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六十八章 道边偶遇
    冯神医尿了泡尿,就治好了自己!

    这消息在小湖村不胫而走,瞬间就传遍了。

    贾村长闻言之后,脸色顿时轻松了起来,还忍不住长出一口气:还好,幸亏没有冒犯此人。

    不过,治好病只是一方面,很快地,村里又有传言,说冯神医整个人的面目一新,而且……还能空手生着火。

    卷烟也是大家热议的内容,这个空间里,是有烟叶的,不过真没人拿纸卷来抽,大家都是用烟斗,或者是水烟,那么,纸烟当然就是罕见的物事了。

    甚至连郎震听说之后,都过来讨了一根纸烟——他就是抽烟锅的,听说还有这样抽烟的,肯定要来见一见世面。

    一根烟抽完之后,他也没有点评纸烟,而是站起身回村,只留下一句话,“明日里走得不用太早,一起下山便是。”

    郎震在村子里的威信极高,他做了决定,别人通常都会无条件服从。

    就连丁老二,也只敢悄声嘀咕一句,“本来打算的就是中午下山。”

    然而,冯君不打算听郎震的,等他吃过晚饭,夜色降临之后,他悄悄叮嘱丁老二,“我现在就走,明天在路上等你们。”

    丁老二哪里肯答应,眼睛一瞪就想嚷嚷。

    “你闭嘴!”冯君低声呵斥,“我还带了些其他物资,要去起出来,此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再跟别人说。”

    丁老二愣了一愣之后,才压低声音发话,“你走也行,但是得带上我,我可是答应了,要保证你的安全。”

    “没必要,”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从哪里起出东西。”

    这话有点不相信人的意思,但是丁老二没有半分的不满,在他眼里,冯神医不但医术惊人,而且身上的各种物事,也相当地不凡,人家有资格说这个话。

    所以他只是干笑一声,“我离得你远点,不看你还不成吗?”

    “不行,”冯君缓慢而坚决地摇头,“丁二哥,我不是信不过你,但是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一点。”

    丁老二做为一个猎人,算得上精明,但是他没有经历过知识爆炸的时代,见识难免不足,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他足足愣了有五分钟,才大致反应过来其中的逻辑,而且还不是很清晰。

    总之,他觉得对方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是这道理究竟精妙在何处,他说不出来。

    冯君见他不做声了,才站起身,向下方的羊肠小道走去。

    丁老二抬一抬手,想拦他来着,但是沉思片刻,最终还是放弃了。

    冯君在羊肠小道摸黑走了一里地,就站住了脚,摸出红外望远镜回头看去。

    一个白色的人形,在村口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跟过来。

    见到白色人形回转,冯君终于轻出一口气,“幸亏我还算小心。”

    他又等了半个小时,才开始转头向山上摸去,他要趁夜收拾了窝棚。

    第二天接近正午的时候,小湖村一行十余人,走到了距离山脚十余里处。

    他们原本说的是正午才动身,但是神医提前走了,丁老二和郎大妹急着追赶,大家在卯正时分就开始下山。

    正走着,丁老三喊了起来,“路边那灰色衣服者,就是神医吧?”

    冯君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他窝棚里的东西不少,虽然有一辆载重摩托车,但是摩托在山路上的效果,真的是不提也罢。

    当初他把摩托弄上车,可是费老鼻子劲儿了,用了足足两天。

    所以他又将摩托送回了地球,孤身赶到这里。

    直到看到前方道路通畅,他才又将摩托等物资取了出来。

    双向门真的是很方便,习惯了这么操作,哪怕是有点费电,他都忍不住想偷懒,由此可见,真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众人汇合之后,冯君这才发现,这次小湖村出来赶集的人真不少,足有十七八个,光是郎家,就有郎震、郎大妹和郎大弟三人,丁家也有丁老二和丁老三夫妇,这就又是三个。

    贾村长和贾兴旺父子,也出来了,倒是贾兴全没跟着出来——村子里得有点守备力量。

    郎大妹对那辆加装了前斗的摩托很感兴趣,主动上前要求推车。

    贾兴旺见状,忍不住又低声嘀咕两句,“无非是载物的双轮车,很稀罕吗?”

