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十四章 选择性重视和无视
    冯君盯着手机,正难以取舍,就听到老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对了,大学生,有个你的同事来找过你,个子挺高,挺帅气的小伙子。”

    嗯,是王海峰,冯君看一眼通话记录,发现好多未接电话,居然还有家里打来的。

    这两天他忙着卖玉石和查资料,又因为被辞退,心情也不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解释,就将手机定了静音,还屏蔽了来电提示。

    现在他有心思聊天了,少不得回拨一个电话给家里。

    老妈接的电话,说也没啥事,就是马上八月十五了,问他回家不回。

    冯君看一眼屋里的发电机,笑着回答,“哎呀,最近业务挺忙的,估计是回不去了,过年吧,过年我争取回去。”

    老妈倒是没有抱怨,随便叮嘱了他两句,还说天气开始变冷了,你得注意加衣服,别感冒了。

    冯君嗯嗯啊啊两句,挂了电话,开始盯着发电机发呆。

    他跟王海峰说的,自家店面需要发电机,那还真不是信口开河。

    老家本来就是个小县城,他母亲的店铺所在的地方是老区,线路老化私搭乱建的很多,供电真的得不到保障,一天停四五次电是常见的事儿。

    冯君正琢磨着,要是找到了合适的房子,要不要把这台发电机运回老家去?

    还是不要了吧!他做出了决定,就算租了新房子,这个地方也能续租下去,50千瓦的发电机,充电效果虽然差了点,但总比没有强。

    人都说狡兔三窟,他现在有奇遇傍身,又不是很差钱,多准备条退路,总比没有强。

    而且,五十千瓦的发电机,也稍微大了一点,家里用不着这么大的。

    关键是这东西占地儿也不小,从郑阳拉回老家,也得花一笔钱,以后还不方便保修。

    当然,给家里买一台发电机,是他的心愿,早晚要做,只不过现在,算不上当务之急。

    放下这件事之后,他又给王海峰拨过去电话。

    王教练三个六的电话关机了,四个六的电话没人接。

    冯君马上就明白了,于是叹一口气,“这是又吵架了啊,你俩就不能消停点?”

    王教练家里闹矛盾,就不可能有别的原因,肯定又是王夫人因为什么事吃醋了。

    他刚挂了电话,正说要摇一摇,就有人打进电话来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冯君接起来一听,却是有人看到了他在59同城上求租信息,打过来电话联系。

    冯君忍不住愕然,“这么快?”

    他心里清楚,自己月租一万的价格,肯定会打动不少人,不过他真是没想到,这求租信息登上去才十来分钟,就有人打来了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个女士,她很客气地发问,“请问你是要租房子?”

    “没错,”冯君也很直接,“条件我都写上去了。”

    “我有一套三室二厅的房子,在友谊路,”女人的声音很自豪,“一百八十平米,一个月算你八千好了。”

    友谊路是郑阳市的中心区域,文化气息很浓,周边环境也不错,虽然不算商业区,但也隔着不远,住宅楼的个价格极高,房租也相当高。

    手里有这么好的房子,她当然可以自豪。

    然而,房租再高,也高不到一百八十平米的房子,月租达到八千的地步。

    郑阳终究不是帝都,也不是一线城市,虽然是准副省级城市,还是省会,但是这里的人均收入并不高,消费也不高。

    类似的房子,59同城上就有人在出租,精装修加家电齐全,可以拎包入住,也不过才六千的月租金——事实上,这个价格在本市,已经算是天价了。

    女人的开价,显然有点虚高,不过冯君并不在意,他轻哼一声,“嗯,还有呢?”

    女人迟疑一下,才又发话,“有车库,你可以免费使用,水电有线和物业费,都是你交,房租是交三押三……我家是精装修。”

    冯君再次干脆地回答,“没问题。”

    “那就这样吧,”女人的声音欢快了起来,“你什么时候有空,来看房子?”

    冯君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放在面前看一眼,默默地点一下挂断键。

    半分钟之后,女人又将电话打了进来,“断了,是你信号不好,还是我信号不好?”

    冯君有点无奈,你家洗发水是用飘柔的吧,咋就这么自信呢?

    他轻咳一声,“咳,不是信号的问题,是我压了电话。”

    “嗯?”女人显然比较惊讶,然后不高兴地发问,“说得好好的,你怎么压电话?”

