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四十二章 武器的设想
    冯君对郭跃玲,真的是半点好印象都欠奉。

    他白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说,扭过身来继续叮嘱老头,“收到的东西,记得放进屋里,有些是怕水的。”

    话刚说完,郭跃玲已经旋风一般冲了过来,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冯君,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来请你回去上班。”

    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沉声发话,“松手。”

    “我不松,”郭跃玲一脸的决绝,将他的胳膊死死地抱在怀里,“我已经等你四天了。”

    冯君闻言,冷笑一声,“你等我四百天,那也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

    “我知道错了,”郭跃玲的胸脯,死死地挤压着他的手肘,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辞退你是红姐的意思,不过我也有不对,不该在你离开的时候,故意刺激你。”

    此刻正是秋初,大家穿得都不多,冯君的手臂,能感受到她胸前柔软的两团。

    不过,他对这女人,实在提不起兴趣来。

    待听到“刺激你”三个字,更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用那并不存在的、加一个月的薪水来羞辱我吗?

    不管冯君愿意不愿意承认,他对于穷困的话题,是比较敏感的,尤其是那些恶意的玩笑或者戏谑,他非常讨厌,因为贫穷带给了他太多不美好的记忆。

    所以他沉着脸,伸出左手,攥住了郭跃玲的右上臂,缓缓发力。

    他在男人里都算一等一强壮的,手上的劲儿有多大,可想而知。

    “啊,”郭跃玲疼得尖叫了起来,泪珠在眼眶中直打转,“疼,疼……冯君你放手!”

    冯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还在缓缓加大力量。

    我让你放手,你不听我的,那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他不喜欢对女人动手,现在也不过是略施薄惩。

    郭跃玲却是疼得受不了啦,不得不主动放开了他的胳膊。

    冯君根本懒得理她,对老头点点头,“六爷,那咱就说定了。”

    六爷还没来得及说话,郭跃玲又叫了起来,“冯君,你居然打女人,还算个男人吗?”

    冯君一听这话,火气腾地就上来了,他侧头看她一眼,冷笑着发问,“那刘树明也打女人了,为什么反而是我的不是?”

    郭跃玲愣了一下才回答,“我说了,我已经知道错了,冯君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冯君淡淡地看她一眼,“其实我不介意打女人,尤其是那些贱女人,你要再纠缠我,我可真是要打人的。”

    郭跃玲嚎啕大哭了起来,“冯君,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家里的老人小孩,还等着我挣钱养活,你大人大量……”

    “打住了!”冯君冷冷地阻止了她,“以德报怨,何以报直?你有家人要养活,就让我网开一面,我是单身狗,就活该被你炒鱿鱼?”

    自嘲为单身狗,他猛地又想起了别的恩怨,说不得又是冷冷一笑,“哦,我倒忘了,在你眼里,现在的大学生比狗还多……我都不配做狗了呢。”

    郭跃玲原本还想狡辩,说辞退你的决定是红姐下的,可是听到对方又提起了其他的恩怨,索性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冯君,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放我一条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冯君就抬起右脚,直接踹了过去,将她踹了一个四脚朝天。

    他不屑地哼一声,转身向外走去,“六爷,下回你再这么做,我可是要退房了。”

    他微微开动脑筋想一下,就猜得到郭跃玲为什么能及时出现在这里。

    然而,六爷却是秉承了一贯以来的小算计,很干脆地否认,“不是我通风报信的,这女人天天来找你,今天这也是碰巧了。”

    冯君懒得跟这家伙费口舌,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至于说郭跃玲的死活,他才懒得放在心上,不过很显然,夏晓雨一定在里面出力了。

    想到夏晓雨,他就忍不住想起了那个邻家女孩一般的叶清漪。

    上一次,真的是被王海峰坏了好事!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多少心情去约妹子,辛苦充电三天,今天五次进入空间,瞬间就打回原形了,为今之计,还是回别墅再老老实实充电吧。

    这一次,他消失了足足五天,等他再现身的时候,手腕上的能量点,差不多有一百了。

    一块灵石瞬间能充满的能量,竟然让他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购买柴油的费用,更是逼近了十万元。

    这还亏得是远亲在这一周出门了,他充电时可以不用顾忌那么多,否则的话,还得多费两天的时间。

    然后,他就要去和平街取货了,这一次,他提前给王海峰打了一个电话,“海峰,中午一起坐一坐,对了,那个五十千瓦的发电机不错,再给我弄一台。”

    王海峰听得有点咋舌,“你这还真是跟发电机干上了?”