    丁老二白他一眼,“你家只有独轮车,双轮的还真没有。”

    丁老三也跟着凑热闹,“你看人家这轮子,有弹性,推起来也省力,真是厉害……木轮车之类的,就莫要比较了。”

    贾兴旺顿时无语了,冯君笑一笑不说话,心道这车其实还能骑呢,我是怕吓着你们。

    因为下山下得早,走出山外也不过未末时分,不到下午三点。

    但是大家决定不再走了,出了山之后,日头挺毒的,但是地面还有些稀软,不如早些歇息,明日早点起来,趁着凉快赶路,地面应该也好走了。

    他们歇息的地方,是一大块平地,人为平整出来的,却也留着一些大树。

    冯君从车上取了些支架,搭起一个凉棚,又取出一个便携式的行军床打开,躺在上面乘凉。

    这种东西,在地球上随处可见,但是落在小湖村人的眼里,却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

    郎大妹也不见外,一屁股就坐到了行军床上,感觉有点弹性,又使劲坐了坐。

    冯君面带微笑,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发愁,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千万别把床坐塌了。

    贾兴旺寻了块石头坐下,恶狠狠地盯着凉棚处。

    大家就这么懒洋洋地歇着,直到酉正,日头不那么毒了,郎大妹才带着女人和小孩,去拾了干柴回来,打算烧水做饭。

    丁老三的浑家拿出火石来,刚想擦火,郎大妹却是扭头冲着冯君喊,“冯哥哥快过来……弄个火出来。”

    冯君摸出香烟,散给郎震一根,自己叼一根,摸出打火机,为两人点着,才一扬手,冲着郎大妹丢了过去,“按那个小钮!”

    郎大妹迅疾地一探手,快若闪电,将打火机牢牢地抓住。

    她已经见识过冯君是怎么打火的,这种傻瓜式操作也难不住她。

    将干柴点着之后,郎大妹看一看打火机,有点舍不得还给冯君,这东西真的太好用了。

    不过,她最终还是将打火机递还了回去。

    出来赶集,大家身上都带着干粮,点起火来,无非是烧点热水,顺便照明,省得什么不开眼的家伙冲撞了这里。

    事实证明,这块平坦的地方,不是小湖村专用的,天还没黑,又来了两拨人,也是在这里歇脚,他们是另外两个村子的人。

    三个村子的人都熟悉,此番在野外遇到,竟然热烈地聊起天来。

    其中一个叫青龙谷的村子,领头人是个精瘦的中年人,人都管他叫昊哥。

    此人的威信极高,别说他们村子的人,就连丁老二和丁老三,对他也是相当客气。

    昊哥此番出来,身上居然带了一个酒葫芦,他笑吟吟地招呼大家,“来,尝尝我自家酿的果酒……独狼也来点?”

    郎震看他一眼,微微摇头,并不说话。

    昊哥也不着恼,而是笑嘻嘻地一指他,“我说,你整天绷着个脸,有意思吗?”

    郎震又看他一眼,竟然站起身子,冲着远处走了。

    他如此不卖面子,青龙谷的人明显有点不高兴了,不过独狼的名气,一点都不比昊哥小,他们也只能心里暗暗生气。

    昊哥对此并不以为意,反而继续招呼大家,甚至还跟冯君打了一个招呼,“这位小兄弟,一向少见啊……倒是比较特别,来点酒?”

    冯君不摸此人的路数,心里也有点奇怪,为啥这货居然会冲着自己这个奇装异服的人敬酒,所以他笑着摇摇头,“算了,我酒量不行,一杯就倒。”

    “切,”一个青龙村的女孩儿不屑地哼一声,“原来是异乡人……不会喝酒的,算是男人吗?”

    冯君还没来得及反应,郎大妹跳了起来,“连娇娇你会不会说话?人家喝不喝酒,关你屁事!”

    连娇娇见是她,心里多少有点忐忑——郎大妹武力相当有名,不过她转念一想,我身边这么多帮手,何必怕他?

    于是她轻笑一声,“我在说异乡人,大妹你多的什么事?”

    说到这里,她还看一眼贾兴旺,笑吟吟地发话,“兴旺哥被你迷得茶饭不香,你说这话的时候,考虑一下他的感受成不?”

    贾兴旺本来就是一肚子的酸水,听到这话,心中的怒火更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贾村长轻咳一声,“冯小哥是难得一见的神医,你这小女娃娃,莫要多事。”

    连娇娇见到小湖村的村长发话了,也不敢再纠缠,只能悻悻地闭嘴。

    倒是豪哥闻言,饶有兴致地打量冯君两眼,“哦,这倒是冒犯了,这么年轻俊俏的神医。”

    这货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这个位面尚武,说一个男人俊俏,多半就是怀疑其武力。

    至于说医生年轻,这恶意就更足了,谁还不知道,医生是个经验型的职业?

    好的医生,不但要有足够优秀的师承,还得有足够的病例来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