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十二章 理想照不进现实
    王为民听到二叔的话,有点傻眼,那厮还有玉料?

    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了,“那家伙连石头都捡,有没有料,我看难说。”

    聚宝斋在郑阳的珠宝行里,也是名列前茅,对于这样规模的珠宝行来说,玉石才是主营业务,玩石头不过是捎带的。

    他不相信,那个在肯德基里吃四个汉堡套餐的家伙,会有大规模的玉料。

    当然,这话他说得也有点心虚,但是他必须说啊。

    王总叹口气,看着不远处嘀嘀咕咕的那二位,一脸的沉重——那小伙子不但懂得利用时机询价,在钱上也比较大气,做事又果决,在现下的年轻人中,绝对算个人物。

    他有种直觉,那厮身上,有好东西的可能性很大。

    梁总倒是没这么期待,他就是想囤点货,顺便恶心一下聚宝斋。

    所以当他看到另一半玉盒时,竟然有点傻眼,“小伙子,你这是……啥意思啊?”

    冯君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微微一笑,“我卖玉,不卖盒子。”

    “这好说,这块给你六万,”梁总也放下心来,笑着发话,“我还当你要按残破古董卖呢。”

    他收的就是玉料,绝对不想扯什么古玩价值,否则又得费半天口水。

    冯君笑着点点头,“那成,就六万,不瞒您说……这两块还真能严丝合缝对到一起,您要不信,可以试一试。”

    他询价的半截玉盒,比没拿出来的那半截大一些,就算这样,那些珠宝行还嫌弃呢。

    对方能给出六万的价格,也许不是最高,但绝对算得上公道。

    “我不试,”梁总很干脆地摇头,“我是买料呢,不是收古董。”

    这玉盒平淡无奇,没啥太大的价值,就算修复到一起,也是修过的,价值更会缩水,与其那样,不如当玉料用了,不但好出手,没准还能赚得更多。

    冯君知道他的心意,所以笑一笑,“我没别的意思,顺口一说而已,我已经说了,我卖玉。”

    梁总看他一眼,微微颔首,对这年轻人的印象,越发地好了——真的懂进退。

    下一刻,他扫过冯君的背包,发现还是沉甸甸的,眼睛忍不住一亮,压低了声音发问,“你这是……手上还有别的玉器?”

    这玉盒不用说,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他只当对方发现了什么窖藏——有残破的玉器,想必就会有更好的玉器吧?

    冯君笑了起来,“您想多了,我这儿还有块玉料,您有兴趣看看不?”

    “太有兴趣了,”梁总毫不犹豫地回答,一脸的笑容,“我们恒隆主要做珠宝,古玩玩得不多,心思也不在这上面。”

    不过,当他看到冯君手中人头大小的玉石时,笑容顿时就凝结在了脸上。

    待冯君将石头放在地上,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抬手就去摸。

    摸了一阵之后,他越发地激动了,又取了放大镜来看,身子不住地抖动。

    最终,他还是没忍住,大喊了一声,“握草……这么大的羊脂玉籽料!”

    冯君听得就是一喜,他就算对玉懂得不多,这种词还是听得懂的,羊脂白玉,那是软玉里的王者,而籽料又要比山料价值高。

    行业里的说法,籽料是河水经年冲刷出来的,色泽好油性大,质地也更细腻。

    这也是冯君最期待的结果,他甚至计算过,自己发现的若是这种玉,能赚多少钱。

    一克一万的话,三十千克……尼玛,这岂不是三个亿?

    要知道,现在好的羊脂白玉,都有卖一克两三万的。

    冯君承认自己穷怕了,但他理性尚存,知道自己的算法有点问题,很多成本没有算进去,但那是三个亿啊,哪怕是打一折卖,也是三千万呢。

    他喜笑颜开之际,王总也听到“羊脂玉籽料”五个字,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握草!”

    王为民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刷白,他忍不住大叫,“不可能,最多就是山流水料。”

    “有毛病吧你?”梁总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他一眼,“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

    恒隆的梁总虽然年方四十多,但是在郑阳的珠宝行业里,也是排得上字号的人物,王为民的话,是对他严重的冒犯。

    “我是说,我是说……”王为民犹豫半天,终于一咬牙,抬手一指冯君,咬牙切齿地发话,“这个穷鬼怎么可能……”

    “好了!”王总怒吼一声,他已经气得直哆嗦了,“为民你先离开吧。”

    这一刻,他对这个事儿失望透了,瞧瞧你办的叫什么事。

    “我不服!”王为民高声叫着,“这家伙是在肯德基吃三个汉堡套餐的穷鬼,怎么可能有羊脂玉籽料?”

