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十章 悔不当初
    出于某种原因,夏晓雨并没有说,自己是从朋友圈里得知,冯君遇到事了,才过来找人。

    然而,红姐见到她找过来,就后悔了,早知道这样,我何苦做这个恶人。

    当然,她心里也难免奇怪,那个傻小子何德何能,竟然真的能被夏晓雨看上眼?

    红姐有冯君的QQ号,但那是为了偷菜,两人从来没在QQ上说过一句话。

    现在她肯定不方便为此事,专门弹个窗啥的,她的身份和地位在那里摆着。

    于是她给郭跃玲打个电话,“你了解一下,冯君现在在做什么。”

    郭大堂见到夏晓雨找过来,心里早就嘀咕上了,待接到电话,直吓得魂飞魄散。

    她奚落冯君的时候,可是没有留一丝一毫的情分,甚至还设计了对方一个月的工资。

    现在听说咸鱼要翻身,她心里这个悔恨,也就不用提了:当初那货都要走了,我何苦算计人家一把,枉做小人?

    她心里忐忑,却还不敢说,只能硬着头皮给王海峰打电话,想打听消息。

    哪曾想,王海峰也是恨上她了,见到是她的号码,直接就拒绝了。

    王教练比较任性,当然,他这么做,也不怕耽误正经事——我只是不接你的电话,如果单位有事,你打不通,红姐或者其他同事,也能通知到我。

    可是郭跃玲哪里敢让红姐给他打电话?

    她倒是想让其他同事给王海峰打电话,可是这么一来,会所里其他人就会知道,她在处理冯君的问题上,又出尔反尔了。

    所以她只能悄悄问前台小李:你有没有冯君的联系电话?

    小李有他的电话,而且亲自拨了过去,不过非常遗憾,那边没接电话。

    当天晚上,郭大堂带着两个跑腿的,在附近一个劲儿地打听,谁见到冯君了。

    直到第二天上午,王海峰来上班,她才堵住他,要他给冯君打电话。

    王教练本不带理她,等他听说,是那个送刘树明进去的女孩儿找过来了,忍不住就是一乐,“既然是桃花运,那我破个例。”

    不过他也没打通冯君的电话,然后,他想起来了,那家伙……似乎在某个工厂租了房子?

    于是他又联系发电机厂家,问他们送货到哪里了,最后总算是找到了街道工厂。

    然而,看门的六爷说了,冯君的朋友失恋了,丫去安慰朋友,走了好几天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这个我不清楚,估计大学生自己也不清楚,得看他朋友!”

    郭跃玲急得差点吐血,咱不带这样的啊,那个小丫头可是逼得很紧……

    冯君这会儿做什么呢?他正在检讨前一阵的作为。

    首先,他不应该盲目迷信网络的力量。

    成为网络热点好不好?当然好了,他遇到的麻烦,甚至很可能直达天听。

    但是成为热点很难,真的太难了。

    对平民百姓来说,网络没有门槛,但是炒作有门槛,不但有,而且还很高。

    某个国内知名的歌手、音乐家,数十次想上头条,都未能如愿。

    第二点就是,他认为自己前期这么卖玉盒,真的不好。

    现在,郑阳市有点名气的珠宝行,他都去过了,也没有卖起价钱去。

    指望珠宝行出尔反尔,再开出高价来?对此,冯君只有两个字:呵呵。

    若是这两个字不能说明问题,他可以再换两个字:凭啥?

    那么大的珠宝行,已经给出了价钱,凭啥改变初衷提高收购价?你脸大?

    所以他现在想把玉盒卖出好价钱,只能再换个城市了,而且还不能是伏牛省的城市。

    郑阳是伏牛的省会,这里都卖不起价钱,还指望下面地市会大方?

    可是就这么离开,冯君还有点不甘心,来回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他琢磨来琢磨去,决定换个法子:我真是猪啊,去赌石的地方看看,不就行了?

    他看的网络小说里,赌石一旦擦出绿来,旁边就有珠宝行的人报价了,竞争还挺激烈。

    至于主角后来有没有装逼打脸之类的,那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予讨论……

    郑阳也有赌石的地方。

    冯君就找了这么一处,在那里闲逛,守株待兔。

    这里闲杂人员不少,大部分都是跟他一样,看起来闲得蛋疼,不过像他这样背包的不多。

    冯君在这里待了一天,忍不住又想骂娘:网络小说害我不浅,谁说现场开石头的很多?

