。

    “这不是鸿捷会所的那个……那个冯君吗?”

    对冯君,她一直心存感激,别看那次去会所的时候,她对他的态度不好,那是被刘树明恶心的,其实她心里非常清楚,那天若是冯君不出手,她不但要吃眼前亏,还可能遭遇羞辱。

    她这个年纪的年轻女孩儿,把面子看得相当重,哪怕付出再多代价,也不愿意受气。

    于是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夏晓雨来到了鸿捷会所,点名要找冯君。

    一开始,鸿捷会所没人理她,为啥?很简单,她把刘树明送进局子了!

    虽然会所里很多人看不惯刘教练,但终究是同事了一场,难免生出点同仇敌忾的心情——你厉害,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最后,还是赵红旗从门外走进来,幸灾乐祸地表示,“他啊,被辞退了。”

    夏晓雨听得大奇,马上追问原因,赵红旗却表示自己不知道——你问我们大堂经理去吧。

    郭跃玲对这女孩儿也挺头疼,可是她总要有点担当,不能把事情全推到老总那里,于是她大致解释了一下原因。

    夏晓雨一听,冯君竟然是因为这件事被辞退的,马上就不干了,“你这么搞,那不是说我知恩不报?你故意给我上眼药是吧?”

    郭大堂只能表示,“我跟他没私人恩怨,这是我们老总的决定。”

    “我去找你们老总,”夏晓雨气呼呼地走了。

    红姐没在会所,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才回来,夏晓雨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走上前噼里啪啦一顿问,大致意思就是一个……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冯君做了什么?

    可是,堂堂的社会你红姐,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学生妹难住?社会最擅长的,可不就是吊打各种学生吗?

    她淡淡地表示,这件事有别的原因,鸿捷辞退员工,也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事,不劳过问。

    然后她话锋一转,我知道他帮你了,公司也考虑了这一层因素,想着他去找你关说的话,只要你肯出头,他的工作就能保住,但是……他好像没有找你帮忙,对吧?

    夏晓雨真不愧是学生妹,这问题问得她相当尴尬——那厮真是无视了我。

    于是她又问,那你们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红姐其实不怎么在意她,所以很干脆地回答,辞退了他,我们还用操心他去了哪里?

    夏晓雨闻言,就受不了啦,“你这是看我份量轻,对吧?要我找个够份量的来跟你说?”

    红姐也有点不高兴,“我知道你跟喻家小丫头一起的,拿她压我吗?不怕跟你说,这事儿就是别人巴结喻家,才搞出来的!”

    跟她打招呼的,是郑阳文体局一个副局长,那厮想要巴结一下喻家人,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就帮喻家小姑娘出个头,为的是见了喻家人之后,聊天的时候有个话题。

    以红姐的实力,并不是很在意一个市局的副局长,然而,对方虽然是副职,但却是文体局的,正管着鸿捷的经营内容,不怕县官,就怕现管,他想对鸿捷动点手脚,不要太轻松。

    其次就是……事情不大,真的不算大,只是辞退一个区区的服务员罢了。

    若是真要动了鸿捷的根本,红姐不介意让对方感受一下自己的实力。

    红姐当然也可惜冯君,可是这年轻人太不会来事,她想保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员工,就要冒得罪副局长的风险,对她而言,这么选择的话,实在有点脑残……

    路都是自己选的,她认为,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主要怪冯君。

    红姐并没有想到,郭大堂在里面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听完这套逻辑之后,夏晓雨有点晕,不过她必须承认,对方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她想一想才发话,“好吧,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我想要知道他现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