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五十四章 单程机票
    对于警方的暗示,冯君无动于衷,他只是提醒警察,那个受伤的刘树明,前一阵涉嫌抢劫强女干,也不知道丫是怎么出来的,你们还是关心一下吧。

    警察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哦”,非常轻描淡写的那种。

    不怪他们不上心,涉嫌那些还能出来,肯定有原因的嘛。

    大家都是警察,同僚处理过的案子,自己再去打听,那不是不尊重对方吗?

    恰恰相反的是,正是因为刘树明额头吃了一记铁棍,目前伤势不明,导致冯君不能离开,交保证金都不行。

    没过多久,保洪哥的人也到了,是一家娱乐城的副总,说刘洪是我公司的保安领班,工作任务繁重,你们要是没有充足的原因,还请你们赶快放人,保证金什么的都好说。

    警察们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副总就放人——说白了,你丫也不过就是个打工的。

    不过很快的,当班警察又接到了其他电话,最后是值班副所长皱着眉头发话了,“清理一下无关人,这儿是派出所,不是菜市场,该走的走,该留置的留置,闹哄哄的成什么样子。”

    很显然,冯君是必须留下的,他伤人了,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至于他主张的自己是被抢劫,目前并没有足够有力的证据。

    洪哥却是指一指两名小弟,“你俩留下了解情况,我去医院看一看那俩。”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自己要走,一名警察闻言,实在有点忍不住,“笔录没做完呢。”

    洪哥的眉头一皱,“等天亮我再来不行吗?我是要去看伤者!”

    警察也知道这厮的恶名,少不得看一眼值班副所长,“韩所,您看?”

    韩副所长侧头看一眼,面无表情地发话,“关心伤者,也是人之常情。”

    “谢谢韩所了,”洪哥冲韩所长一拱手,转身走到冯君面前,狞笑着轻声低语,“小子,有种你在派出所待一辈子,永远别出来。”

    他的声音虽然轻,但冯君身边的王海峰和张伟都听到了,甚至连距离不远的一名警察,都将这话听到了耳中。

    不过那警察也不能因此而做什么,人家只是说一说狠话,没有形成任何既成事实。

    若是换个普通人如此说话,这警察或者还会呵斥两句,说你在派出所都敢威胁他人,还真是不把警方放在眼里,信不信我收拾你?

    但是对方是大名鼎鼎的洪哥,警方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就在此刻,冯君一抬手,想也不想直接抽了对方一记耳光,不但迅疾无比力道极大,还是手掌撮起来,抽了一个空心的耳光。

    因为手心是空的,在空气的作用下,这种耳光带有一定的震荡效果。

    洪哥被抽得身子转了半个圈,耳膜也被震得嗡嗡直响,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后晃悠着。

    他懵了足有三秒钟,才勃然大怒,“混蛋,你竟然敢打我?”

    旁边的小混混见势不妙,赶忙上前拦住了他——洪哥一怒,那真是不管任何后果的。

    然后他放声大喊,“警察,警察……有人在派出所里行凶!”

    洪哥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当然,警察们肯定不会容忍这种情况,有人走上前,抬手一指冯君,“派出所里行凶,你小子是不是找死?”

    看得出来,他原本是想拿手指戳冯君的胸脯的,但是最终还是没戳上去,也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有钱,还是王海峰和张伟看起来都很不含糊。

    冯君闻言,却是冷笑一声,“他可是公然威胁我,祝我在派出所待着,永远不要出去,既然他能挑衅,我不能揍人?”

    一名小混混顿时就叫了起来,“你这是污蔑,洪哥一向与人为善,还经常扶老太太过马路,怎么可能说出那种话来?谁能证明?”

    冯君斜睥身边的警察一眼,“连警察都听到了,还用证明?”

    他是这么说的,不过旁人看起来,这个警察似乎没有为他做证明的兴趣。

    “好了,”韩副所长又出声发话了,他黑着脸一摆手,“不管怎么说,动手行凶是不对的,更何况这里是执法机关……这种目无法纪的危险分子,还是铐起来比较稳妥。”

    有警察就去拿铐子,洪哥捂着脸,又大声笑了起来。

    他抬手冲着冯君指指点点,“小子,我真的在门外等你,你丫不过是鸿捷的垃圾小弟,娘们儿裤裆下的一条狗,还真以为靠上几个**人,自己也是号人物了?”

    冯君不理他,而是侧头看向韩所长,“韩所,他可以这么说话,我抽他一记耳光就不行?”

