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八十二章 假捕快(一更贺盟主社会你冯哥)
    面对捕快借火的要求,冯君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抱歉,不方便……你自己找火。”

    “呦呵,”铁尺捕快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你竟然敢不给我兄弟俩面子?”

    冯君斜睥着他,一探手,从车上拿起弓弩来把玩着,也不说话。

    “好了,”悬刀捕快出声了,他对着冯君,和颜悦色地发话,“你手持劲弩,这个东西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身份牌拿出来,我要看一下。”

    东华大陆不禁民间持有兵器,但是弓和弩比较敏感,能远距离造成巨大的杀伤,所以官方对此看管得比较严。

    尤其是弩,这东西不需要怎么练习,连小孩都能使用,自然会管理得更严。

    此刻的冯君,也不是初到贵地的生瓜蛋子了,知道对方有资格这么要求,但是他哪里又拿得出来身份证明?

    他心里生出了点悔意,早知道会惹上这样的麻烦,真该将马车停得远一点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所以他勉力笑一笑,“这个……实在不好意思,我是跟人押货的,身份证明还真不方便给你看。”

    他听郎震说过走镖的规矩,镖行一般是拒绝沿途官府盘查的,尤其是保了暗镖的时候,因为货物的价值可能比较大,容易引发别人的觊觎,所以会跟官府保持距离。

    官府查身份证明,那只是第一步,镖行出示了证明之后,官府很可能变本加厉,要求查看押运的货物,然后,还可能有更过分的事情发生……

    冯君一开始就拒绝那几个汉子拿烟,也是这样的逻辑,区区的卷烟,他送得起,但是他自愿送,和对方强取,这是不一样的。

    若不是他一刀斩下去,对方拿了烟之后,十有八九也会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没办法,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冯君对这个位面的道德水准,并没有过高的期待。

    他拒绝对方查看身份,两名捕快对视一眼,还是拿着卷烟的悬刀捕快出声了。

    他微笑着表示,“既然是押货的,你总有跟着的人吧?我看他的身份好了。”

    镖行走镖,肯定有主事者,旁人可以拒绝亮明身份,主事儿的这位不行,必须跟官府配合好。

    否则的话,一行人全部拒绝亮明身份,官府也不能答应。

    事实上,大部分主事的镖头,都是闯出了字号的,想隐瞒都不容易。

    冯君不能拒绝这种正当要求,所以也只得回答,“他办事去了,很快就回来。”

    “莫非还要我们等着?”铁尺捕快沉着脸发话,两个捕快里,他就是唱黑脸的,“我们多少事儿呢,走吧……跟我们去捕房等着。”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递过去十来枚铜板,“两位,行个方便,就在这里等着吧……去了捕房,我怕他找不过去。”

    铁尺捕快黑着脸,一把推开他的手,毫不客气地发话,“少来这套,我们现在是在调查,你这弓弩的来历……信不信我问你一个行贿之罪?”

    “别介,老冯,”那悬刀捕快笑眯眯地发话了,然后他看向冯君,诚恳地发话,“捕房距离这里也不远,我给你行方便,你也得给我们行个方便才行,你在捕房门口等着,可好?”

    冯君下意识地不想去捕房,就像在现实社会里,他不愿意去派出所一样,因为到了暴力机关的地盘,有些事情就由不得他了,他非常不喜欢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所以他又摸出一块银元来,递向悬刀捕快,“就等一小会儿,不碍事的吧?”

    悬刀捕快的眉头一皱,并没有接那银元,而是略带一点不耐烦地表示。

    “在哪里等,我倒是无所谓,但是老冯不答应,我怎么好驳他的面子?这样……你跟我去捕房,我保证你的安全,你看可好?”

    冯君眉头紧皱,心里也有点犹豫,被称作老冯的铁尺捕快的态度不太好,但是这悬刀捕快说话,却是有板有眼,自己若是再坚持,搞得悬刀捕快也翻脸,那就没意思了。

    他沉吟一下,“既然是这样,两位的腰牌,能让我看一下吗?”

    “咦?”悬刀捕快的脸一沉,“小子你好生无礼。”

    他瞬间就变脸了,真是要多快有多快,“你是怀疑我们的捕快身份,还是想找后账?”

    铁尺捕快一扬手中的铁尺,暴烈地发话,“是劳资在查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查我们捕快?”