    冯君笑着发问,“有钱你还不挣?”

    “切,”王海峰不屑地一哼,“谁指望你那点钱?对了,这台机器的钱,你得自己出了。”

    冯君也懒得跟他斗嘴,轻描淡写地哼一声,“嗯,我知道了,钱不是问题。”

    他挂了电话之后,王教练在这边愣了一愣,看着手机轻声嘀咕,“这家伙……发财了?”

    他跟冯君的关系很好,非常清楚这家伙的身家——咬牙冲动一下,差不多能买起这么一台发电机,但问题的关键是,丫就不是个冲动消费型的主儿。

    冯君先去了和平街,看了一下网购来的物资,大致来说,基本上该到的都到了。

    这次购买的物资极多,加上包装盒,差不多堆放了小半个房间。

    冯君甚至觉得,有必要雇辆车,专门往别墅送一趟了。

    不过,这个也不着急,还是先去见一见王海峰吧。

    两人吃饭的地方,就是冯君常去的那家苍蝇馆子,别看王教练家财万贯,也喜欢在这里吃饭,这家的口味真的不错,虽然环境简陋了点,但是气氛非常放松。

    店老板也记得冯君,还热情地打个招呼,“好久不见你来了。”

    王海峰却是敏锐地发现,小冯的衣着变了,虽然仅仅是国内的品牌,可一身的行头下来,再加上手包,也得近万块,“你这阿玛尼手包……A货吧?”

    冯君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屁的A货,打三折还五千多呢,你家A货这么贵?”

    “那你这是发财了,”王海峰笑一笑,“今天中午不能多喝,晚上要给夫人贺寿。”

    “我去,怪不得一早晨起来,眼皮就跳,”冯君随手拿起桌上的菜单,“合着知道是要破财了……老板,点菜!”

    看着他点完菜,王海峰才说一句,“她是二十九岁生日,又不是整寿,就我们自家几个亲戚,你不用客气。”

    “无所谓,”冯君笑着回答,“最近发了点小财,买个包包啥的,还是买得起的,将来从泰国带货回来,还指望她呢。”

    “真没这必要,”王海峰正色发话,“我夫人的包儿,基本上都是去燕京和香江买的,你有这钱,不如省下来去进货。”

    也就是两人关系好,才会这么掏心窝子地说话。

    “别介,”冯君笑着回答,“正经是我还想托你给我买点东西。”

    王海峰看他一眼,“想买啥,你直接打电话就行了,怎么还当面说?”

    说话间,饭菜就上来了,两人碰了三杯之后,冯君才压低声音发话,“这个……没法当面说,我想弄点炸、药,你有门路吗?”

    王海峰听得就是一抖,差点打翻了酒杯,他警惕地左右看一眼,低声发问,“你搞这玩意儿做什么?”

    这时候,冯君可不敢说“你管我做什么”,炸、药这个东西,真的是太敏感了。

    但是他也没办法解释真正用途,于是只能回答,“开矿。”

    王海峰死死地盯着他,“什么矿?”

    “你这么问,就没意思了,”冯君一摊双手,“肯定是赚钱的矿。”

    王海峰见他不再解释,反倒是相信了大半,他犹豫一下才发话,“这个东西,我可是不敢给你保证……网上没卖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冯君气得白他一眼,“这东西别说销售了,运输都是大罪。”

    王海峰当然知道这个,他沉吟一下才发问,“黑火药行吗?”

    冯君一摆手,“得,当我没问,我自己想办法好了。”

    黑火药还用得着找你?哥们儿自己就配了,不懂方子可以百度。

    王海峰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于是一咬牙,“好吧,雷管,不过给不了你太多。”

    “雷管不够,”冯君摇摇头,“怎么也得有TNT。”

    就那猩猩和刺猬的个头,以及皮糙肉厚的程度,雷管怕是只能给它们挠痒痒,声音也不太可能吓住对方——那俩对战的时候,就已经是天崩地裂乱石横飞了。

    王海峰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还TNT,要机枪不要?要炮弹不要?”

    “你要是有,我高价买,”冯君呲牙一笑,“价钱不是问题。”

    他做梦都想弄点热兵器来,不过,机枪够呛能破防,反器材枪更合适一点,最好再有点穿甲弹。

    当然,他也知道,在一个买菜刀都要实名制的国家里,这些都是妄想。

    (本周第一更,从第一掉下来了,召唤点击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