    他嘴上说着不服,脸色却是刷白,因为他很清楚,这么大一块羊脂玉籽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隐形的和无形的。

    对玉器行业的商家来说,最宝贵的资源是什么?

    好吧,最宝贵的资源,肯定是上乘高端客户,对哪个行业而言,这种资源都是最宝贵的。

    如果不算客户资源的话,最宝贵的资源,当然就是顶级原料了。

    玉石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世界上就那么多,除开那些没有被发现的,已经被发现的玉石是恒定的,只可能因为损毁而减少,不可能增加。

    而珠宝行业,又是典型的奢侈品行业,顶级货色越多,才能做得越大。

    聚宝斋少了块羊脂玉籽料,别家就多了一块,算账得一里一外地算,而不是单纯地计算,聚宝斋没收到这块玉,少收入了多少。

    王为民郁闷得想吐血。

    这一切损失,只是他因为想在老同学面前装个逼,以及对穷人的轻视。

    更悲催的是,如果聚宝斋只有参与竞争的资格,仅仅是“可能”得到这块玉,也就罢了,这个锅不能全部算在他头上。

    然而问题在于,在他来之前,他的二叔已经跟对方谈好了第一笔交易,只差付钱了。

    第一笔交易成功,第二笔、第三笔交易还远吗?

    这个锅必须是他背,也只能由他背。

    “你这是说胡话吧?”梁总看他一眼,觉得这厮的逻辑很有点莫名其妙,“肯德基怎么了?我儿子也常吃。”

    大人吃肯德基和小孩吃肯德基,能一样吗?王为民很想这么驳斥一句。

    然而悲哀的是,他忽然间发现,自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王总见状,真是恨不得抬手给侄儿一个耳光,麻痹的你别再丢人了行不?

    不过最终,他只是微微摇头,轻拍一下侄儿的肩头,“好了,你先回吧,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一块玉而已。”

    几年之后,王总每每想起自己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特么的,当时真的是鬼迷心窍了啊,我凭什么就敢说“一块玉”,还还还……“而已”?

    王家叔侄的事暂且不提,梁总开始给冯君报价,“六百万。”

    瓦特?冯君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一呲牙,“你说多少钱?”

    “吓了一跳?”梁总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嘴角露出古怪的笑容,“多了还是少了?”

    “少了,”冯君老老实实地回答,“刚才那块翡翠,还六百八十九万呢,只是冰种。”

    “硬玉跟软玉能比吗?”梁总郁闷地撇一撇嘴,“翡翠有多火,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和田玉没多少人炒……”

    冯君倒也知道这个,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讲,和田玉的价格也是一路青云直上,只不过它来源稳定,不像翡翠一般,黑色和灰色地带太多,甚至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有噱头才有炒作空间,这是必然的,而炒作能吸引眼球,这也是必然的。

    但他还是有点不服气,“梁总,这是羊脂玉籽料啊,得跟玻璃种比价钱的吧?”

    你丫真是个棒槌!梁总很无语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他做生意,其实不喜欢给别人科普,但是今天他心情好,就给小家伙解说一下。

    “羊脂玉籽料,也有品相一说,你这个料有皮,但大致还是能看出来,也就是中等品质,而且我敢肯定,它不是西疆料,也不是韩料和俄料。”

    “我不想问,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料,关键是它没名堂,价钱上就要受点委屈。”

    “还有就是,批发和零售,价格肯定不一样,我们制作玉器的时候,肯定也有损耗……”

    “好了,”冯君打断了他的话,虽然他对这个价格还是有点遗憾,但心里已经平衡很多了,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对方说了——没兴趣问玉料的来源。

    没兴趣就再好不过了,他能随时进入荒野空间,再找点玉料,应该也不存在多大问题,既然是这样,他又何必斤斤计较这一块呢?

    反正六百万,已经够他做很多事了,大不了以后他发现上当,不再跟这家来往就是了。

    于是他笑着点点头,“既然梁总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那就六百万好了,算交个朋友。”

    梁总见他做事敞亮,心里也高兴,于是笑着回答,“反正你总得让我挣点,是吧?要不这样,底价六百万,你跟我去公司,开了料皮,也许还能多给你估点。”

    (更新到,求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