    值班副所长根本理都不带理他,不过这也表明了副所长的态度——说难听话没事。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呦呵,谁背后编排我们鸿捷呢?**人……骚到你头上了吗?”

    众人闻言转头看去,却看到一个美艳高挑的妇人走了进来,眼下中秋已过,但她依旧是一身夏装,两条白生生的大长腿,刺得人眼花。

    王海峰见状,赶忙抬起来手臂招一下,“红姐,这儿呢。”

    他个子很高,一招手非常显眼,然而红姐却是不看他,而是直接走到洪哥面前。

    她上下打量洪哥两眼,轻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洪爷啊,我们鸿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给您陪不是了。”

    洪哥的脸本来就黑,闻言越发地黑了,他冷冷地发话,“鸿捷没有惹我,小弟太没规矩。”

    “我鸿捷的小弟,自然有我鸿捷来管,”红姐又是一声轻笑,“有什么不是,我代他赔罪了,来人,给洪爷奉上五万礼金,请洪爷去香江、濠江散散心。”

    洪哥的黑脸,居然在瞬间转白了,他可是太明白面前这女人的狠辣了。

    别人都怕红姐发怒,但是真正了解她的才知道,和颜悦色的红姐最可怕。

    至于去濠江香江散心,就更可怕了,传说中有三个人获得了这样的“礼遇”。

    结果是,一个在濠江的赌场出老千,被人砍了一只手,剜了一只眼睛,

    还有两个,进了香江之后就离奇失踪了,至今生死不知。

    不过洪哥听说了,其中一个女人,输光了家产,还欠下了巨额债务,被拉到缅甸卖肉去了,近几年也没了消息。

    反正就她欠的那些债务,卖十辈子肉也还不完。

    所以红姐送出的香江濠江的机票,那都是单程票,是阎王的请帖,去了就别想回来。

    曾几何时,洪哥对这样的传言嗤之以鼻,但是当他真正面对这样的帖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尤其是面前的红姐,说话还客客气气的,一点都不像是在发阎王贴。

    就她这个态度,将来刘洪出事,别人都不便据此来怀疑她——人家也道歉了,也赔罪了,还请你去玩,凭啥说她会害人呢?

    红姐身后走过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女人从包里拿出五万现金,年轻男子接过来,非常恭敬地递了过去。

    洪哥犹豫一下,还是干笑着一摆手,“谢了,这跟鸿捷没关系,是私人恩怨。”

    这是正经的买命钱,他哪里敢收?

    红姐眨巴一下眼睛,出声发问,“你真不要?”

    洪哥很干脆地点点头,“真不要。”

    红姐微微颔首,“那么……我是给过了,是你不要。”

    “没错,”洪哥再次点头确认,“是私人恩怨,跟鸿捷无关。”

    “那这件事就揭过了,”红姐微微一笑,“咱们该算算别的账了。”

    洪哥脸一沉,心中生出了不妙的感觉。

    “你刚才骂我鸿捷了,还说什么**人,”红姐面无表情地发话,“这笔账……你得认。”

    洪哥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他犹豫一下,苦笑着发话,“本来是斗嘴的气话……”

    红姐一摆手,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打住,刚才我跟你解释什么了吗?没必要解释……我的人被你堵住打,我也没让你给我解释。”

    洪哥硬着头皮回答,“可是据说……他已经不是鸿捷的人了,被辞退了。”

    “奇怪了,不是我鸿捷的人了,你还口口声声地说鸿捷?”红姐上下打量他一眼,眨巴着眼睛发问,“你对我鸿捷到底是多大怨气?”

    我就是图了一个嘴快,洪哥索性心一横,“今天挨打的人里,也有一个鸿捷的职员,颅骨可能骨折了,我是为他抱不平。”

    “哦?”红姐的娥眉微微一扬,“谁被打了,叫什么名字?”

    “他叫……”洪哥还真不知道那货叫什么,倒是旁边一个混混出声了,“叫刘树明……是鸿捷的教练。”

    “哦,”红姐闻言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发话,“那是被我鸿捷开除了的。”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刘树明?要不是因为那厮,她今天都未必会过来。

    洪哥讶异地看着她,“这俩都不在鸿捷了,你这态度,好像不一样?”

    “冯君是主动离职的,”红姐淡淡地回答,“这能一样吗?”

    就在这时,韩副所长抬起了头,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发话,“我说,这儿是派出所,不是你们聊天的地方。”

    (上三江了,求一下推荐票,希望数据好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