    看他的气势,绝对是马上就要动手了。

    就在这时,冯君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赵三、冯六,我就奇怪了……你俩啥时候成了捕快?”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赶回来的郎震。

    两名捕快一见是他,也是齐齐一愣,铁尺捕快甚至下意识地发话,“狼哥?你这……什么时候回来的?”

    悬刀捕快愣了一愣之后,才干笑一声,“原来是狼哥……我说老郎啊,手好点没有?”

    “老郎?”郎震一瞪眼睛,然后狞笑一声,“劳资一只手,也能弄死你个鳖孙,你信不?”

    铁尺捕快刚才是黑脸,现在却是想息事宁人,“狼哥,我真不知道这是你带的人。”

    “屁的狼哥,”悬刀捕快冷笑一声,大喇喇地发话,“老冯,过气的老残废,你理他作甚?真以为自己还在镖局呢?”

    郎震却是气得笑了,“我以前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小人,只不过懒得计较,现在你觉得,自己真的算是个人物了?”

    “少扯淡,姓郎的,”悬刀捕快的手,按到了刀柄上,他冷笑着表示,“离开了镖局,你屁都不是,你已经老了,属于你的时代过去了,老实点拿出十块银元,我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郎震气得笑了,他看一眼对面的几条汉子,不屑地发话,“就凭你们这几只三脚猫?”

    那铁尺捕快干咳一声,“狼哥,现在的城外,可是群英堂的天下,我们是跟云爷的。”

    他知道,狼哥以前也认识云爷,不过那时,云爷还被狼哥称作小云。

    郎震离开息阴城,已经有十年了,而昔日的小云晋阶为了武师,在城外也闯出偌大名头。

    所谓江湖就是这样,有人黯然离开,就有新生代强势崛起。

    郎震闻言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原来你们是跟他的。”

    他在小湖村,对息阴城的消息并不怎么关心,但是他跟几个老友的交情,并没有完全断绝,所以他也知道,昔日的小云,现在真的是成了息阴城外的地下老大,气焰极为嚣张。

    而他跟小云,以前也没什么深厚交情,正经是他还教训过那厮一顿。

    悬刀捕快见他这副模样,也是冷冷一笑,“你若不想让云爷来找你……乖乖地交十块银元出来。”

    郎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看你这样子,好像是吃定我了?”

    悬刀捕快不屑地一笑,“不服气的话,你大可以动手试一试。”

    郎震还没来得及说话,冯君出声了。

    他的脸色也是相当难看,“老郎,这些人冒充捕快……咱们能杀人吗?”

    他心里真的是相当不爽,一听说这俩捕快是冒充的,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自己是被面前这波人设计了,差一点就上当。

    一开始那几名汉子,明显是来试探的,因为他很干脆地拒绝了对方要烟,甚至不惜使出狗腿刀和劲弩,对方一见讨不了好,马上改变策略,让两个假冒的捕快出场。

    这俩假捕快的配合,还相当有章法,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而冯君还差一点就相信了这个红脸。

    若是他真的跟着对方去捕房,对方就有太多的发挥空间了,别的不说,只说在他警惕心降低的时候,突然出手拿人,他就未必能逃脱。

    想清楚这些因果,由不得冯君不生气,这种满是恶意的算计,会产生多么令人发指的后果,那根本不需要去假设。

    更让他感到耻辱的是,他再三提高警惕,还是差一点就上当了。

    一直以来,冯君在这个位面,都抱有一种淡淡的优越感、

    诚然,这里有修仙者,是地球界无法想象的存在,也很令人羡慕,但是,现实社会中那大量的物资,以及那些可以用爆炸来形容的海量信息,是这个位面拍马难及的。

    没错,他一直以拥有高人一等的眼光而自傲。

    现在他居然被人设计了,设计者是这个位面的几个土棍,还差点中招,真的是太耻辱了……

    “杀人?”两个捕快和众多闲汉听到这个词,顿时就是一愣。

    “恐怕是不方便杀人,”郎震不无遗憾地叹口气,“他们敢公然冒充捕快,肯定有所仗恃……我是说,咱们就算杀人,也不能在这里杀。”

    其他人闻言,又再次交换一下眼神——咱们没听错吧,这俩在光天化日之下,谈论杀人?

    冯君挠一挠头,“那他们要是强行攻击,咱们反击杀人总没有问题吧?”

    郎震干咳两声,“这个,咳咳,能不杀人,还是不要杀人的好……不过神医你若是亮出身份,这些杂碎,杀也就杀了。”

    (新年第一更,为盟主社会你冯哥贺。)