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十八章 何人敢称仙
    冯君收起小弩来,侧头看向郎震,“这些尸体,你能处理吧?”

    独狼点点头,“我有化尸粉,化掉就是了。”

    “搜一下他们的行囊,”冯君淡淡地发话,“看有些什么东西。”

    其实这话不用他说,独狼的女儿都知道在尸体上捡东西,何况他本人?

    不多时,郎震就将这些人搜了一个遍,共计有三十多片金叶子,还有两百多块银元,三百多枚铜板,最难得的是,他找到了十几个药瓶。

    而顾十三的身上,还有两本兽皮包裹的书。

    两人也顾不得细看收获,在路边不远处挖个坑,将尸体都扔进去,郎震从腰里翻出一个指头肚大小油纸包,将里面的褐色粉末洒了上去。

    在车灯的照射下,众多尸体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化为了液体。

    冯君将捡拾的十几枚铜钱,抛进了满是液体的大坑中,面无表情地发话,“喏,这就是买你们命的钱了,一路好走。”

    十几枚铜板,买十几条人命,委实便宜了一点,但是他心里没有丝毫的歉疚。

    你们可以强买强卖我的东西,我当然也能强买强卖你们的性命。

    这些人的兵刃,是化不掉的,郎震将兵刃捆做两束,递给了冯君,“喏,收到你的储物袋里吧,这些兵刃上极可能有顾家的暗记,目前不宜被人看到。”

    冯君侧头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问,“储物袋?”

    “你肯定有储物袋,”郎震一本正经地回答,“你的包裹里,很多东西都不见了。”

    冯君白他一眼,“你见过储物袋能隔着包裹取东西的吗?这是术法……芥子乾坤,懂吗?”

    他这纯粹是忽悠人,不过地球界的网络小说早就写明了,储物袋这种东西,有太多时候是罪恶的根源,你若是带了储物袋,别人不抢你都不好意思,那叫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所以冯君一定要强调,自己用的是术法,是仙术,不是储物袋那种打了怪就能爆的装备。

    他倒不是觉得郎震有什么异心,而是对自己必要的保护手段。

    郎震却是没注意这分别,而是懵懂地点点头,“哦,那你收起来啊。”

    “等等吧,”冯君苦恼地叹口气,“我使用这术法,是要消耗本身灵力的。”

    “灵力?”郎震又是一愣,不过很快地,他就从字面上理解了意思,于是点点头,笑着发话,“我们都叫仙气……原来是这样。”

    “何人敢称仙?”冯君幽幽地叹口气,“不得长生,何以称仙?”

    他先是称灵气,然后说起称仙,无非是地球界网络小说那一套。

    但是这话,却带给了郎震相当的震撼,他愕然地张大了嘴巴,“长……长生?”

    在他的印象中,仙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翻山倒海,睥睨天下无所不能,但是……终归是该有个岁数的吧?

    看到他惊愕的样子,冯君心里不无得意,心说哥们儿在理论上,可是有一整套修仙体系的,不过他的脸上,却是沉重而肃穆,“没错,不得长生,与大道共枯荣,怎能称仙?”

    郎震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才伸出一个大拇指,“神医您这胸襟,真的令人佩服,我毕生的奢望,也不过是踏入修行,寿至千载。”

    这个位面的仙人,只能活一千岁吗?冯君又探听出了一条消息。

    一千岁……这个时间真是有点短,他心中忍不住嘀咕一句:都修仙了,才活这么点儿时间?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看看地球界,任你权势泼天,也不过是百载寿数,眼下我有了奇遇,还有可能修仙,活到一千岁,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两人收拾心情,四下寻找一番,终于找到了那唯一一匹漏网的骏马,郎震也不多说,直接冲上去,将它斩为两段。

    随后,两人再次来到山口,看到地面上的行军床和凉棚,以及骑士们散落的行囊,郎震忍不住叹口气,“真是……何苦来哉啊。”

    冯君一摆手,“好了,把东西收拾起来,走人吧。”

    郎震犹豫一下,出声发话,“神医,顾家人被咱们杀了,万一他们过来调查怎么办?”

    冯君狐疑地看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郎震壮起胆子回答,“我是说……我怕连累家人,要不带上他们一起走?”

    “没必要吧?”冯君摇摇头,“目击者全被杀了,他们凭什么怀疑你家人?你此番出山来跟随我,大家也都知道……你此刻回去搬迁家小,岂不是反倒说明你有问题?”