    按说切石头用的切割机,是比较专业的设备,切石头也是一门学问,一般人不会买回家自己开,现场切开,一旦涨了也方便随手卖掉。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冯君忘了一件事:赌石的,就没几个一般人。

    这一天,他很是见到了几个买石头的,但是人家大多都是二话不说,交钱之后,把石头装上车就走,根本没有多余的话。

    冯君看了几次,实在忍不住了,请教一个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中年妇女,“大姐,麻烦问一句,你咋不现场开呢?”

    大姐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看到是个帅气的小伙,面色才好了一点,“我们有自己玩的圈子,不用在这里开。”

    要不说,不干哪一行,不知道哪行水深呢?

    冯君讪讪地一笑,“那你们开出货之后,怎么卖呢?”

    大姐又警惕了起来,不过,最终她还是做出了回答,“我们有渠道,你就不用管了……我说小伙子,你到底想问什么?”

    冯君依旧是赔着笑脸,“没啥,就是想看看现场擦石头,以前没见过。”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上下打量他一番,最终还是放弃了邀请他旁观的打算,“好说,你在这儿多等几天,能看到。”

    大姐离开了,旁边一个豁牙汉子笑了起来,“胡姐把你当成捞偏门的了。”

    这厮也是个闲汉,不过很显然,丫在这里闲逛,绝对不是为了打发时间。

    冯君听得先是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她以为我可能抢劫?”

    想一想也能理解,现在翡翠的价格打着滚往上走,做一单大的,很可能一辈子吃喝不愁了,所以现场的闲汉里,估计有不少是心怀叵测的。

    照此推断下去,现场切石头的人数少,估计跟这也有关系,万一切出极品呢?

    来赌石的人必须得带够人手,才敢现场开石头,没办法,人心坏了。

    然而话说回来,带的人多,赌垮了怎么办?那岂不是成为了大家的笑柄?

    正经是几个身家差不多的主儿,组成个小圈子,可以共享设备,还可以交流经验,分享渠道,这样一来,不但风险小多了,也增加了很多乐趣。

    赌石赌到一夜倾家荡产的主儿不少,但是绝大多数赌石头的人,还是把它当成了一种乐趣——腰里趁几个子儿,赔得起,也不往大里玩,输赢固然重要,过程也很重要。

    冯君想明白了,那豁牙汉子却又是猥琐一笑,“你抢劫?没必要吧,泡上胡姐以后,你可就人财兼得了。”

    冯君顿时无语,好半天才伸出一个大拇指,“老哥好胃口,兄弟我……佩服!”

    豁牙汉子不屑地笑一笑,“人家一年玩上百万的石头,你倒是胃口不好,脸蛋能顶钱花吗?说实话,胡姐未必看得上你呢……”

    冯君也无意跟他叫真,只能暗叹:网络小说果然是不能全信。

    事实上,他在这天还是看到了四次切石头,不过都是不大的石头,买的人也不是很在意。

    四块石头,有一块切出绿了,旁边过来个人,开价两万把石头买了,也没人竞争。

    冯君觉得,自己可能又想当然了,“看来竞价也是假的,唉。”

    好死不死,豁牙正在旁边,闻言他冷笑一声,“这种垃圾货色,你指望竞价?”

    冯君听到这话,是彻底明白了,竞价是有的,想要看到,那就不知道是哪天的事儿了。

    想到这些珠宝行,都是财大气粗,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残破玉盒,大约也是“垃圾货色”,念及于此,他一时有点心灰意冷,抬手摸出手机,就订了去并州的火车票。

    希望那里的玉石市场,能给个相对公道的价格吧。

    去并州的火车票还挺抢手,明天的票都卖完了,最早也是后天的,于是他订了一张。

    第二天他没啥事,心说闲着也是闲着,再来转一转吧,就当是涨涨见识了。

    然而世间事就这么不讲道理,他还真来对了,下午两点左右,有人切出了冰种,石头不算太大,还只擦出一个面,报价直接就是五十万起。

    随着鞭炮噼里啪啦响起,整个市场仿佛瞬间就活了一般,那些无所事事的闲汉都忙了起来,甚至连豁牙汉子,都摸出两个手机,一边拨电话号码,一边跟人通话。

    石头一点一点解开,报价也在不住地上涨,眨眼就突破两百万,奔着三百万去了。

    赌中的主儿不怕这动静,那是两个中年人,都是成功人士,带的跟班也都是精壮小伙。

    用两人的话说就是,他俩中午谈点合作,喝了点酒,过来玩玩,试一试手气。

    这俩也商量好了,冰种肯定要卖,卖的钱就当共同投资了,但是他们强调,得解开了再卖,就算赌垮了也不怕,咱不差这几个。

    (新书上传,求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