    冯君越发地无奈了,“我有备注的,租房有前提条件,你没看到?”

    “哦,是充电吗?”女人反应过来了,“你需要充电的时候,我给你找充电的地方。”

    “我不是让你找,而是房子本身该有充电条件,这是前提,”冯君看在对方是女人的份儿上,还是解释了一句,“要不然,我凭啥这么贵租房子?”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女人也不高兴了,“我家房子好,当然租得贵,至于说充电,在哪里充不是充?”

    我都怀疑,你根本不知道五百安培是什么概念!冯君也懒得解释了,再次挂断了电话,直接将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他不认为自己这么做很失礼——我花大价钱租房子,肯定有我贵的原因,你起码要看明白,我租房子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吧?

    不尊重人?我也想尊重你啊,但尊重是相互的,你不尊重我,让我怎么尊重你?

    麻烦你搞一搞清楚,我是有前提条件的,不是人傻钱多。

    拉黑这个号码,并没有让他变得清净,还不到十秒钟,又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这次来电话的是个男人,依旧是要出租房子,而且咬定是一万月租——市郊的房子,清净是肯定的,还有一个小院,可以种瓜果蔬菜。

    冯君也懒得多跟他浪费口水,“咱先不说其他,我就问,能充电不?”

    “你这五百安的要求,有点高了,”男人倒是有所准备,也明白里面的难度,“我家那房子的总闸,也就是两百安。”

    对一般人家,哪怕是别墅,两百安也足够使用了,一点五匹的空调,同时能开四十台。

    对于做了准备的人,冯君还是很客气的,但是他不能答应,“那就非常抱歉了。”

    “别介,我可以帮你拉根专线,”男人想做成这一单,很显然,一万的房租,对他的诱惑力极大,“但是除了电费,安装费用你出,而且……你得告诉我,打算做什么。”

    冯君非常干脆地表态了,“费用没问题,其他的……抱歉,不合适跟你说。”

    “那这就不好办了,”男人表示,自己非常为难,“你用的电太多,我跟村委会要专线,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

    “怎么解释……是你的事儿,”冯君回答得一点都不客气,“我在意的,是你能不能提供这样的接头。”

    男人迟疑一下,还是很为难地表示,“真的不好办,万一别人怀疑你做什么不好的事儿呢?”

    冯君笑了,“你可以观察嘛,我就问你一句:没有特殊要求,我何必这么贵租房子?”

    男人又迟疑了一阵,才继续发话,“你既然不怕观察,为什么不能说一下用途?”

    “麻烦你搞清楚,是我在租房子哎,”冯君哭笑不得地回答,“你满足不了我的条件,还质问我?”

    男人也有点不高兴,“你不回答我的问题,这条件没法满足你,房子没法租。”

    “没法租就算了,”冯君直接压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他兀自有点愤愤不平,真当我这么高的房租是白开的?

    理论上讲,对方的要求也不过分,不搞清楚原因,凭啥给你拉趟线?

    然而,麻烦你搞清楚,我出了超高的价钱,就要享受到应该有的待遇。

    换句话说,如果我方便跟你解释原因的话,你凭啥要这么高的房租?

    风险和利益从来都是成正比的,对吧?

    他觉得自己的逻辑没错,然而事实证明,很多人接受不了——或者说不愿意接受这观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接电话,很多房东试图说服他:你这逻辑不通。

    冯君很干脆地表示,我要按我的需求租房子,不是按你们的需求,租你们的房子。

    说白了,是别人不具备这个前提条件,还想租高价房子给他,咱不带这么不讲理的。

    真要具备这前提条件的,肯定二话不说,直接租房子给他了。

    事实上,打电话来的除了房东,还有不少房屋中介,做为专业人士,他们居然也都建议他:你得变通一下。

    冯君更生气了,那些外行不懂,也就算了,你们也能说出这话来?

    所以他很愤怒地表示,我是找房东求租房子,没上杆子要求你们房屋中介参与吧?

    他的态度很不好,话也很呛人,给人的感觉,根本就是对中介公司有成见。

    然而有意思的是,最后跟他谈得最好的,还是一家中介公司的职员。

    (继续冲签约榜首,召唤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