    郎震愣了好一阵,才缓缓点头,“倒也是这个理。”

    十几名骑士的包裹并不算多,有的人甚至只有一套换洗的单衣。

    不管怎么说,这些包裹加上长短兵器,还是把摩托车塞得满满的,到最后,郎震只能半蹲在摩托车的后座上,连坐都不方便坐。

    两人再次停下,就是寅正时分了,已经过了双溪镇五六十里,眼看天要亮了,于是钻进了一片树林里。

    以双溪镇为分界线,过了镇子之后,农田和房舍就多了起来,能找到这么一片十余亩大小的林子,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到了这时候,两人才一边吃干粮,一边盘点昨夜的收获。

    那十几个药瓶,给郎震带来了极大的惊喜,里面有锻体丹、培元丹、通脉丸等。

    冯君对这些丹药不熟,郎震也没觉得意外,而是给他讲解了起来。

    锻体丹是武者修炼时候用的,等到了高阶武者的时候,就可以使用培元丹了,一直能用到高阶武师。

    通脉丸是武师专用,甚至到了先天高手的时候,经脉受了什么伤,这丸药都用得上。

    说到此处,郎震忍不住叹口气,“当年我若是有通脉丸,何至于境界跌落到高阶武者?”

    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原来你还曾经是武师?”

    郎震苦笑一声,然后又傲然回答,“我若是有顾家的这些资源,晋阶中阶很正常,甚至高阶武师也未必就不能想。”

    修炼果然还是要靠资源!冯君默默地点头,然后他数了数,发现锻体丹有三十多颗,培元丹有十六颗,通脉丸有九颗,“这些东西,普通人吃了有什么后果?”

    郎震表示,普通人吃了也没什么后果,锻体丹能增强体质,培元丹能增强补益气血和元气,至于通脉丸……普通人吃了是浪费!

    冯君颠一颠手里的瓶子,斜睥他一眼,笑着发话,“给你一颗通脉丸,你能恢复修为吗?”

    “不行,我这是老伤了,”郎震摇摇头,犹豫一下之后,他又期期艾艾地发话,“若是能有两到三颗,差不多就够了。”

    “那就给你三颗,”冯君也不是个小气的,他腾出一个空瓶来,倒了三颗通脉丸出来。

    想一想之后,他又觉得有点不妥,于是又将丸药平分为两份,“算了,一人一半好了。”

    “这可怎么使得?”郎震顿时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摆手。

    冯君不解地看着他,“我和大妹,就是这么分的啊。”

    “这能一样吗?”郎震不住地摇头,“这次是你使用的术法,仙气……灵力肯定也用掉了不少,我怎么可以跟你对半分?”

    跟修仙者平分战利品,借给他个胆子也不敢啊。

    “我说可以就可以,”冯君很干脆地发话,“就算不为你,大妹、大弟和小弟总用得着。”

    这话还真的打动了郎震,他的一身修为,基本全是靠苦练,锻体丹一共才吃过三颗,培元丹吃过两颗,至于说通脉丸?压根儿就没吃过。

    而他家的大妹和大弟,现在都需要吃锻体丹,若是他们生在顾家,小弟都可以吃锻体丹了,大妹则肯定开始吃培元丹了。

    不过他还是不敢平分,“锻体丹和培元丹,都是花钱就买得到的,通脉丸你给多我一颗好了……看他们谁有这造化吧。”

    冯君想一想,塞给他两片金叶子,“那这些黄金,你去买锻体丹和培元丹好了。”

    他很想帮一帮这独臂的家伙,但是帮人也要有个度,否则的话,不但有损他修仙者的形象,也容易酿成升米恩斗米仇的后果。

    郎震依旧是拒绝了,“那棵亚灵青笋,卖了二十六块银元,我还没给你钱呢。”

    他原本是想在路上慢慢说的,眼见冯君出手大方,忍不住提前说了出来。

    冯君还真不知道,亚灵青笋卖了多少钱,不过他还是笑着摇摇头,“那点钱,我真是看不上,这次光是银元,咱们就赚了两百多块,你说我看得上这点?”

    郎震心里忍不住嘀咕一句:杀了十好几个人,大部分还是顾家人,要是这点钱都赚不到,那这次冒险,还真有点不值了。

    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他赔着笑脸摇头,“不一样的,您使用了术法,耗费了仙气……灵力,赚的这点钱,也不过是略略补偿一下。”

    “好了,我意已决,”冯君一摆手,阻止了他说话,“你若是还想跟着我,拿两片金叶子。”

    这话一出口,郎震没辙了,只能收起两片金叶子,口中不住地道谢。

    冯君却是生出了好奇之心,“老郎,你说这锻体丹和培元丹,市面上可以买得到?”

    “嗯,”郎震点点头,“买得到,不过价钱非常贵,还得去府城买,一般的县城是买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